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上修 更清醒的反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8日】近几个月来,我们有几十位的同修被邪恶迫害致死。在正法進程到了这个时候,中国大陆还有很多被谎言毒害的常人需要大法弟子去讲真象和救度。所以在目前急需大陆弟子的时候,这不能不说是个很大的损失。从近一段时间我们同修从大陆发出的一些情况报道及同修之间的切磋来看,我们还有一部分同修没有从迫害中认识到自己被迫害的原因,还在消极承受着迫害。有的同修是多次被抓,多次被毒打,从监狱出来后也只是满足于自己没有写保证书,而没有去分析一下为什么自己会被迫害得那么严重。有的同修也是多次被抓、多次被灌食迫害,后来被迫害致死。

师父说:“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得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学了师父的讲法,我想就如何反迫害谈谈自己的心得体会。

有的同修认为自己之所以被迫害得那么严重是因为过去世曾经跟旧势力签约或者是自己的业力太大,把恶警的折磨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业力轮报了。我不认为这种认识是对的。首先,我们应该清楚认识到,从我们走入大法修炼的那一天开始,我们的人生道路就是师父给重新安排的了,虽然我们不知道师父是怎样安排的,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师父不会安排我们被抓入监狱受恶警折磨。那么业力大就会被折磨吗?我说不见得。这里我想举两个事例来说明吃苦不是修炼的目地,心性的提高才是最关键的。

99年720之前,我们地区有一位同修从单位下夜班(大约半夜一点多钟)往家赶。当时天很黑,街上空荡荡的看不到人;突然从暗处窜出一个人,拿着一把锋利的斧头二话没说就往我们这位同修的身上猛砍。当时同修马上想到自己是个法轮功学员,有师父保护,不会有问题,可能是以前欠人家的要还。所以就一声不吭的用手抱着头站在那让那个人砍。那人砍得可够重的,整整被砍了半个多小时,浑身衣服被劈得稀烂。后来同修一想不对劲,我这辈子也没跟谁结过这么大的冤仇呀,不行!我得跟这人问清楚,就回头对那人说:“你砍够没有?”那人一看,哎呀!砍错人了,丢下斧头就跑了。这位同修回家后发现浑身都是白白的一道道斧头印,有的带了点血丝也不出血,也不疼。第二天照样去上班了。大家想一想看看,我们不说是一个常人遇到这种事情会怎么样了,就是一般的修炼人,在斧头砍上的时候如果把自己当成了常人了,甚至惨叫连连的,那可能结果就不一样的,即使没有生命危险,那么锋利的斧头砍上也得在家里躺好几个月不能上班。

98年初,有一次我从工厂回住处,刚進屋发现屋里有几个入室行窃的小偷,那几个年轻力壮的小偷看到我回来,就干脆用暴力抢劫了。他们把我按在地上往死里打,有一个小偷担心我认出他们,用重拳往我的双眼打,想把我的双眼打瞎。当时我心里虽然有点怕,但我的正念马上就出来了,我就想,我是个法轮功学员,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常人的手打到我身上时我炼出的功可以把它隔开,使我的身体不受伤害。所以我也是一声不吭的让这五六个小偷拳打脚踢了半个多小时,我也是一点都不觉得疼,身体好象是被加上防护罩似的。后来我觉得不能一声不吭,就对那些小偷说:你们不要做坏事,快走吧。那几个小偷本来以为我已经昏死过去了,没想到我还能心平气和的跟他们说话、劝善,所以就把我绑起来并抢了我的钱物才走的。

从上面这两个真实的事例我们可以看出常人的利器和常人的拳脚,那也只能是对常人有效,它却对真正的修炼人不起作用。那么为什么我们有些同修在监狱里被迫害得那么严重呢?

大家想想看,7.20之前我们大法弟子遇到的磨难是师父安排来提高我们心性的。其实我们生生世世欠下的相当大的业力,那些实质的难都是师父替我们承受了,只留下那么一点点业力利用来提高我们心性,只要我们在关键的时候能想到自己是一个法轮功学员,心性能提高上来,那个难一下就过去了。我们都明白,师父对大法弟子都是一视同仁的,不管是7.20之前还是之后,也不管是否跟旧势力签过约,因为师父不承认这些,所以师父一直在无微不至的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那么只要我们在关键的时候能够想起自己是个大法弟子,正念强,是可以减少很多损失的。我认识的几位大法弟子包括我在内,从被绑架到出监狱,没有哪个警察或犯人敢动一下的。有一次恶警唆使五六个犯人来打我,其中一个冲到我面前时被我正念制止,那抬起的手就是打不下来,其他的犯人也不敢打了。过后那个犯人不仅偷偷的跟我道歉还告诉我是恶警唆使他们这样干的。

