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谈固小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4月25日】自1999年七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及其修炼人以来,截止到2004年4月,已有94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无以计数的修炼者、家庭遭受了巨大的魔难。下面就是石家庄市谈固小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六旬高级工程师郑萍屡遭迫害再度被抓

郑萍,女,60岁,石市阀门二厂高级工程师,谈固小区50-3-501。

郑萍修炼法轮功前,体弱多病,只能勉强维持上班,几次病倒在出差或外出旅游的途中。平日心情烦躁,常对家里人发脾气,搞得家庭气氛紧张,十多年前和老伴离了婚。

在炼法轮功后的9年时间里,郑萍没吃过一粒药,身体比年轻时还好,精力充沛心胸开阔,性格完全变了,对谁都能忍让。曾照顾不能自理的父母三年,为父母送终却将财产留给弟妹,使家人深受感动。为了减轻孩子们的负担,也为了离异多年的丈夫着想,2003年秋天她主动提出和丈夫复婚,因为郑萍觉得十多年前的离婚是自己执意坚持造成的,心胸变宽大的她为丈夫考虑,主动弥补自己的过错。

这么好的功法,1999年7月20日江××出于个人妒嫉大肆镇压,郑萍只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真象屡次遭到残酷的迫害:
1999年10月,郑萍依法進京上访在门外被便衣非法抓捕,拘留15天,单位停发工资,并将其女儿的工作停止,以此要挟她。
1999年12月,两名功友到郑萍家看望,片警孙祥安带人冲進郑萍家中强行把她带走,使正在月子的女儿受到惊吓,外孙无人照顾,郑萍被非法关押四天,邪恶之徒指使单位罚款1500元,后办事处李主任带人非法抄了郑萍的家,抄走大法资料。

1999年12月,郑萍又被无辜送到宝石医院“转化班”非法关押15天,罚款1500元。

2000年2月4日,郑萍被裕东办事处李主任等人闯入家中强行抓捕,拘留15天,郑萍因抗议非法抓捕绝食五天。在被拘留期间,长安区公检法非法提审郑萍,先让她脱掉上衣,只穿一件单衣,光着脚铐在院子里,往脚上倒凉水,约站了一个小时,后被带進屋,李润来等三、四个警察一边问一边打,打嘴巴、打头,不知打了多少下,郑萍几次被打晕,呼吸困难,两腿失去知觉。寒冬,恶警只让郑萍穿单衣,光脚在外面冻着。整夜罚站到早上8点接着提审。郑萍第二次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18天,转单位继续关押,绝食后放出。

2000年4月,派出所所长郭义龙又将她绑架强行抓捕,非法关押办学习班多天,抗议非法关押,绝食才被放回。
2000年5月13日,郑萍再次依法進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宣武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8天。在此期间,大法弟子被一律戴上手铐、脚镣,还挨罚,用鞋抽打。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一周后转到北京公安局看守所,继续绝食抗议,第18天由驻京办认领回石家庄,在裕东派出所被非法审讯3天后监视居住。在所内滞留室。裕东派出所非法关押15天,郑萍前后总计绝食16天,被恶警折磨的极度虚弱时才放回家。

2000年7月1日,郑萍被裕东派出所骗去强行非法劳教,受尽人间地狱的折磨,2001年初保外就医。
2001年8月,郑萍因劳教所预抓回保外人员進行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后常有公安、街道到家骚扰、监视。
2004年2月28日,郑萍再次被非法绑架,据悉目前被非法关押于河北省会洗脑班遭受残酷的洗脑迫害。
郑萍原单位:石家庄阀门二厂 电话5074714、5068044、5068064

二、王博一家被残酷洗脑 一直被监禁

说到王博大家一定还记得上了“焦点访谈”的那个中央音乐学院的年轻姑娘,记得在“焦点访谈”他们一家如何团聚及当时王博在电视上的态度,您也许想像不到他们一家目前都在监禁中,根本没有自由。
王博的父亲王新中曾因一度走脱,披露了他们一家被酷刑逼迫“转化”的内幕及“焦点访谈”造假的真实情况,后因此被再度通缉抓捕。
王博被酷刑迫害、逼迫“转化”后成为“典型”,因此巨大的代价而被名誉上恢复学业,610派专人到学校以陪读名誉“监视”,限制其自由;
王博的母亲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仍遭受迫害处于艰难的境地。请您看一看一家人的真实情况吧:

