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地区正法形势看整体配合


【明慧网2004年4月27日】近几个月以来,大陆各地上网点、资料点频繁被邪恶破坏,许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劫持、绑架、劳教、判刑,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从表面上看,正法越到最后,邪恶愈加邪恶,它们的垂死挣扎好象也是一种必然。但透过现象看本质,有的地区曾经在正法的表面形式上做得轰轰烈烈,当地大法弟子整体上一致对表面形势盲目乐观。同时对邪恶的疯狂程度估计不足。

但我们想:正法的工作就和我们的修炼一样,是需要有一个长期的扎实的修炼基础和一个循序渐進的过程。大法弟子表面上都是在做师父教给的三件事,但因正法基点不同,纯净的程度不同,整体参与力量不同,结果差之千里。在邪恶表现上非常嚣张的情况下,尽管我地区也曾一度有几个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被邪恶非法判重刑、劳教、拘留等等。但本地区的整体配合和正法形势不但没有受到负面的影响,反而在反迫害中使大法弟子不断成熟,不断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参与资料点和其他正法的工作。

目前,我地区在很大的面积内形成了一个互相帮助、互相配合、默默补充、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一个局部圆容不破的整体,同时使无数的世人明白了大法的真象。下面是我地区一年多来在整体配合方面的一点经验,与大家交流。

一、不等不靠组建上网点、资料点

2002年,本市资料点被大面积破坏,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等,一度使本地区正法工作处于半瘫痪状态。资料主要来源靠外市县供应,当地参与做资料的同修极少,大多数大法弟子不能够及时了解明慧信息,使本地区正法工作走入低谷。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是继续依赖外地同修的有限帮助,还是依靠自身的力量重新组建上网点、资料点?经过大家交流,认识到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尽管目前条件还不成熟,也没有“所谓”合适的人选,但只要我们心系众生,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们正法的脚步。接着我们就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组建了自己的上网点,虽然当时我们的技术还很不成熟,几乎一切都得从零开始。但当时负责上网的同修对我们说:大家放心,只要我们把基点摆正,一切都会越做越好的。

不久,本市一大法弟子所在的资料点被邪恶围困,她本人被抓走。针对此事,当地大法弟子积极收集有关对其迫害的材料,及时在明慧网上曝光,一时间国内国外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整体,揭露邪恶迫害的同时使无数人明白了真象,该学员最后正念从魔窟中走脱。在这件事中大法弟子们分工有序,有收集证据的、有打电话的、有集体发正念的、有发放资料的、有通过各种方式向有关部门和人员讲真象的……。通过这件事情使当地同修们体会到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力量。更多的同修开始走出来投入到正法工作中,参与做资料的同修也逐渐多了起来。

二、摆正正法基点,以救度众生为根本目地

随着做资料的人员不断增加,技术不断成熟,资料点的工作也逐渐深入了,工作量大了起来。我们不光从大法网站下载了一些真相资料等,还自己编辑制作了真相光盘、磁带、同时制作了本地真相资料等。

2003年11月15日师父评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后,一次在春节前夕,我们针对当地邪恶的看守所、劳教所的恶人恶行制作了当地真相,其中列举了大量迫害事实,但却缺乏一些大法美好方面的内容。当时有一位同修曾善意指出:在过年的喜庆日子里,我们制作这样一份真象资料能否达到救人的目地?但因为当时我们对这个问题认识不清,就匆匆把做好的真象发到明慧网。过了几天,当本地真相在明慧发表以后,发现整版的内容除了一条恶人恶报外,全部進行了更换。这件事使我们认识到:揭露邪恶不是根本目地,而是以此来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要更有效的讲清真象,同时有必要了解常人的心理。

接着一个过去本市被迫害非常严重的一个乡,经过大家多次切磋后,有的大法弟子首先写出被迫害经历,以真实姓名在明慧网上曝光。之后又制作了本乡当地真象,大家又齐心协力一夜之间几十人共同配合,真象资料、光盘、条幅、不干胶等发遍了全乡各村屯,此后还有许多大法弟子面对面给世人讲真象。过了几天,乡政府有关部门的干部用车拉着面和油到曾经遭受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家去慰问,大法弟子们无怨无恨,依然善意的对他们讲真象。通过大法弟子们的共同努力,很快扭转了过去该乡被迫害严重的局面,还有的大法弟子找到乡有关部门索要过去被勒索的钱物……。当地的村民看到了大法正的力量,开始主动找大法弟子了解真象,也有很多人因此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本市的其他大法弟子知道此事后,积极与他们交流后认识到,揭露邪恶固然重要,但根本目地还是救度众生。基点摆正后,大家在揭露邪恶、制止迫害的过程中,无论采取什么形式,都是以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为根本,而不看重每件事情的结果,当地大法弟子们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中的心态也越来越纯净。

