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河南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有4个大队,先后有近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在非法关押大法学员之前,关押有吸毒、盗窃等犯人400余。到2001年初,随着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迫害的进一步升级,尽管劳教所又新增床铺几百张,用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但仍容纳不下,于是劳教所就把一些犯人提前解教,腾地方迫害法轮功学员。劳教所为了迫害好人,竟释放真正犯罪的人。

十八里河劳教所积极追随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追求所谓的转化率,被评为部里先进单位,不足两年时间几幢高楼拔地而起,,并投入大量资金装上了严密的监控系统,甚至厕所、水房、大铺房也不漏掉,随时监视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

在“文明管理,文明执法”的外衣下,劳教所究竟在干些什么?还是让事实说话吧。

一、残酷的精神迫害

劳教所用亲情逼转,怂恿亲属做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工作。不法人员挑拨丈夫逼迫妻子离婚、年迈的老人给子女下跪、年幼的孩子哭闹……。这一出出夫离子散的人间悲剧到底是谁制造的?

有一对年过半百的老夫妻,丈夫每到接见日必来劳教所看望老伴。劳教所就怂恿其协助洗脑,做了多次达不到目地,就私下对其丈夫说:“跟她离婚,可以假离,逼逼她……”。之后,其丈夫八个月没有去看望。然后恶人们就问妻子:“你丈夫呢?怎么不来看你了?不要你了吧,又去找年轻的了吧。”手段真是下流无耻啊!

劳教所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行洗脑,并拿诽谤大法的书籍没完没了的对着大法学员念。每当播出诽谤大法的新闻和节目,逼迫大法学员必须看。不看就强行拖去看,或打耳光,或拖到后院拳打脚踢。劳教所还建立广播站,大都是镇压条文和邪悟谎言,制造恐怖气氛。

刚入所的大法学员,不让与本队坚定的学员接触,直接送洗脑班,尤其是第二次进来的,更是被看得死死的。一些曾被他们认为洗脑彻底的(有的曾经被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上过镜头)又重新修炼法轮功,使它们震惊。在洗脑班,由一群邪悟人员按管教的指使,三人一组、五人一伙,死死盯着、看着被劫持来的大法学员,不分昼夜的散布歪理邪说,目地就是想从肉体上、精神上摧垮法轮功学员。

二、肉体折磨

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劳教所恶人们就残忍的灌食,用筷子、勺把、螺丝刀等在大法学员的嘴里硬捣、硬撬,把不少学员的嘴撬得血肉模糊。再有就是几个人摁着一个大法学员,卡住喉结,叫你窒息喘不上气。看大法学员不配合,就把稀面汤倒在大法学员的脖子里、棉衣帽里。

他们惯用的一招就是把其它人员与大法学员株连,即大法学员有什么事,就扣包夹人员、寝室长、大组长的分,并制定系列的奖惩措施。所以一些其它类型人员为讨好管教,对法轮功学员出手凶狠。一天早晨,大法学员张海丰在上铺炼功,寝室长苏宝霞等几个人看见,跑过去把张海丰从上铺拽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几人把张海丰的衣服扒光,在冰冷的地上拳打脚踢,打得遍体鳞伤。打过之后还不让他穿衣服,赤身在寒风里冻。

大法学员李霞因不放弃修炼,被刘占英几个恶人多次暴打,撕拽着头发把她摁在地上,几个人踢打,还站到她身上跺……,李霞被打得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惨叫。在恶人多次暴打下,李霞两腿致残、酸软、疼痛无力、大便失禁,在车间的地上躺了一年多,食宿不能自理。管教就叫两个包夹人员架着拖到食堂,吃不吃无人过问,人已经皮包骨头了,管教还骂她装样。

随着对法轮功迫害的升级,恶警也撕去了伪装的面纱,亲自赤膊上阵,闵玉梅、王玉琳多次打骂大法学员。大法学员孙江义在宿舍被几个包夹人员打了一顿,到值班室找管教反映。恶警王玉琳不问情况先问:“你说法轮功好不好?”孙江义答“好!”恶警啪一个耳光打在孙江义的脸上。就这样一边问一边左右打,直打得孙江义脸青紫变形,鼻子、嘴鲜血直流。

2001年底至2002年底,十八里河劳教雇用近40名保安配合干警,对几百名坚定的大法学员施以酷刑迫害,使用的手段有:警绳、电警棍、警棒、老虎凳、烟头烫、烈日下曝晒等。