* 王博,女,23岁,中央音乐学院本科生,王新中女儿,家住谈固西街52-2-403

1999年7月20日自99年7.20大法遭迫害以来,王博在校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拒写保证书。

2000年9月份,在学校多次逼迫写保证的情况下王博被迫退学。依法進京上访两次被抓,在家被监控,外出被跟踪,因拒写保证被非法罚款。王博、王新中、刘淑芹一家被裕东派出所非法抄家三次,勒索罚款(不完全统计)2460元。

2000年12月4日,王博又一次依法進京和平请愿、证实大法,被裕东派出所非法关押刑事拘留30多天,并抄家,捏造罪名后非法劳教。在拘留期间家里给的500多元钱,被裕东派出所私吞。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五大队期间因王博不承认被指控的罪名,被严管。

2001年4月,王博被石家庄市劳教所当作“顽固分子”强送北京劳教所强制洗脑。在北京劳教所期间,王博被“隔离”,连续六天六夜不让睡觉,它们采取逼迫、引诱、暗示各种手段,灌输一系列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谎言,看歪曲法轮功的录像等手段,强迫王博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放弃法轮功修炼。无形的恐怖给王博的精神和心理带来极大压力,王博被强制洗脑。一段时间后,王博被接回石市劳教所304中队。王博被劳教时才19岁,每天就要遭受身心巨大的伤害。2002年初,王博被逼迫配合“610”绑架了自己的父亲王新中。

2002年9月,王博被河北省“610”作为粉饰“典型”恢复学业,据悉,2002年9月份,王博复学于中央音乐学院后,河北省市610一直并派人進行所谓的“陪读”,无论她走到哪里都有人跟踪于其左右前后,对王博实施监控。2002年“十。一”王博放假七天,从中央音乐学院回到石家庄后,直接被送到河北省洗脑中心非法关押;今年春节放寒假她也没能在自己家或亲戚家住上一天,而王博放假期间具体在哪儿住,亲戚们谁也不知道。仅在过年时,王博才在石家庄市610、市公安局的全面监控下去所有的亲戚家走了一遍,有的仅呆了十几分钟,有的甚至是当地派出所警察先出面“侦察”,没发现什么后,王博才在石家庄市610、市公安局的挟持下看望亲戚。

* 王新中,51岁,石家庄铁路分局机务段干部。

2000年1月24日,王新中因依法進京上访,裕东派出所勒索罚款1500元。2000年2月21日因在家学法炼功,被裕东派出所非法抄家,抓到派出所后又对其大打出手,副所长郭义龙狠毒的打他耳光,用棍子打他后背,颈部,并罚款200元。2001年夏在单位被突然闯入的石家庄市“610”不法人员无故殴打并绑架,关押在单位,之后,王新中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底回家探望女儿王博,被“610”诱捕,非法关押進了“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四个月左右,遭受不让睡觉、强行洗脑等残酷的身心双重迫害。2002年5月13日从洗脑班走脱再度漂泊,有家不能回。

2002年8月因在明慧网声明洗脑作废,并以录像方式揭露了残酷洗脑的实情及“焦点访谈”造假的内幕,遭到河北省“610”非法通缉。2002年11月在山西省汾西市住处遭非法绑架,现被非法关押于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

* 刘淑芹(也叫刘烨),49岁,王博的母亲,原工商银行石家庄分行长安支行职工。

1999年10月26日,刘淑芹依法進京上访,回到石家庄后,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大法,被单位石市工商银行开除并非法拘留15天,又被送進宝石医院强行转化13天。
2000年2月4日,刘淑芹,依法進京上访,被驻京办事处抓回后非法拘留5天;刚回家,还未吃午饭,就被裕东派出所强行抓走,在派出所遭恶警无理打骂,才放回。
2000年7月份,刘淑芹被裕东派出所与办事处又从大街上到派出所,遭殴打,理由是怕依法進京上访,对其非法关押。
2000年12月,刘淑芹被从北京抓回,在裕东派出所指导员杜亚明指使张建宏毒打她,恶警张建宏打刘淑芹耳光,并用唾沫一口一口的吐在刘淑芹脸上。恶警张建宏邪恶至极,后无故非法将刘淑芹刑事拘留了39天,超期关押,在她绝食6天、强烈抗议的情况下,才被放回家。

