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变异的思维 走正我们的路


【明慧网2004年4月29日】最近一段时期,中国大陆又掀起了对大法弟子新一轮的抓捕迫害,而辽宁地区表现得尤为严重。仅从3月底到4月初这短短的几天时间,沈阳、葫芦岛、朝阳和锦州及其周边地区就有几十人被恶人绑架,抓捕的时间几乎是同时进行,遭受迫害的绝大多数都是各地区的协调人和资料点,而且恶警采用了手机定位的办法,频频得手,显然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

从我们当地的情况看,邪恶迫害的几年来,这种事件几乎是周期性的发生,而且每一次都损失惨重。面对这么大面积的破坏,如果还是单纯的从技术角度和某些执著心上去找原因,显然是不够的。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表现的背后,有它更深刻的原因和为正法所利用的因素,而大法弟子从中将如何去认识和面对,这才是最关键和最重要的。

宇宙的正法所经历的每一重大过程,在世间都会有一个与之相对应的表现。在最近的两次讲法中,师父都谈到了正法已经是在“宇宙之外”了,已经是在做那些能够使这个穹体存在的最后的因素了。那么这一过程,也必然要在人世间有所反映,同时也必然对大法弟子在世间的证实法提出新的要求。如果不能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那么我们就不能够在整体上跟上师父正法的进程,相应的也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最近在大陆发生的这一轮大面积的疯狂抓捕,我想,不管是旧势力的黑手还是烂鬼所为,有一点是肯定的,邪恶一定是抓到了我们很大的把柄。

人有人固定的一套思维程序,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中,我们所产生的任何想法以至行为,都是人。在一亿年漫长的历史岁月中,神为了让今天的人类能够得法,极尽心力,造就了丰富的人类文化与思想,在中国则表现得更加具体和深刻,因为法要在这儿传,事要在这儿做。只是我们应该清醒的知道,这一切,也仅仅是为使今天的人能够得法修炼而奠定的基础而已,而人类的历史和文明无论怎样的辉煌灿烂,作为修炼的人最终都是要放弃的。在这种放弃中,最不易使人察觉也最难放弃的,就是亿万年来造就出的这种人的思维模式和支撑这种模式的一切因素,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无法做到在正法的最后,摆脱人的束缚从而走向最终的圆满。在我看来,这正是旧势力的黑手敢于钻空子并持续迫害的根本原因。

正法几年来,大陆资料点一直是邪恶破坏的主要目标,也是所有大法弟子最牵肠挂肚的地方。于是,这些年中,围绕着资料点的如何运作,同修们提出了许许多多想法和建议,其中被几乎所有人都认可的一种方式就是资料点的独立运作、单线儿联系。自从去年几乎也是这个时候,我们当地又有几名在资料点间搞协调的同修被恶人抓捕后,同修们就吸取了教训,开始推行资料点的独立运作,但一年后的今天,当我发现这种所谓的独立运作与从前相比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的时候,又有一批协调人被抓捕了。

就最近在辽宁地区发生的大规模抓捕事件,已有几篇同修的体会文章在明慧网发表,其中所列举的诸多现象,在此不再赘述。只是有一点,我在想,类似这样的事件,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就发生一次呢?回到网上重新搜索,查看以前历次发生的类似事件后同修们所写的体会文章,所提到的事发原因和当事人的种种表现,与今天相比较几乎是如出一辙!类似于“干事心”、“妒忌心”等执著似乎成了所有搞协调的人挥之不去的梦魇。难道真的是这些执著害了他们吗?一批“骨干”同修进去了,又一批新的“骨干”同修顶了上来;一个库房被邪恶破坏了,又一个新的库房建立起来;许多同修都为大法弟子这种前仆后继的精神感动和骄傲,在痛心和感佩之余,我也在想,难道这也是正法所经历的“必然”吗?还是我们早已经陷進了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而不自知?

