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正念制止610歹徒施暴


【明慧网2004年4月25日】我被恶人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近9个月的日子里,有一次整体配合、正念制止恶人行恶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实际上的监狱)的第一天晚上,该所长找我谈话,我就跟所长讲真相,讲我以前生病的情况及修炼后身心的变化情况,告诉他:“我没犯法,我不应该在这儿。”所长手拿着一米多长的尺子拍打着桌子,对我大吼大叫,我心里想:你吼得再凶,我也要按师父讲的法去做,不听从邪恶的一切命令、指使,不配合邪恶。谈完话,所长要我签字,我说:“我不签字,我又没犯法。”说完我就走出办公室,所长在我身后狂叫。以后的几个月里,找我谈话时,我都不喊报告、不签字。所以610人员就不愿意找我谈话,我也不背监规,每天早4点钟起来坐着发正念。

刚被关進去时,恶警点名我回答,后来我悟到不应该回答,点名时我就不回答,结果被恶警、610恶人毒打9次,罚站10多次,关“禁闭”室1个月。有一天晚上(大约是2002年6月底),点名时我仍没回答,一名恶警把我叫到院子里,问我为什么不回答?我说:“我是修炼人,我不应该在这儿。”刚说完,恶警挥手就猛打我一耳光,他又说我“反政府”,我说:“我们修炼人不参与政治,没有反政府。”话音刚落,他又打我一耳光,他问一句,我答一句,他就打我一耳光,打到5、6个耳光时,我的脸上已被打红,第二天仍有深深的手指印,旁边一警察过来叫我站到一边去,面对墙壁罚站,大约站了1个多小时,那名恶警叫我到办公室,办公室里一名610歹徒又给我一耳光,并说:明天上午点名时,如果我再不回答,就当着7个监舍的人“收拾”我。我回到监舍后,跟另11位同修说:“如果明天他们拉我出去,我就喊不准迫害大法弟子,同时发正念。”同修们都说,到时她们都喊、都发正念。当晚我没有睡觉,发了一晚上正念。

第二天上午8:20分左右,恶警、610恶人来了一帮,约6、7人,大声点我的名字,我仍不回答,一名610歹徒走过来抓住我的手就往外拉,我边走边大声喊:“不准迫害大法弟子。”同修们都喊:“不准迫害大法弟子。”其他监舍的同修听见了,都喊:“不准迫害大法弟子。”喊声连成片,邪恶之徒没想到会出现这个场面,感到害怕,只有一名610人员出手打我立掌的手,我们坚持立掌,手被打肿了,我还是立掌发正念。同修的喊声越来越大,几个恶人赶紧扔下我和另一名被拉出来的同修,跑到一角落的房子里躲起来。我们俩就在院子里发正念,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恶人才派一男一女610人员来打我耳光,我仍然喊:“不准迫害大法弟子。”这俩人就不打了,走了。最后恶人怕我在院子里影响太大,就把我弄到黑屋子里去,我不去,被连打带推到黑屋子里,重重地摔在地上。过了1个小时后,610人员找我谈条件,说只要我不再“闹”了,就放我回监舍吃饭,我说:“你们要(再)拉我出来,我就闹(喊)”。

这次整体配合、正念制止了恶人行恶,极大地抑制了邪恶,我体悟到邪恶是非常害怕我们整体配合的,也非常害怕我们不配合他们。在后来的5个月日子里,每次点名我都不回答,后来一警察说:“你不回答,就从人中走出来,站前排。”所以以后我就站前排,也不点我的名了,最后我正念闯出了洗脑班。

我从自己在洗脑班所经历的事中悟到:如果我们都按照师父所讲的法去做的话,邪恶是非常害怕的,那环境就会大不一样了。

以上为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