2001年3月4日,刘淑芹买菜回家,在楼下片警借口叫刘淑芹谈几句话,刘淑芹不去,他们就强行将她推進警车,抓到裕东派出所,派出所见钱眼开,将刘淑芹刚从银行取的2000多元钱生活费、BP机、家门钥匙等物品强行扣押;当家属要钱和东西时,指导员杜亚明推辞不给,在再三强烈要求下,杜亚明才迫不得已,归还了2000多元钱和部分物品。刘淑芹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绝食至生命垂危才被放回。

2001年11月,刘淑芹被当街绑架关押,非法劳教三年,关押于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遭受残酷的肉体和精神残害。
2002年春,刘淑芹被胁迫上“焦点访谈”的镜头,后一直被关押,还因不配合劳教所的无理要求被迫害,目前仍在非法关押中。

三、母女二人屡经魔难还未团圆

孙秉芳、刘涛母女二人住在谈固小区50-4-201,均修炼法轮功多年,身心受益。女儿刘涛被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期间遭受酷刑逼迫“转化”,在生不如死的境况下被迫跳楼,导致全身多处骨折。母亲多方奔走想把刘涛保外就医,石家庄劳教所怕其恶行曝光,不予,刘涛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至今,一直遭受残酷的洗脑迫害。详情如下:

* 女儿刘涛, 29岁,大专毕业,在大学是团干部
1999年10月25日,刘涛依法進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在办事处的转化班被非法关押十几天,罚款500元。

1999年12月底,刘涛依法進京上访,在北京被非法关15天,后被裕东办事处送元氏县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后被裕东办事处非法关押在宝石医院转化班十几天,共40多天,罚款500元。

2000年2月4日,刘涛去天安门炼功被抓,在北京非法关15天,2月20日被带回石家庄市裕东派出所,一進派出所一名恶警见她们坐下了,上来就是几脚,让面墙站着,审问时因刘涛拒绝回答,警察就让她们只穿秋衣,秋裤,光着脚,在滴水成冰的冷天吊铐在院子里过道里冻着。

2000年5月13日,刘涛因再次依法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七天。

2000年6月公安到家里抓人,刘涛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2000年10月,刘涛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第一看守所30多天,后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一大队,被劫持期间受到强制转化,洗脑精神摧残,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受到酷刑折磨、暴打、电棍电,多次上绳(五花大绑,吊一次为一绳的酷刑)在痛苦承受到极限的情况下,刘涛被迫害从四楼跳下,造成十处骨折,其中四处粉碎性骨折,从早晨7点摔下,中午11点才送到医院,长达四个小时没做任何救治(到省医院仅20分钟的路),造成大量出血。生命垂危的地步,见死不救,忙着他们的所谓对策了,多残忍呀。在黎勇的包庇下,罪犯尹汉江逍遥法外,劳教所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强行给刘涛做了手术,手术26天,在全身钢钉石膏,几乎瘫痪的情况下,又被劫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每天恶警、犹大围着逼她转化,放弃信仰,家人多次申请保外就医,610、政保支队阻止。

刘涛2003年10月17日三年劳教期满,当天下午石家庄市610、长安区610伙同河东派出所将刘涛从劳教所直接送到河北省最残酷的洗脑中心(所谓的“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超期变相关押已四个多月了,迫害的手段阴险狡诈,包括:不让睡觉、谎言欺骗、伪善等。

* 母亲孙秉芳, 59岁
1999年7月21日,孙秉芳到省政府上访,被非法抓上汽车,关進地区政府大院,被非法关押4个小时。
1999年10月25日,孙秉芳依法進京上访,被驻京办恶警软××关進汽车工具箱,从北京拉回石家庄市拘留7天。
澳门回归时无故被非法关押72小时,罚款200元。
2000年2月,孙秉芳在家门前无故被抓到裕东派出所,非法关押72小时,罚款200元,副所长郭义龙带两恶警一边骂人一边抓其他同修。