有的同修在切磋的时候说,在监狱不写“三书”肯定要挨打,炼功更是会被打。我说不见得是这样,我在出监狱的前几个月,我们所在的监区几个同修不仅不用被强迫做奴工,而且除了晚上10点及中午锁号以外,白天基本上都可以在一起学法和交流。炼功也没有人管。关键还是讲真象是否讲到位了。如果警察和犯人都明白了真象,他们就会暗中支持。有的警察还让犯人传话过来说,你们只要别在上面有领导下来检查的时候故意在他们面前炼,或者把经文摆在面上让他们看到,平时做什么事情我不管。所以我认为我们有在监狱被迫害得严重的同修除了要把被迫害的真象写出来上网曝光以外,真的应该想想看为什么会那样。在被恶警及恶人折磨的时候是否有怕心或正念不足?师父说:“而且在被迫害的这个时候他不清醒,理智不起来,没有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想不起师父了,好象这一切就是人对人的迫害了;再加上他历史上旧势力这样安排的,他又不能去否定,大家说这怎么办?所以很多事情不是象想的那么简单,修炼是个很严肃的事情,正法这件事情是非同小可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我在出监狱后的一段时间,错误的认为自己在监狱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心,虽然也知道大法弟子不应该被抓入监狱,但却在心里面认为监狱是个修炼的好地方了。由于在心里面认可了它,所以后来差一点被恶警骗回了监狱(还好同修提醒我)。师父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当时也只是悟到邪恶用强制的手段(打骂及非法关押)改变不了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没有更深入的体会师父讲法的内涵。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讲真象,我悟到:用强制的方法不能彻底改变一个修炼人的根本执著。或者说常人的执著心用强制的办法是不能完全去掉的。旧势力利用学员有漏或有常人心在,把我们抓到监狱里用强制的手段,如酷刑折磨的办法要把我们学员的正念打出来;或者去掉其它的执著心。其实这是最笨的一个办法。以我自己为例,我被抓之前有色欲之心还没有完全去干净。那么被抓入监狱后被强制的断绝了这方面的东西。我自己以为在监狱里这些名利情的执著心会去掉很多,出来后自以为修得很好,没想到原来有的执著心不仅没有去掉,本来已经修去的一些不好的东西由于在监狱里受到犯人的影响,又沾染上了。刚开始我还给自己找借口,认为我们是倒过来修的,我只是表面上还有,实际上已经修得很不错了。后来发现经过监狱这个大染缸的玷污,出来后我在很多方面表现得很不好,有时甚至连常人都不如了。对自己的要求也放松了。

通过学法,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我们被抓入监狱,那是旧势力安排的,师父是不承认的。师父说:“它给你安排,那么你修成了,修到哪去?它安排修的,上边哪个法门也不要。它安排的,所以你将来就归它管。你这不是白修吗?”(《转法轮》)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大法弟子身上带的成千上万而不止的修炼的东西,只有师父才能给我们动。我们的功也只有师父才能给演化,包括去执著心等等。而那些旧势力的黑手怎么有可能给我们演化功呢?怎么有可能动我们修炼的东西呢?如果真动了那还是这一门的东西吗?所以我也提醒我们大陆同修,特别是有被非法关押迫害过的同修,切不可认为自己经过监狱或洗脑班的残酷的“考验”已经修得不错了,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我悟到师父教给我们的修炼方法: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在人与人的心性磨擦中,在现实的利益面前去把那个常人的执著心去掉,那才是最快最直接的。在目前我们只有按照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情,才是最正的。绝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和“考验”,也只有这样才能反迫害。

前几天我看一些同修写的迫害经历,那些恶警强迫我们同修学蛤蟆跳或光着脚在操场上跑。有的同修不知道抵制,按照那些恶警的命令去做了,甚至在被迫害得不行了还咬牙坚持,脚都肿得不行了还坚持在地上爬。有的同修出劳教所后写出这个迫害的经历了还没明白过来,还认为自己能在恶警的命令下坚持下来很了不起,沾沾自喜。大家想一想,那些恶警都是在烂鬼及黑手的控制下干坏事的,它叫你跑你就跑,它叫你跳你就跳,那你修来修去修到哪里去了?!那个所谓的蛤蟆跳(也叫青蛙跳)说不定就是那些烂鬼瞎编出来的东西。你听了它的命令,按照它的去做了,那当然被迫害得很严重,那能怪谁呢?因为你要了它的东西了嘛。师父说:“你随便地把别人的东西拿来了,往里一加,带有别的信息,就干扰了这一法门的东西,你就会走偏,而且会反映到常人社会中来,会带来常人的麻烦,是你自己要的,别人就不能管,这是个悟性问题。”(《转法轮》)

通过学《转法轮》及《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我悟到全民反迫害是不久将来的一个天象的变化,正法的一个進程。而反迫害却必须从大法弟子这块先做起。只有大法弟子都能反迫害了才能带动全民反迫害这种天象的早日到来。

以上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