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内蒙古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4月27日】

  • 内蒙古自治区大法弟子自述被迫害经历

  • 几位内蒙古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 内蒙古大法弟子自述几年来的遭遇

  • 绑架、骚扰、迫害百姓 警察象土匪无恶不做

  • 内蒙古自治区大法弟子自述被迫害经历

    我是1999年5月开始学炼法轮功的,可我刚得法2个月江氏集团就开始了镇压,当时我的心如刀割,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遭到镇压?相反,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为了人们的身心健康,为了社会的稳定是应该提倡修炼法轮功的才对。当时真的没有想到,作为一个国家主席为了自己的私心会不顾百姓的死活的这样干。就这样,我带着疑问去了北京,我从内心想让自己的国家能够繁荣昌盛,不能再继续迫害这些只想做好人的人,只想有个健康身体的老百姓。这样下去百姓会怎样?国家会怎样?

    我是2000年春节去的北京,在万家团圆的日子里,我们没有与家人团聚,为了让人们能了解我们那颗真诚的心,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是怎样的功法,知道大法弟子是无辜的。我们到了北京天安门,有几个人过来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就这么个“是”字儿,我们被送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们把我们当成犯人,又打、又骂,去北京接我们的当地恶人刘忠全、张敬辉、李敬波,却让我们自己给他们拿路费和吃的费用,回去后车票也不给我们,把我们关押到了根河看守所,当时我爱人病重,已下病危,可他们不让我回家照顾病人,放我们回家时还强行勒索伙食费,而其他犯人都不用交。

    2001年4月13日,有一位大法弟子家请客,因为她家就母子俩人在家,平时大小事都是大法弟子帮忙。就在中午吃饭时警察开车去了,进屋不由分说带人就走,当时的情景是听别人说的,因为我吃一点饭有事就先走了,当时其他人还没有吃完,警察知道我也去吃饭了,就到我家把我绑架到镇上,把我们都送到了根河看守所,一关就是三个月。

    这次根河610、根河看守所在我们身上捞了一笔钱,每个人在看守所多关一天,上边就给他们一天的管理费,他们还强迫我们给看守所干活,修路、种地。就因为请客吃了一顿饭吃饭花的是自己的钱,却遭到如此的迫害。而那些腐败分子花老百姓的血汗钱请客吃饭却没人去管,现在国家的法律怎么专管好人呢?

    为了陪孩子上学,我来到了牙克石,派出所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居委会就要把我们撵走,后来邻居说些好话算是不撵了,但是必须写保证,当时是新工派出所的王国华强迫我写保证,不然就要把我关起来,他们对大法弟子不讲任何法律。最后,请所有正义之士共同谴责江氏集团这些犯罪行为,认清他们的真实面目,不要再听信谎言。


    几位内蒙古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1. 我是98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修炼中我多年的腰椎盘突出好了,还有很多的病都好了,家庭也和睦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突然就不让炼了呢?2000年2月1日,我和几位同修去北京信访办讲述自己炼功受益的实际情况。

    我们到了天安门广场正在升旗,看完升旗刚走几步就被便衣拦住,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问我们是哪的,我们不说,他们就打我们、骂我们,把我们抓进看守所。

    在那里恶警用带钉子的木棒子打我们,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满地打滚,恶警想打谁就打谁,没有一个大法弟子还手。他们不让我们吃饭,不让喝水,也不让上厕所,把我们的包、吃的、用的和钱全部没收了。后来当地的警察把我们戴上手铐子押回本地。北方的看守所冬天很冷,地上的水都结冰了,不给我们行李,冻得我们直哆嗦。在看守所里他们逼我们骂师父,我们不骂,他们又恐吓我妈说要劳教我们,我妈的眼睛都被他们逼得看不清东西了,花了很多钱才治好。回家后警察天天看着我们,警察一来,我们一家人就吓得不行,没有一天安宁日子。

    2001年4月13日,有一位同修请客,恶警宋涛、伊世敏、王占岭等人闯进来,把我们抓走关进看守所。天天强迫我们干活,有一次我们四个人栽了3800棵大头菜,累得我腿都肿了好几天,都蹲不下。还强迫我们在烈日下军训,一直关了3个多月才放回来。

    2002年7月,恶人又办洗脑班,我说不去,我丈夫在外面打工,我在家开商店,孩子上学无人照顾。他们非逼我去,我就跑到大河边的树林里躲藏,晚上才偷偷回家,晚上警车又来了,在我家门口蹲到下半夜3点多才走,我一夜也没敢睡。第二天早上8点多警车又来了,我在屋里就是不给开门,后来他们走了,我就去我妈家吃饭,不一会儿,就来了一帮恶警把我抓进洗脑班。他们一次次的骚扰,现在我一听警车响,心就怦怦跳,精神受到严重的伤害。

