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身边同修经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3日】我是1998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的。

第一次被抓,是2001年,我去北京护法在天安门上,警察将我装上车后,看到同一辆车上有几十名全是大法弟子,在车上我看到了恶警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幕:一个长发女孩,大约二十多岁左右,恶警用电棒电击她的胸部,拧她的脸等,打的女孩披头散发,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两个年轻的恶警还对她做下流的动作,直接对其身体耍流氓,女孩哭的眼睛红肿。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恶警一下子将她的门牙打掉了,妇女满嘴是血。同时一名男大法弟子,被打的满脸是血,蹲在地上用双手护头,恶警还继续电击他,我挨了一脚。

下车后恶警就将我们关在一个铁笼子里,里面有好多人,全是大法弟子。大约2个小时,他们叫我出去,将我带到北京(保定收容所)将我铐在高楼一暖气管上,直到下午前6点钟被本县接回,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城关镇政府。

第二天(兰英,老牛)也被从北京接回关在一起,接着赵七学一邪恶打手,打了兰英30多个嘴巴子,用笤帚打身上,老牛被打几十个嘴巴子,笤帚打断了,恶警又拿起一根继续打。到了晚上我想打坐,刚坐起来,就被赵叫出去打了十几个嘴巴子,后来又把我们锁在一个大会议室,不让我们去大小便。半月后在家人的强烈交涉下罚款300元,释放回家。(郭向东亲手接钱)

2001年1月19日腊月二十五八点半,610带领近百人突然闯入抄家,将我的几整套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全部抄走,他们还带着电视台的记者录了像,将我们母女俩带到公安局铐在床铺边直到第二天天亮。听恶人说上午又去抓大法弟子,结果扑空,下午就将我叫到局后面的一间小屋(专门迫害的魔窟)那里有几名打手,其中最邪的是申刚毅和一肖姓男年轻人,杨小同是他们的头目,他们让我在旁边看着迫害一个女大法弟子(刘秀敏),他们将其两手背铐,用绳将两臂系上,一拉绳子,人就悬吊起来,接下来是恶人对刘大打出手,刘惨叫声令人心怵。他们一边迫害一边说:“看到了吧,她下来就是你女儿。”后恶人就将我叫出去,问我有没有去过北京,有没有发过传单。到了晚上就关进了看守所,里面还有(刘,张,曹)三名大法弟子,我又听他们说对刘的儿子崔志强迫害的经过:他们将崔的两手,上面一只手,下面一只手,紧拉在一起背铐,然后用电棒电,拳头打。还有一名50多岁的老太太也被迫害了整整一夜。

几天后大年初三,邪恶之徒突然将看守所的门打开,表情怪异,接着打手电倒着拉进一个人来,人已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了,申将手一摔,将拉着的人的胳膊扔在地上,我仔细看辨不清是谁,我又问了一句:“这是谁?”“叶大俊”申说完就走了。大家赶紧将叶抬到炕上,盖上两床被,过了几个小时叶才大叫一声还过来,这时脸上才稍有人色,(原来是黑紫、绿色,五官都不像样了)于是给她吃了一碗面,才开始慢慢能讲出话来。

原来她年初二早上起来就去了北京上访,她在衣服上写着“法轮大法好”的字样,在当天被北京警抓住后,被送到密云迫害,在那里恶人将大法弟子的上衣剥光,使人趴在雪地上,肚皮朝下,然后两个恶人就用雪埋人,连头一起埋,一边埋一边用脚踩,有的被埋的喘不上气来,有的冻的脸青紫,叶被埋了大约2个多小时,就被接回本县,恶警又将其扔在了一间冷屋的椅子上冻了一夜,后就倒拉着进了看守所。隔了一夜,年初五,恶人就将叶叫了出去,用迫害刘秀敏的方式迫害了其一上午,中午时回来后,双手抬不起来了,以后的时间里叶不能自理,且叶的右臂比左臂明显细了一半,像小孩的臂一样,可是邪恶之徒并没有停止迫害,最后将其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后来叶被洗脑后,神智不清已不能修炼,现已下肢瘫痪。)

年初八,一名大法弟子之妻进了我们呆的看守所牢房,得知其丈夫是坚定的大法弟子,因在家写“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抄家、抓人,(恶人拿走其家近千元现金)其妻因协助丈夫而被抓,(大法弟子名叫王德刚)恶警用迫害刘、叶的吊打方式迫害王,几天后,王的手臂和叶的出现的情况相似,生活不能自理,且后来被劳教,其妻被打的浑身青紫,被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被非法罚款后,释放回家。

我于2001年4月10日,经家人交涉,非法罚款3000元(无条无据,杨小同亲自接钱)被放回家。

2001年5月左右,恶人开办洗脑班,十几名恶人砸门,我不开,当时家里只有我和八十岁的母亲,他们叫嚣“砸也要砸开。”老人害怕就打开门,他们拿着录像机对着我,让我骂师父,骂大法,我拒绝,他们就将我带走,我不跟他们走,十几个人就将我强行抬上车。恶警用黑胶棒打了我一顿,还强迫大法弟子在院里看太阳,不看就打骂。这样持续两三次,强迫大法弟子在地里拔草,后来大家绝食,他们对大法弟子强行灌食迫害,而且将门窗钉死,不放出来大小便至一天一夜,不让说话,否则就是打骂,强迫大法弟子看迫害大法弟子转化录像,(此“洗脑班”的首恶是王三和,打手有王保国,一叫小金的打手,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打手)三个月后经家人交涉放回家,被非法罚款2300元。(无条无据,王三和亲自接钱)

2002年8月16日下午,十来个邪徒闯入我家,抄走大法书近一套,强行将我带走,我在公安局对他们讲真象,他们审问我近半夜一无所获,我只是讲真象,第二天又让我坐了一夜,几个人看着我不让我睡觉,我就对他们讲真象,后来我被关进看守所,二十一天后,经家人交涉放回家,被非法罚款4000元(杨小同亲手接钱,无条无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