一家修炼惨遭迫害 不堪打击双亲去世


【明慧网2004年3月21日】我们一家都修炼法轮功,我、女儿、女婿、还有一岁的外孙,几年来我们惨遭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曾多次被非法抓捕,在关押期间被残酷迫害,我的双亲不堪打击先后气绝,含冤而去,老伴也因不堪重负患上了多种疾病。江氏集团对我们善良的炼功人的迫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以下是我受迫害的经过:

99年7月的一天,中央电视台开始给法轮功造谣了。当天晚上,石家庄市桃园派出所以张建良为首的几个恶警闯入我的家,当时我不在家,女儿因抵制迫害,当场被抓去,女婿被两三个人摁倒在地。他们抢走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和有关洪法的东西。

99年10月,我们一家四人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被抓送回石家庄,张建良因个人利益受损,看见我们第一句话就骂:“你是个老不要脸!”接着把我老伴叫去说:“和她离婚!她不要家,要她干嘛。”又对我叫喊:“看我怎么报复你,我非把你搞臭。”第二天把我们带到我们小区的楼下,村里所有企业一律停产,给我们戴上手铐,两人跟一人,象押犯人一样当众宣读对我们的非法拘留证。在被拘留期间,单位找我写保证,我不写就停发了我的退休金。

2000年大年三十(2月4日)晚,我为洪扬大法出去参加集体炼功被抓。桃园派出所所长张国辉把我和邻村的一个大法弟子接回,让我们在院子里冻到天亮。第二天大年初一,他们分别抄了我们的家。返回派出所把我们俩铐在篮球架上,一直到深夜12点。他们还说,没冻死你俩呀。初三早上把我们送进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在派出所的几天一直不让我们吃饭。家里的电话被监听,老伴面对这些磨难,身体无法承受,被迫内退。

一个月的监狱生活使我吃尽了苦头,回来后又被派出所非法关押20多天,不让睡觉,24小时戴着手铐,我的小腿肿得和裤腿一样粗,不能弯曲。所长张国辉、指导员张建良强迫我家属交了5000元,才放我们回家。我70多岁的老父亲一看见被折磨了两个多月的我,第九天便悲愤离世。

2000年7月13日,女婿因向世人讲真相被抓,判两年劳教,在那里受尽各种非人的折磨,回来后精神恍惚,经常胃痛难忍,人一天天的消瘦,终于在2003年因胃穿孔差点要了命。18号他们又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我从家中抓走,在派出所我绝食抗争,第四天放我回了家。

但家里的情景使我惊呆了。我老母亲因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含冤而去,只留下冰冷的遗体。我女儿在20日也无故被抓,家里只留下老伴和二岁的外孙子。料理完老人的后事,我和老伴到处打听女儿的下落,恶警他们为了敛财,把我女儿送入石家庄第一看守所关押,称让我们拿5000元钱才放人,我们抵制邪恶的要求,一个月后,单位把女儿接回。

2000年12月31日,他们又来抓我,我就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连打带推把我和二岁多的外孙一起抓到派出所。那里已经关了好几个同修。因大伙绝食,他们认定是我带的头,当天晚上把我铐在楼道西头的窗户栏杆上。上身爬在窗台上,脚够不着地,手铐铐到最紧处,慢慢往肉里吃,两手肿得发紫,打开窗户让西北风吹着我,数小时不让上厕所。

2001年1月27日农历腊月二十七,我正在做晚饭,又把我强行绑架。两年的春节我都是在桃园派出所度过的。从99年10月到2001年2月,我五次被抓。老伴多次承受这样的打击,患上了高血压、心脏病、高血糖等各种疾病。

2002年10月28日,我单位书记李昌欣、科长李丙刚到我家将我强行绑架到了洗脑班,因为不转化,崔艳芳带一帮人对我进行了肉体上的折磨。他们对不转化的学员戴背铐、脚镣、灌白酒,用粉笔在地上写师父的名字,在学员脚底绑上师父的照片拽着学员满地跑。一到晚上就开始打人,我承受不住,就抄了别人的四书,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注]

2003年3月3日下午,居委会两次上门骚扰。5月10日晚,张建良等人把我家的电源切断,我以为停电,刚开门想出去看看,他们一拥而上,又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在那里我堂堂正正告诉他们,我还在炼,写东西就是为了揭露迫害真相,48小时后我回到了家里。

本文作者是河北省石家庄市柳辛庄王春花,单位:石家庄有色金属厂,电话:0311-3807814
文中女儿是康艳丽,女婿是吕虎岗,一起被抓的邻村的大法弟子是南高营村的何俊荣,女,50岁

桃园派出所电话:
0311-6839048
地址:石家庄市北环东路,邮编:050000

[编者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