2000年4月19日,孙秉芳依法進京上访,在驻京办被铐在大厅十几个小时,不让上厕所,姓软的恶警晚上12点以后,折磨贾金明,逼供的手段凶狠残忍。由于孙秉芳和梁惠灵喊人呼救,恶警出刑房三次给两人上紧手铐,上不动就顿手铐的铁锻子,疼痛难忍,上访有十八、九人,软恶警和便衣们以车费名义勒索每人100元,不够的有多少都拿走了。

2000年4月20日晚,孙秉芳被从北京送回裕东派出所,恶警开始对孙秉芳、梁惠灵、贾金明刑讯逼供,每人一个屋分头打人。孙秉芳被恶警张建宏逼供殴打,孙因拒绝回答被恶警打耳光,也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她的眼睛也看不清,头昏昏的。还被打头,背,肩膀往墙上撞。拿烟头烧手,还不让弄灭,慢慢烧,用口水一口一口的往她脸上吐,还不断的骂着,郭义龙也过来,骂的话不堪入耳。

2000年4月23日,孙秉芳被送進栾城县看守所,非法刑拘31天,回来时剩下的248元钱,推说过三天后给,可到时去要不但不给钱(推说姓赵的看守取走了)还被赶出去。

2000年7月1日,孙秉芳被杜亚明等八名恶警到家中没有任何证据非法绑架送劳教一年。

孙秉芳在劳教所受到恶警的谩骂和虐待,每天15个小时罚在南墙下坐小板凳所谓的“反省”,有时也站着,不准说话,炼功就站十几个小时,让蹲着,蹲不住时恶警宋敬用脚踢腿和腰,受虐待写了三封上诉信,恶警刘俊玲让排队、脱下衣服、打人。2001年初被保外就医。

1999年10月,孙秉芳依法上访后被单位停发退休金,后因单位受到江氏迫害法轮功的很大压力,为了单位和众多的职工不遭江氏的株连迫害,孙被迫辞去公职,因政策原因保留至今。孙曾向单位要过养老金,副总经理薛津说要写保证才给。据悉意图抓捕孙秉芳進洗脑班时,恶警逼迫单位掏钱,单位就用她的养老金交纳。

2001年10月19日,孙秉芳因要被送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不能回家,到家抓她时还非法抄家。已被非法抄家三次,家中的两件珍贵的字画不见了。

2003年9月30日,孙秉芳居委会书记等人她家再次非法抄家,常有人打电话、上门骚扰。

四、遭受不同迫害的还有

* 扬建增,30多岁,男;姚××(扬建增的妻子),女,30多岁;扬金玉,男,4岁
一家三口進京上访,被裕东派出所接回后,连4岁的小孩子也不放过,被转平山看守所,后经家人交涉把孩子接出去了,罚款2000元,因坚修大法被建筑公司开除(中止合同),被迫回了老家。

* 尹彬,女,20多岁,华北制药厂职工。
因坚修大法被华药开除,身心和经济上造成很大的伤害。

* 贾金明,女,57岁,石家庄市谈固小区
99年11月19日,贾金明依法進京上访护法,被非法拘留15天,罚款1000元。
2000年4月19日,贾金明再次依法進京上访,被裕东派出所抓回,非法在行唐县刑事拘留34天,在驻京办时被恶警软××用铐子吊着转圈,变着花样折磨,刑讯逼供三次,手段恶毒。回裕东派出所后,恶警张新征疯狂打人,拿墩布把子打人,扬言“打死你们”, 贾金明被打耳光无数,头发被抓掉一大把,连头皮都一起被揪下来,有两公分一片没有一点头发了。闭眼睡觉时身体的肌肉不自觉的疼得直发抖。

* 扬美芳,女,59岁,
2000年4月20日,扬美芳依法進京上访,遭北京恶警毒打,被裕东派出所接回后非法关押3天,勒索罚款200元。
2000年7月,扬美芳被裕东办事处要高额罚款,因拒交罚款被裕东办事处非法拘留18天,回家后恶警又勒索其女儿500元。