反观有些被迫害严重的周边地区,正法的表面形势也做得轰轰烈烈,在几次反迫害中,把营救同修做为首要目地,忽视了救度众生才是揭露邪恶的根本目地。没有抓住机会,在每一件事情的过程中把该讲的真象讲到位,使得迫害依然在加剧。由于没有达到预期的目地,進而有些心灰意冷,不能一如既往坚持不懈的讲清真象。

三、安全源于对师对法的坚信

在近五年的反迫害中,大法弟子们越来越成熟了,也越来越理智,但是也形成了很多所谓经验,这其中可能有很多是变异观念。如过多依赖于用人的办法保护自己,如何单线联系、如何使用通讯工具等。一有被迫害的事出现时,大家都在分析出事的学员哪里有漏,是不是被跟踪了?还是电话被监听了等等。

我身边有这样一位同修,当地有两位大家都认为做得非常好的同修被迫害时,在谈到被迫害的同修哪里有漏时,他说:一件事情出现时一定不是孤立的,我不知道也没有过多的去想他哪里有漏,我在想我哪里有漏,我们的整体配合哪里有漏?问题出现了,我们不能看其表面是什么原因,是否被跟踪等,把其当做是人对人的迫害。迫害大法弟子的根本原因是另外空间邪恶旧势力的黑手,它时刻盯着大法弟子心性上的漏洞。如果不能时时站在法上正念看问题,就有可能被其钻空子。就象病业的表现一样,不能被其表面的假象所迷惑,而忽略了另外空间的根本原因。

这位同修的住处知道的人很多,先后有几个知道这里的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了,有同修找到其说:你换个地方吧!这里很危险,房子已经给你找好了。他经过深思熟虑后说:我不走,一方面我对这几位同修很了解,我相信他们会做好。另一方面一个稳定的正法环境很重要,师父能希望我们居无定所,整天忙于躲避邪恶吗?一定不会的!只有邪恶希望如此,让我们不能安心做正法的事。我们怎么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呢?师父早就讲过:“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那为什么有的学员就被动了呢?是因为我们忽略了前提:“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真正按着师父法的要求做到了吗?学员在被迫害的时候师父不也在身边吗?师父难道没有能力保护我们吗?在被迫害时我们第一念首先想到的是师父吗?我们平时都在谈信师信法,但是我们究竟信的有几分?谢谢你的好意,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了。就这样这位同修在坚定的正信中一次又一次破除了邪恶的干扰破坏。

近期大陆的许多上网点,资料点被破坏,表面原因是手机被定位等,而真正的原因却是自己的执著被邪恶黑手钻了空子。如某地有一上网点,因为受邪恶干扰经常搬家,哪个同修也不知道其住所,可是刚搬完家没几天就被邪恶破坏了。表面上哪个同修也不知道,可另外空间邪恶的黑手却时时盯着我们那执著的心。

有的同修害怕,为什么怕呢?在面对邪恶迫害时,哪怕今天我们失去这个人体,我们得到的都是最最美好的,何况我们走正时师父也不允许旧势力夺走我们用于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人体。相反,而那些被迷惑的众生和旧势力才是最可怜的。其实怕心不就是来源于自我保护和执著于人的那颗私心吗?怕自己受到伤害,怕失去什么……这些正是我们在正法修炼中要修去的,否则无法达到新宇宙的标准。当我们心里想着自己的时候就会害怕,可当我们想到一切都是为了证实法、把为别人能得度放在心里的时候就没有了怕。

四、在做正法的工作中时时刻刻修正自己

大家是否还记得在99年7.20以前,在中国大陆炼功点和学法小组几乎遍布一切城市、乡村。大家在一个公开学法修炼的环境中,时时刻刻熔炼着自己,一遇到矛盾大家都能善意提醒,找到自己的不足,及时改正。大法弟子们在这种祥和慈悲的场中时时都能感受到大法弟子之间的善和大法的慈悲。

7.20以后,邪恶的镇压开始了,大法弟子们顶着巨大的压力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但同时也失去了整体修炼的环境。大法弟子们几年来在各自环境中都在证实法、讲清真象中逐渐成熟了起来,同时在证实法中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但却忽略了在正法中的个人提高,使得我们在做正法工作的配合中固执己见,有时不能听進同修的不同的意见。平时一谈起法理头头是道,但一遇到不同意见和具体问题时互不相让,还以大法来做掩盖,不想去掉自己执著的心。这样做不但给正法和救度众生带来了一定的损失,还给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提供了借口。师父讲:“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这就是正法理。(《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而我们在坚持自己的认识时,我们是在证实大法还是在证实自我呢?能不能放下自我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正法中必需要做到的。