    2. 我是一名下岗职工,两个孩子相继上高中、大学,身体又有病,靠做小买卖维持生活。

    98年末我喜得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我的身体明显健康,心性不断得到提高,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家庭和睦,孝敬老人,与人为善……。就是这样好的功法,竟然被无理诬陷和迫害,许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尤其是99年7.20以后,他们对我这个得法时间不长的人也不放过,对我每天监视,天天逼签字,到哪去还得请假,连到外地上货也得写保证书,找保人,他们把我的身份证也扣留了,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邪恶有令家里有学法轮功的不让孩子参军、上大学。

    我自身的变化及无数事实都证明了,法轮大法好!

    3. 我是98年喜得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我的身体得到了健康,原来有十几种病,炼功后全都好了,我感到没有病的轻松,精神起来了。99年7.20开始镇压法轮功,我当时脑子一下迷糊过去了,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呢?!

    于是,我于2000年2月1日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列车,到了天安门,有许多人在看升国旗,看完升国旗,我们准备找信访办说明法轮功是好的,是正的,可是围过来一帮便衣,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们就抓我上车,给拉到附近的派出所。他们随便打人,不许上厕所,不给吃饭,身上东西全部没收。到第二天才给了两个馒头,后来本地的警察把我们押回当地拘留所,抄了我的家。在拘留所审问我让我坐老虎凳,嘴里骂骂咧咧的。在拘留期间强迫洗脑,拘留26天放回家,回家后我被继续监控。每天警察上门骚扰,打扰我平静的生活。

    2001年4月13日,我因与同修在一起吃饭又被抓走拘留,拘留期间我们被强迫在烈日下军训,一直关了3个多月才放回家,警察还是继续监控,我的生活没有人权没有人身自由。

    4. 只因修炼做好人母子双双遭迫害

    我是98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这个功法非常好,让人能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这个功法能让人做一个超常的好人。每天功友们在一起学法炼功。

    2001年4月11日,我们几位同修在一起谈论大法好,警察把我们都抓进了看守所,到那以后,给我们办学习班,强迫我学习诽谤法轮功的东西,强迫我们在烈日下军训,还强迫我们干活,每天找我们谈话。在我家里没人的情况下,警察到我家大搜查,收音机也给拿走了,把我家的自行车也给收走了,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就这样,我被关了3个多月。出来后不久,我到一位功友家去办事,又被警察抓走了,在看守所被关了一个多月,让我承认撒传单了,不承认就不放人。

    后来,警察每天到我家来看着不让出门,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我儿子田家齐,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年末为了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自己炼功受益的实际情况,他去北京上访,到了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时被警察抓走,送进监狱在监狱里关了两个多月,过着非人的日子,他每天被打、骂、不让吃饱、强制劳动。一屋子犯人的衣服让他一个人洗,洗不干净了还不行,还得重洗,不给水喝,强迫他拖地、倒马桶。他们还逼迫他骂师父,我儿子不骂,他们就打他,不让坐着,让他靠墙站着,不给饭吃,就这样被关了70多天,出来后不久,又一次被抓判刑三年,至今仍被关在监狱。

    我儿子是个超常的好人,为人忠厚,按我师父要求“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为什么说句法轮大法好,就判刑?一句真话都不让说,说了就抓,这还有什么法律可讲?现在监狱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成千上万,他们才是真正的好人,我盼望早日把监狱中的大法弟子放回家。


    内蒙古大法弟子自述几年来的遭遇

    我是99年4月5日喜得大法,修炼中使我生活中一切不正确的,都归正了,身体得到健康,家庭和睦。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警察不许我们修炼法轮功,我说:“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怎么不让炼呢?”他们说:“上边有令。”把我的身份证也给没收了。我有了进京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的想法。

    2000年2月1日我便与同修踏上了进京证实法的旅程,一路顺风到达天安门广场,当时有许多人都在看升旗,看完升旗,我刚要离开去找信访办,迎面来了一个便衣,问我是哪的人,我说是中国公民,他又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这时来了四、五个警察,把我围住,说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我说:“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干什么?”他们又说:“跟我们走!”我说:“不去!”他们就连推带拉把我拖上车,上车后把我的包完全倒出来,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不一会儿,车里就抓满了大法弟子,把我们拉到附近的看守所,警察拿胶皮棒子随便打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脸都被打青了,有的在地上被踢来踢去的,非常残忍,没有一个大法弟子还手,都默默的承受着。在这一天一夜,恶警抓了几千大法弟子,屋子装不下了,又转移到别的屋子,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所有的包全部没收了,到第二天中午才给了两个馒头,我善意的向国家工作人员反映真实情况,竟然是如此对待我们。