* 孟桂景,女,62岁,谈固小区
2000年6月,孟桂景進京上访被裕东派出所非法关押四天,罚款700元。
2002年底所谓敏感日,孟桂景被抓到河东派出所关押几小时。

* 候小君:女,73岁,谈固小区
2000年6月,候小君依法進京上访,被驻京办恶警抢走100元,抓回裕东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4天,罚款700元。

* 魏四秘,女,56岁。
1999年10月底,魏四秘依法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捕后,后勒索罚款300元。
2000年5月,魏四秘依法進京上访,在石家庄火车站被抓,在裕东派出所非法关押3天。
2001年2月份,魏四秘在户外炼功被裕东派出所抓捕,后被非法送劳教一年。

* 杨淑芳,女,70岁,退休干部,谈固小区。
2000年10月,杨淑芳底依法進京上访被捕,被非法拘留15天,后又在裕东办事处非法关押5天,罚款500元。
2001年元月21日,杨淑芳被裕东办事处李书记等人骗到办事处会议室1天,让其家属交押金5000元,后减至2000元(已于2月8日退回)。
2001年元月份,杨淑芳被长安区纪检委开除党籍(没通过党支部是违犯党章的)。

* 冯××(张继敏的母亲),女,79岁,
1999年12月份,老人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捕,被裕东非法罚款400元。
2002年,因讲真相老人被抓,被扣押几天,并罚款。

* 张继敏,女,39岁,谈固小区。
因坚修大法,99年10月23日,张继敏带女儿依法進京上访,被裕东派出所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5月,张继敏再次依法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7天。
2000年12月30日,张继敏和平请愿、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密云看守所,遭恶警毒打,曾两次失去知觉昏死过去,遍体鳞伤,第二天,张继敏被送到锦州非法关押数日。回来后,检查身体多处受内、外伤,明显大块淤血,回家后居委会派出所上门骚扰是常事。

* 姬素芹,女,77岁,谈固小区
1999年12月,姬素芹依法進京上访、被捕,被裕东派出所罚款400元。

* 程桂芬,女,59岁,永恒公司退休职员。
程桂芬因坚修大法自99年4.25以来一直被裕东派出所非法监视。
1999年12月份,程桂芬因依法進京上访,被裕东派出所非法关押5天,又被骗進办事处办的“学习班”(宝石医院),非法关押15天,勒索罚款1000元。
2000年2月份,程桂芬被无故从家中强行抓到玻壳厂保卫处禁闭室,非法关押72小时。
2000年7月,程桂芬因依法進京上访又被裕东办事处非法关押20天,后非法拘留15天,总计35天;单位从8月份停发工资。
2000年12月21日,程桂芬依法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安平县10天,又非法转入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58天,后被非法劳教,因不适放回,一直受监控。裕东派出所不断迫害使程桂芬家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2002年,程桂芬因讲真相被抓,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 刘桂银,女,70岁,谈固小区
2000年6月,刘桂银依法進京上访,被裕东派出所非法关押4天,勒索罚款700元。
2002年6月,刘桂银因贴真相资料被送看守所非法关押27天,派出所关3天,并被非法罚款。

* 宿秀珍,女,60岁,谈固小区
2000年6月,宿秀珍依法進京上访,被驻京办非法关押2天,罚款40元。被裕东派出所抓回后,恶警大骂:“把你的腿打断!”他们自己编造“口供”后,逼着老人签字,连打带骂,勒索罚款1700元,并一直非法监视,邪恶至极。

* 刘玲群,女,60岁,谈固小区
2000年6月,刘玲群依法進京上访,被裕东派出所抓回后,被副所长郭义龙、片警孙祥安打骂,并勒索罚款1700元。
2002年7月3日,刘玲群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送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34天,罚款200元。
2002年底所谓敏感日,刘玲群又抓到派出所(河东所)非法关押几小时。
2003年4月,刘玲群又被非法抓到河东办事处,硬要罚款3000元,后因抵制没罚成。
2003年5月,刘玲群又被骚扰,没抓着本人,找其二儿子非逼着写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