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四.二五”引发的心路历程(二)

从科学探索到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接上文)

4、冲破无神论的壳

奇怪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因为认为法轮功是很高的功法而要炼法轮功,后来搞清楚是因为我有根深蒂固的无神论观点。现在想来,这对我来说是个有趣的现象:一方面,我深信道家思想,而道家是有神的;另一方面,象我这样在中国那样环境中长大的人,又学习了多年的物理,无神论思想深入到潜意识中,从心底里嘲笑有神论者,觉得他们愚昧。在写博士论文的一段时间里,我经常和一些有神论者辩论。在有神和无神的问题上,科学思想在我脑中起主导作用,而我接触道家、气功和特异功能等也是以科学探索作为出发点,所以从根本上讲我仍然是个坚定的科学无神论者。

但是不久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事,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前面讲过,我通过看道家书籍知道道家是师父找徒弟。我没有办法找到明师,也没有希望有明师来找我,内心深处有一丝悲伤,只是后来被繁忙的工作和日常生活冲淡。那时通过长期对气功的了解,确信气功对健康有好处,所以经常在睡觉前到客厅里关上灯,闭上眼睛打一会坐(散盘),15分钟到30分钟不等。

大概在1999年6月中、下旬的时候,一天晚上一打坐,突然感觉周围有无数的眼睛盯着自己,而且觉得离自己越来越近,心中感到恐惧,毛骨悚然。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天。有一天晚上,心中害怕极了,就在我心中恐惧得无法承受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在脑中大喊李洪志先生的名字,向他求救。就在我脑中在喊李先生名字的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头顶上猛烈地冲出去,冲得头皮一阵剧痛,同时听到身后有“啪”的开灯声音,顿时心中的恐惧完全消失,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了,全身变得暖洋洋的,非常轻松舒服。这一切都是在我脑中喊李老师名字的同时发生的。

这时我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感觉室内有灯光。过了20、30秒之后,我想看一看是不是真的灯亮了,于是睁开眼,灯果然被打开了。因为家人都已经睡觉了,这时我意识到一件神奇的事刚刚在我身上和周围发生了,在我听到“啪”的一声时,是一股无形的力量把灯打开了。现代理论物理无法解释发生的这一切,我左思右想,只能把这一切归于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和神灵的存在,长期在脑子中形成的无神论的厚壳被击破了,内心深处既有喜悦又有震撼。

从这一刻起,我意识到要修炼法轮功了,觉得师徒关系已经确立,可以炼法轮功了。

由于我有多年来在科学、道家、气功、特异功能等等方面认识上的基础,当我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候,思想中没有障碍,并且立即印证了我当初的结论:法轮功是高深的功法。例如,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当我第一次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就出现通大周天的现象,右手手太阴肺经(十二经脉之一)有很强的能量流。熟悉气功的人知道,一般功法讲“百日筑基千日功”,要通大周天,通常需要“千日”(即几年)的时间。所以我第一次炼完功,就体验到《转法轮》上讲的,法轮功起点很高。

从我正式开始炼到1999年7月20日之前的日子里,感到全身有非常强的能量,精力异常充沛,平时很少犯困,帮朋友搬家即使汗流浃背也不觉得累。很快,我胃功能正常了。来美国后出现的花粉过敏不久也消失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亲身体验到了《转法轮》书上讲的其它一些现象。例如,修炼仅几个月之后,我就体验到了历代修炼界视为秘中之秘的玄关设位,我感到法轮功深奥无边。

我从自己的亲身体验中体会到,修炼的事情只有亲身实践才能真正认识到,仅凭自己的观念或书本上的知识来看,确实不易理解和相信。

5、正确认识特异功能

前面提到,我在念研究生时阅读了不少国外对于特异功能方面的研究,对这一争议比较大的领域,我个人始终用开放的思想、用科学探索的态度来对待。通过几年的修炼法轮功,除了身体健康、身心变化很大之外,就是对自然、宇宙、时空、人生等等有了深刻的认识,也包括对特异功能有了更多的认识。我自己在修炼法轮功中亲身体验的许多现象,都应该属于“超自然”或“特异”现象。这些年来,在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出现的各种神奇现象非常之多,现代科学都难以解释。

据我所知,许多人(尤其是科学背景的人)不能正确认识法轮功的一个巨大障碍是和特异功能有关。从学术研究上来讲,特异功能(或人体科学)领域中存在着的争议主要有两点:一是现代科学理论无法解释这类现象,另一个是重复性的问题。

对于第一点,其实不是什么问题。从科学发展史上来看,现代科学是渐进发展的,不可能一下把所有现象都解释了,而科学理论是在大量的实验基础上提出来的,现行的科学理论自然无法预言未来的科学发展,如果是那样的话,科学就不用发展了,也只能停留在目前的水平上了。就拿物理学中的一个例子来说,高温超导现象至今仍然无法得到满意的理论解释,而低温超导理论无法预测高温超导的现象,如果固守低温超导理论,那么显然不是科学的态度。所以,现代科学理论不能解释并不是否定一个现象的充分依据,只能说明科学需要进一步发展。拿最简单的例子来说,现代科学不能解释生命的本质,但是人们并不能根据这一点而否定生命的存在,生命照样一代一代的繁衍下去。

