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教养院“四防员”谈恶警现状


【明慧网2004年4月24日】一天,当我从锦州教养院正门路过时,偶然间遇到了曾同在教养院二大队被关押了近两年的老李(化名)。老李在二大队当“四防员”,从未象其他“四防员”那样对大法弟子动过手。他向我透露了一些外界无从得知的内情。以下是我们的交谈。

我说:“老李啊,你怎么悄没声的从二大队调走了呢?”老李说:“别提了,因为大法弟子刘永生身体受伤,院里安排我和教导员冯子彬、干警石顺、张春风、周金跃去医院‘看护’刘永生。说是看护,其实是怕他在医院有什么举动(炼功)或被外人知道。他们把他用手铐铐在床上,只有去卫生间时才叫我去,其余的时间,是冯子彬、石顺、张春风、周金跃他们轮着进行‘看护’。这不,7月份不知怎的刘永生失踪了,跑了。院里对我进行了加期七个月的处理。冯子彬也从二大队的教导员一降到底。”

我又问到原教导员冯子彬的情况。他说:“7月份和我一同被处理到了七大队,他啥也不是了,不象在二大队说一不二了。除了降职,还罚他五万元钱。……”

接着,我又问到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石顺被罚两万元,张春风、周金跃各几千不等……”,我说这就叫报应。他连连点头称是,并打断我的话气愤地说:“我算看透他们了,就拿我在这的这两年来说,他们对你们大法弟子又是手铐铐,又是电棍电,拳打脚踢的,石忠岩就是被他们打死的。”我说:“这事大伙都知道了,有人看到了他被打得快没气了才架上警车走的。”老李说:“当时我在场,是我送他去205医院的。他家人在205医院哭得死去活来,老婆、老妈哭得让人揪心哪!我算看明白了,他们[恶警]一个个真都不是人,对你们那样,真都该死。”我说:“早晚都得遭报应的。”

我又问道:“最近二大队内咋样了?”老李说:“刚才我取押金时,听白金龙队长(二大队)说了,在3月5日前,除了二大队里原有的人员外,又有你们的几个人从盘锦转来了。”我随口又问:“还经常象以前那样动手吗?”“现在他们不敢象以前那样了,特别是石忠岩被打死后,你们的人到处贴标语,揭发他们的恶行,院长张海平他们都害怕了,他们现在是天天哄你们的人,怕再弄出点啥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