2001年12月24日-2002年元月19日,先后分两批有80余名大法学员被押入劳教所执法队。大法学员每人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写保证,不写就用刑,一天24小时遭受折磨,不许打瞌睡,不许靠墙站立,不许坐。有的被电棒电、有的被上警绳,有的被迫坐老虎凳,并且还要做着各种姿势,有马步蹲、头顶墙等。特别到夜深人静时被用刑的大法学员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令人撕心裂肺。

有个叫张新(音)的恶人,年龄24岁,特别凶残。听两个干警说:“一个保安上了几个人的绳,手就磨烂了。”可见下手之狠。年过55岁的学员丁项英不配合邪恶,被四个恶警脱掉棉衣,仅剩一件薄薄的毛衣,保安用警绳紧紧的勒着学员的手腕,绳子深深的陷在肉里。一会两只手黑紫,捆一个小时松绳10-15分钟,特别是松绳时,二膀疼痛难忍。就这样不间断的上绳。

第二天上2根,一根捆双臂,一根捆两脚脖,一个固定姿势站立,加长捆绳时间,缩短间歇时间,每到上绳解绳,钻心的疼,非常痛苦。恶徒见丁项英还不写放弃修炼,改上3根绳,这根绳是套在脖子上拉下来捆在脚脖上,头几乎与脚脖对等,身体呈180度大弯腰,腿还不能弯曲。捆绳时间延长到2─3个小时。

就这样了,恶警张新还嫌不够,托住丁项英的两膀往后使劲挤压,尽管外面下着鹅毛大雪,丁项英却疼得大汗淋漓。急促的呼吸,保安的咆哮交织在一起。从下午3点至次日凌晨3点,历经22天绝食,又被酷刑折磨4昼夜的丁项英,只有倒气,没有喘气的机会。

在无数次的捆绑挤压下,丁项英的右臂致残、酸沉疼痛、麻木无力,三个月后右臂肌肉萎缩。类似这样的迫害,在劳教所很多,有的是双臂致残,有的是双腿致残。各大队去食堂吃饭的队列,后面拖得长长的。有两人架着的,有一人搀扶的,他们大多都是被打致残致伤的。

三、繁重的奴役劳动

每天早上6点起床,除吃3顿饭之外,其余都是干活,直到夜里10点半或11点以后下班。如果任务完不成,把活带回宿舍继续加班。带不走的活就留在车间加班至后半夜。每天干活平均都在16-8小时左右。

由于长时间超负荷运转,搞疲劳战,一些其它类型的人员病倒的很多,如肺结核、阑尾炎等……。当大法学员向他们提出这样做,违犯了国家的劳动教养条例时,他们却说:“这样的目地是叫你们没有时间考虑法。”

四、弄虚作假,欺骗世人

2000年6月28日,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帮教团来到十八里河劳教所,散布谬论与谎言,欺骗大法学员。十八里河劳教所也组织帮教组,几个人围住一个人嗡嗡一天一看不起作用,就转向另一个。你一言、他一语的起哄、恐吓。一旦妥协马上逼写四书,不会写的代写。还得给610办公室,并再三交待让家人准备两面锦旗,送给所里一面,送给队里一面,还告诉内容怎么写。若家人不送的,管教就统计数字统一购买,卖给学员再交给他们。再召开揭批会,把郑州新闻媒体的一些记者找来拍照,进行渲染。

对内残酷迫害,对外大搞谎言欺骗。这里常常有一些外来参观和电视台制作一些谣言节目。接待和采访中通常由他们指定认为洗脑彻底的人员按照他们编好的话去说,而坚定的大法学员根本就到不了场。

学员通常看到的是,上边有重要人物来参观或采访时,劳教所提前找借口把坚定的大法学员隐藏起来,或叫包夹人员拖走,然后由一些被洗脑转化的人穿着整齐的所服,列队相迎,食堂人员也穿着整齐,宿舍里绿被白床单整齐划一,窗明几净。从外表上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以为这些学员在劳教所很好,有着现代的文明管理。其实它的背后掩盖着多少见不得人的罪恶勾当。

每天那么多学员被迫做繁重的奴役,超时间的干活,它们敢曝光吗?对那么多法轮功学员用各种刑具施暴的场面,它敢拍成电视叫全世界人民都看看吗?它们就不敢!

这篇文章仅仅列举了发生在身边的几件人和事,根本不足以说明江氏之流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整个情况。写出来,仅供人们了解一点迫害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