    本地区派出所的人把我们押回当地看守所拘留,警察抄了我的家,搜走两本书一盒录音带,在拘留所和犯人关在一起,我就给他们讲真象,拘留26天放回家,回家后警察非法监控我,警车经常到我家骚扰。警察说每天要和他们见一次面,生活中没有自由,警察来,我就良言相劝,告诉他们大法是好的,你们也应该想一想,这么多的民众被你们无理镇压,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说,知道你们是好人,上边有令我们就得执行,上指下派。

    2001年4月13日,我们同修在一起吃饭,恶警王占岭、宋涛、伊世敏等人闯进门把我们抓走拘留,在烈日下军训,有两人当场昏迷过去了,在烈日下修路,栽菜,进行洗脑,不断升级迫害,在炼功时管教拿电棍电,全身电,就这样也没挡住我们把功炼完。恶警强迫我们背监规,监规规定不许体罚,可他们对大法弟子不管这些。有的大法弟子被关禁闭坐老虎凳,恶警不允许上厕所,使人都尿裤子里了。有的被上大刑,手脚分开,吊起来8个多小时。恶警们就这样执法犯法。拘留了3个月才放回家,回家后警察继续监控,不许外出,警车骚扰,电话不断。

    2001年7月14日,610办洗脑班,镇政府张强、韩兴武、王素和,伙同本地派出所警察十七、八个人三辆车,非法闯入我家,说办洗脑班,我说:“不去!”他们说:“不去也得去,去也得去!”说着就动手拽我,几个男人把我拖得喘不过气来,鞋也没穿上,裙子都扯开线了,把我硬拉强拖上车,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门前胡同围了好多人,周围的人说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抓人,政府工作人员的行为,跟强盗、土匪没有什么区别,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丧尽了天良,失去了民心,不顾公民的死活,这是什么国家,谁允许他们这样无理,他们失去理智的行为给我的精神造成了重大的伤害。

    来到洗脑班,两个人看着我,上厕所都看着,洗脸看着,吃饭看着,不允许随便走动,不允许大法弟子之间说话,一点人身自由也没有,强行转化你,我说你们能控制我的身体但你们永远也控制不了我的思想,因为人的思想是自由的,我有我的信仰。他们说,我们一个星期换一批人看着你,看你能挺多久。每天我被强制听他们诽谤大法的谎言,看录像片,不管他们怎么施加压力,我都用平静的心态对待这一切,平静中我在大法中进一步升华,更感到大法的超常,大法太正了,正了周围一切不正的,洗脑班2个月结束了,恶徒还勒索了我1000元钱才放我回家,继续监控。

    2003年8月3日,我又被政府抓走,610办洗脑班,这回说为了迎接上边检查,检查完了,一个星期把我送回家,就这样我被他们任意迫害。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在此我劝告那些参与迫害的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停止你们的犯罪行为吧,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绑架、骚扰、迫害百姓 警察象土匪无恶不做

    我是98年8月有缘得法,修炼后,多种疾病如腰痛、心脏病、风湿病都不翼而飞。99年7月20日江××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从此我们的生活再没有过宁静的一天。

    99年7月20日那天凌晨2点,史无前例,惨无人道的迫害开始了,法轮功辅导员和站长全部被大搜捕。我是凌晨4点被带到派出所,把我三本书、师父的法像,图片、横幅全部抢走,邪恶镇压一天比一天疯狂。

    2000年2月1日,我为了向有关部门反映自己学大法受益的实际情况,决定到北京上访,到北京正好春节,到了天安门广场,正赶上升国旗。我和几位同修看完升旗后,准备去找信访办,过来一个便衣,问我们哪里来的,我们没理他,又过来四、五个便衣围住我们,说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他们叫我们偷偷的不能大声喧哗,把我们领到背人的地方,我们不去,就拉拉扯扯的推到车里,共十来个人,衣服、背包全翻个遍,就拉我们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到半夜二点多时,他们已经抓了6000多人,这里装不下了,又转到另一个看守所。

