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摆脱绑架


【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我走上修炼之路是从我的病开始的。我是个有名老病号。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并浸润到心脏,胃病,肾炎等。跑遍了市内各大医院,中西医几乎都看遍了,住过疗养院最后还是提前病退。93年有幸得法,在修炼中百病不知不觉中好了,从内心感谢师父的慈悲和救度。同时也象老师在 《转法轮》中要求那样处处以一个炼功人来要求自己。然而,这么好的高德大法却突然遭到疯狂地镇压。1999年7月20日,中国人民,世界人民都要永远记住这一天。这一天“真善忍”在她最初传出的地方遭到疯狂镇压。一时间镇压的恶浪滚滚,诬陷大法的谎言四起…。大家一时拿不定主意,我的心也很乱,书也看不进去。 我自己身上的变化我自己知道,我明白了,当权小人这种无事生非是错的。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受诬陷,师父遭诽谤,我不能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当我想到此,心也就平静了。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当权小人们镇压法轮功错了。

然而,上访人却被一车车抓走,上访登记表成了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名单。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关禁闭,当晚被关进一个拘留所。这里已关了不少人了,我一边洪法一边正念对待一切。预审时恶警给我们戴上了手铐,我想真是善恶颠倒,邪恶之徒给我们好人戴手铐。我一直发正念----大法弟子不应当在这里。我给预审员讲理:上访是宪法赋予我们的公民权利,扣我们是犯法的,你们知法犯。预审无话可说,只好说:老太太,说白了,我们国家是一党专政。60多岁了,上什么访呀,回去吧。这样我在那里蹲7天,警察把我放了。我明白了,这个专政机器专对好人专政了。

此后就有片警,居委会,本单位的不断到我家来骚扰,每逢敏感日子更是变本加厉。2000年两会期间,恶徒把我骗出家门就软禁起来了,由片警和街道负责看管。我向他们洪法,指问他们犯法,他们无言以对,就说:为我好,也为他们好。为我好是瞎话,为他们好倒是真的,可见他们受到的压力和株连之害。

元旦也是敏感的日子。2001年恶徒把我憋在家中,没抓到。春节了又要对我下毒手了。节前几天就动手了,这次带着车来了,又是打门,又是按铃。我全然不理,我想现在夜深,明晨5点就走。有师父保护,师父让我走,我就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走出去。这次我又在师父的呵护下和正念下摆脱了邪恶的劫持。后来我了解到,当时恶徒是按指标抓人(本片是80个名额),强迫一个大法弟子放弃信仰“610”给一万元奖金。

2002年春节前,他们耍花招骗我开门。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黑灯,锁门。恶徒足足困我两天,我的几处亲戚都被便衣看着。当时我依然很坦然,我们是大法弟子,有师在,什么也奈何不了我们。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误。第3天一早又在正念下摆脱邪恶的劫持。以后的日子里虽有过困难,我做为一个大法粒子自由自在地做着大法的工作。

以上是个人修炼中的点点滴滴。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有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邪恶势力没权关我们,我们更不能让邪恶势力任意摧残虐杀。师父教我们正念制止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