2004年1月26日明慧编辑部发表了《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维护大陆资料点、上网点的稳定运行》的文章后,首先我们资料点的同修看到后震惊了,每个同修都认真的针对此文提出的问题对照一下自己的行为,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明确了资料点的大法弟子首先是一个心性高的实修者,同时也应把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视为己任。之后大家打开了封闭,增加了交流。认识到:那就是无论在正法中做什么都应是修炼人的状态,时时刻刻向内找,在正法的工作中时刻不忘修正自己,在与同修配合的过程中放弃自我观念,真正溶于法中。在以后的几次法会中,更多的同修也逐渐的认识到了,不断向内找是修炼的根本,也是做好正法工作的前提和保障。

五、同修的信任是整体配合的基础,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负责人、协调人

我地区的几个不同时期的协调人都先后遭到邪恶的迫害,由于我们所采取的联系方式都是单线联系,过分依赖于协调人,一旦他们遭到迫害就失去了一切联系,这种做法的结果曾经给本地正法工作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几次深刻的教训使我们很清醒的认识到:不能过分依赖于某个人,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每个人都肩负着同样的历史使命。经过交流后大家认识到:大部分学员之所以依赖于协调人的原因是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隐藏着一颗私心,没有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总觉得协调人比较精進、坚定、修得比较好、有能力,同时也觉得协调人担当的责任重大,有风险……不愿意分担责任,导致协调人压力越来越大,不能静心学法修炼,以致于被邪恶的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给本地区的正法進程带来了损失。

还有的做资料的大法弟子认为这个同修不可靠,那个同修做不了,好象就自己行。人为的阻碍了更多同修的参与,不能尽快的形成整体。还有的总看到同修的过去,看他们做得不足的一面,而不能客观的对待身边的同修。感叹的说:我们地区为什么没有能做资料的同修?!

痛定思痛,他们的被迫害不能说和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没有关系,大家对协调人过份依赖的心也可能是导致他们被迫害的一个原因。因为邪恶旧势力认为:迫害了几个主要的大法弟子就能达到破坏整体的目地。而恰恰是因为我们整体在这方面有漏才被钻了空子,教训使我们更加成熟了。大家认识到之后,开始有更多的同修主动参与并积极分担过去协调人所做的正法的工作。

大家在这种过程中渐渐的形成了一个整体,同时还鼓励、帮助那些过去曾经走过弯路的同修归正自己。还和那些过去没有参与过资料点和其他正法工作的同修,共同学法、交流,在法上提高认识。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大家互相帮助、互相扶持、找出不足,整体提高。但也有部分同修提出:对曾经没有做好的同修参与正法工作存有疑义,但我们打破了这种修炼中的框框,过去的一切只能是作为参照,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修炼状态。基于这点我们在做具体正法工作时,大家都能够彼此信任,分工有序,互相配合,很快的使资料点遍地开花。同时每个参与其中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不知不觉的成了负责人、协调人。

六、充分发挥本地资源的作用

几年来大陆大法弟子在破除邪恶的迫害中,地方资料点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作为地方的上网点除了把本地的消息及时的反馈给明慧,同时也应把明慧的信息及时传达给同修。我们还制作了揭露当地邪恶的小册子和单页真象。并且针对不同职业的人,我们制作了适合他们的各种讲真象信件、不干胶、真象光盘、大法条幅、真象磁带等。

现在无论在本地区的任何地方,一有大法弟子被迫害,其他学员马上就会形成一个整体,大家分工有序,很快的就使邪恶的恶行在明慧网上曝光。同时当地大法弟子也积极利用这一事件采取不同方式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讲清真象。刚一开始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时,我们挑选了一个大家公认比较邪恶的吉林市昌邑分局政保科长都兴泽为突破口。集中力量向其所住地、单位、亲朋好友、相关人员揭露其犯罪事实,后其家人、朋友、同事都因其恶行而疏远了他。还有一个吉林市丰满区街道主任王××,原来非常邪恶,经过大法弟子们坚持不懈讲真象,他的亲人开始逐渐明白了真象,亲人朋友也因此事开始远离他,后来他终于有所醒悟。

2004年2月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对吉林市几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发出了追查通告。当地大法弟子积极利用此事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讲清真象,并制作了大量的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对吉林市几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对610头目刘京、对教育部长陈至立的追查通告等不干胶粘贴。在整体配合的作用下,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被大量清除。前一段时间吉林市邪恶的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陈福春(国际追查对象)被调离政法委,同时被免去610主任职务;又过了一段时间吉林市邪恶的公安局局长刘兴远被调离(国际追查对象);前几天吉林市邪恶的市长刚占标(国际追查主要对象)因为一场大火,被迫辞去了市长职务。有些明白真象的警察也开始保护大法书籍和大法弟子,有些过去迫害勒索大法弟子钱物的有关部门开始退还过去曾勒索大法弟子的钱物,还有的被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到省委、省政府、司法厅、劳教所依法要人……。

近一段时间本市有几位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陆续正念闯出,重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这一切都是充分发挥地方整体力量的结果。邪恶只要还存在一天,那就是我们清除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大好时机,我们一定会加倍珍惜师父用巨大的付出给我们创造的正法机缘。

以上是我地区整体配合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