    到那里不给饭吃也不给水不让上厕所,第三天下午才给每人两个馒头。有的同修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浑身是血,有的眼睛肿得象桃似的,邪恶之徒就象疯了似的迫害大法弟子。第四天驻京办去接我们,他们骂骂咧咧的:大过年的不在家上这来干啥?我们说:“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让炼?”办事处给我登记,第五天又有一位同修也被抓来这,不给我们行李,白天黑夜给我们戴着手铐子。我们本地区的领导来押我们回家,向我要400元钱,向那个同修要500元,说买车票,剩下的回家后给我们,到现在也没给一分钱。

    我们从北京回来一路上带着手铐子,还被送到根河公安局坐老虎凳,不叫我们睡觉,一直审到凌晨2点多,又把我们折腾到看守所,我和另一个同修被关在同一个监号里,满地都是水,硬板床,不给行李,晚间两人冻得直哆嗦,不能睡觉。每个屋里都有监视器,邪恶之徒看我们二人冻得那样,他们都幸灾乐祸的笑,多邪恶呀!吃的是黑面馒头,早上是大块的卜留克咸菜,另一顿是冻大头菜汤,也不洗净,看不到一点油星。

    他们总是提审我们,问长春大法弟子给我们当地大法弟子带来什么了?我不配合,坚决不说,他们气急败坏的骂下流的话,我也不吱声,最后他说我都知道了,5台小录音机,5个充电器,还有录音带,你们给多少钱?我一听,他们不知道了吗?我说:“她们没要一分钱,是送给我们的,不学法轮功谁能做到呢?”接着他们又逼我交出《转法轮》,不交出来不让我回家。上级一来检查,他们都装模作样伪装几天。呼和浩特来一位领导检查,我问他,法轮功教人向善,做最好的人,为什么不让炼,他沉默一会说,炼法轮功怎么炼到看守所里来了?就灰溜溜的走了。

    我家里的人整天提心吊胆,一天也不安宁,不是抄家,就是骚扰,家里的人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想办法叫我出来,没钱能出来吗?

    我出狱后,警察和帮教不断的来干扰,就连我家的电话都被监控,出门给儿子订婚都受限制,同修之间不许聚会,大法弟子请客吃饭都是“犯法”的。有一次,就在我们吃饭的同时,镇长、派出所长带领一帮人象土匪似的闯进门,问这问那,把我们押到派出所审问。第二天,把我们押到看守所迫害了四个月,有的打扫卫生、有的种菜,有的修路,顶着烈日在地里干活。我丈夫没有工作,老实、厚道,一家人全靠我一人操持家务,喂几口肥猪,一头母猪,母猪要下仔,照顾不好会受损失,没想到,一窝猪仔一个没剩全部死掉了,肥猪死了一头,我丈夫一天也打不起精神,孩子想妈妈直想哭,就这样给我家庭造成了如此的悲剧。只好想办法叫我出来。回家后,恶警和邪恶每天干扰不断,每天见一次面,儿子订婚也不让出门,当时我说非去不可,儿子订婚还犯法吗?谁的儿子不订婚?他们说:“如果你再上北京我的乌纱帽就没了,我的工作在你手心攥着呢。”我说:“你们怎么不想想我的损失,只想你们自己?我学法轮功做个好人受这么严重的迫害,怎么不说句公道话。在光天化日之下,堂堂的国家干出这种丧尽天良没有人性的事,给中国人丢尽了脸!”

    想不到的迫害都会发生,2001年9月份,来了一帮象土匪似的家伙,闯进家门,乱翻一通,我家的几个屋和仓库,所有的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有翻到,用借口说:“这三张游戏光盘我拿走,还有唱歌的录像带,我拿走。”我问他们,“你们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单位的?”他们不说,威胁我到派出所去一趟,到那后,给我登记,问:满大街贴的什么法轮功的东西,发的传单,如果你做就把你抓走。我说做好人没有错,从不做坏事,抓好人不怕有恶报吗?善恶有报,这是天理。

    2002年有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回家后被抓。没过几天,市里公安人员来我家,问我看见一个包没有,如果不说,她说了,你不说就把你抓走。又隔几天政法委书记,610的还有几个人来找我,当时威胁我说,她临抓走前,谁来你家了,你如果跟她去你也被抓走,你再有活动我们就对你不客气!我说,我有什么错?你们干扰了我们家的生活,迫害好人是有罪的。

    我家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千千万万悲剧中的一个,冰山之一角,历次运动不知伤害了多少无辜的好人,世上的坏人不管,专迫害好人,这不颠倒了吗?目前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继续,在此,呼吁全球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们快快觉醒吧,都来了解法轮功的真象,不要再受江氏的谎言所蒙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