在中共近百年的独裁统治中,在无神论思想的指挥下,所采取的一切统治手段都是变异而又邪恶的。在所谓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下,在一党专政下,一切都要统一运作、按部就班。三个人做事都要先选出一个领导,在变异的长官意志下,搞什么举动都得先“统一思想”,不同意还得反复的作“思想政治工作”,不同意也得同意,做事贪大求全求集中,搞摊派、搞串联… …在无孔不入的邪恶思想灌输下,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也同样在培养着人的奴性思维。一代一代的中国人变得越来越麻木,潜移默化中对这种变异的思维模式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烙印之深,透彻骨髓。作为从小到大都泡在这样环境中的任何一个中国人,无论今天的思想怎样开放,只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就摆脱不掉这些变异所留下的阴影。作为得了大法的修炼人,如果不能时刻用法来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清醒的把握好正法修炼的基点,那么这些变异的思维模式就容易起作用。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协调人身上,问题就会变得严重,由此产生的影响后果也就更可怕。

回想几年来我所接触和了解的一些地区协调人的工作方法和资料点的运作方式,这种变异的思维模式在正法工作中表现得处处可见、如影随形。通常的表现是一个人要负责几个资料点。既然负责,那么一个负责人同时知道几个资料点的一切情况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而这种“负责”又体现在方方面面,如统一提供原材料,统一提供技术培训等,有的甚至连日常生活的一些琐事都包揽下来。在这种近乎全方位的服务中,协调人有了成就感,资料点的同修也往往感觉很“受用”,毕竟几十年来就是在这种“大锅饭”的社会生活中过来的。在这些方面,“党”早已为我们打下了深厚的思想基础,让我们即使在今天这样神圣的正法当中,也要毫无知觉、舒舒服服的走它的路。而从负责协调的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常人式的领导思维往往会愈加明显。在这种变异的思维和运作模式下,不知道干事的人也容易生出干事心来,没有妒忌心的人,在几个互相负责不同资料点的同修间也容易生出妒忌心来,显示、攀比也在从中孳生。

同样可怕的是,在这种模式下,变异的长官意志会使对“自我”的执著越发的膨胀,而那些每天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做资料的同修依赖心理却与日俱增,外边一些人心重的同修又由此对个别协调人生出了崇拜心理;资料点看起来更像个人开的连锁店,频繁的法会也变成了常人式的领导讲话和动员大会。这一切从人做事的方式中搬来,而又通过“党”的加工变异后被嫁接到正法工作中的做法,使问题越来越严重。资料点的单线联系和真正的独立运作在这种情况下早已变成了天方夜谭。随着这种变异的思维和运作模式被邪恶进一步的放大,便出现了去年冬天由沈阳李X召集的那次由省内一些地区的协调人共同参加的七十二人法会。关于那次法会的情况,在明慧网上同修都已经谈到了。从各种渠道传出的消息看,那次交流会上搞的集体给师父拜年录像、统一搞电视插播培训、搞什么总协调人和选举各地区协调人把各地串起来的诸多说法,已经远远的偏离了方向。这次对几个地区协调人的大规模抓捕,起因就是从那次法会开始的。大道无形,而我们却做得越来越“有模有样”了。

当这场突如其来的抓捕发生时,我正在外地。回到当地的时候,有同修希望我能走出来担起前面协调人的担子,我想,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借着这个不是机会的机会,还是让那些幸存的资料点彻底独立起来吧。负责协调的人如果在如何理解师父的正法上没有一个相对清醒的认识,不把自己摆放在修炼人当中,在如何对待资料点这方面,思想不是建立在为资料点的真正独立运作和为同修走自己的路开创条件上,是很危险的。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要看在揭露邪恶与救度众生中,能够在法上达到多大程度的共识。这种整体的配合与协调,是修炼人在法中修出的境界和心性的体现。师父在最近的几次讲法中,都谈到了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学会自己独立做事,而这一阶段也正是师父为让我们自己锻炼成熟而给我们提供的时间和机会。所以,跳出那样的思维,放弃那样的模式,不单单是为了反过来利用邪恶迫害来实现资料点的真正独立运作和遍地开花,而是同时也真正的为同修负责,为法负责,为圆容师父所要的负责。也只有这样,才能走出每隔一段时期就要遭受一次重大损失的怪圈,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彻底摆脱人变异了的思维,唯有走正才能走好我们的路。

学了师父最新的经文,我悟到,如果我们不及时的把此“目的”修改为彼“目地”,那么在正法中,无论我们通过怎样的努力所达到的“目的”,都不是师父所要求的正法所要达到的真正“目地”,因为,过程中,我们所采用的方式是变异的。

最后谨以《洪吟》(二)中的两句诗与同修共勉:


理智醒觉

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