对于真正关心人体科学(或特异功能)的人来说(打着科学幌子充当政治打手们除外),重复性是争议的焦点。

其实重复性这个问题在其它的一些领域内也存在着,并不是人体科学(或特异功能)独有的。天文学(或天体物理)是一个例子。人自然无法在地球上反复做实验来收集巨大天体和星球的实验数据。为了克服这一困难,科学家们在长期观察过程中收集数据,在大量观察数据的基础上进行分析研究,即用收集到的大量数据进行分析代替了重复实验。

在医学研究上,实际上也遇到类似的问题,因为每个人的健康状态也不好做实验重复。看一个具体的例子。医药公司在研究、开发和测试新药物是否有效的时候,新药物在每个病患者身上的反应是很难重复的。为了研究新药物的有效性,研究者们把被测试人群分成多个不同的、相互独立的受控人群,对每一组独立的受控人群进行长期的观察,收集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之后又在每个小组的统计数据的基础上,进行整体的统计分析,从而确定新药物的有效性:是不是有效,有效程度有多大。研究者们用在大量数据上进行“两级统计”的方法[注2],克服了实验上重复性的难题。

人们不难看到,即使这种两级统计方法得出一种药物对某种疾病有效,但是针对某一个具体的病人可能效果不大或者无效,甚至对某一个受控病人群体也没有多大效果,不过从药物研究的角度来讲这并不能否定这一新药物的有效性。从一定意义上来讲,这种两级统计方法是分析大量案例的整体效果,不能用个体是否有效来否定整体是否有效。

一般来说,和生命有关的研究领域重复性都比较差,上面讲的研制新药是一个例子,和生命息息相关的特异功能也不例外,许多是不稳定的,能够重复的也不多。为了克服重复性的困难,上面讲的两级统计的方法是适用于特异功能方面的研究的。从科学角度来讲,特异功能只要有一例是真实的就足够了。

美国Radin博士正是用这种方法为美国政府和一些著名的研究机构对特异功能进行长期的观察和研究,他和合作者们收集了100多年来的大量案例(包括一些受控测验数据),对这些大量的案例进行两级统计分析,他们得出非常令人信服的结论:特异功能现象是真实存在的。限于篇幅,这里不做详细的介绍,他们的系统研究成果已经编辑成书出版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他们的著作[注3]。

本文举这些例子的目的是想说明,特异功能(或人体科学)中遇到的重复性问题完全可以用科学研究中认可的和行之有效的方法解决。一旦认识到这一点之后,人们就会发现,特异功能其实并不神秘,研究起来也并不困难,是真实存在的。

科学就是不断地发展,一个新型事物的出现刚开始产生争议也是比较正常的,对于象特异功能这样新型的领域,显然要用科学的精神和态度来对待。现代科学从本质上来讲还是实验科学,要以实验为基础,然后通过适当的方法进行分析研究。不同的科学领域自然也有相应的研究方法,对于推动这一领域的研究,首先应该不受政治意识形态的干预,然后改变观念,运用合适和行之有效的研究方法。

至于特异功能的理论解释,实质上是观念的问题。一旦人们突破了目前的一些狭窄和僵化的观念,那么就会发现,理解特异功能是很容易的。

6、改变传统的观念,探索生命和宇宙奥秘

科学发展史告诉人们,重大科学发展都是由于观念的突破,如日心说、量子论、相对论的出现。现代科学正处于一个重大变革的前夜。改变传统的时空观,深刻认识另外时空是新的科学变革的一个关键,这个问题超出了本文的范围,这里不谈。

我发现许多象我这样背景的人,对气功认识不多,一些后天形成的观念阻挡他们正确认识法轮功。尤其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一些思想僵化的人对近些年来科学研究成果视而不见(如物理学对另外时空的认识),打着科学的幌子,用肤浅的眼光、狭窄的认识、过时的知识和主观臆想,用陈旧的观点自欺欺人,在科学领域里打政治棍子,充当江泽民在科学领域里的政治打手,不仅给法轮功造成巨大的伤害,也给许多探索生命和宇宙奥秘的朋友们造成巨大思想混乱和障碍。

我是直接由于“4.25”而认识法轮功,最后走入法轮功的修炼道路上来的。几年来的修炼体会告诉我,法轮功指出一条探索人体、生命和宇宙奥秘的科学之路,让我受用无穷。

[注1]:了解“4.25”的来龙去脉,请看:

五迎“四.二五”(一)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4/22/72943.html
五迎“四.二五”(二)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4/23/72944.html
五迎“四.二五”(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4/72945.html

[注2]:本文中称为“两级统计”分析的,英文为meta-statistics。广义的分析方法称为 meta-analysis (the analysis of analyses),是一种整体综合评述方法。这些方法在行为科学、社会科学和医学等领域中很流行。

[注3]:Dean Radin,Ph.D. ,The Conscious Universe : The Scientific Truth of Psychic Phenomena (1997),San Francisco:HarperEdge。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