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讲真象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明慧网2004年4月5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参与打电话讲真象持续一年多来,深深体悟打电话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记得刚开始打电话时,最大的困难就是不知从何切入,我的第一通电话接上了一位年轻的学生,我从观光旅游谈起,再讲到国内打压法轮功,效果相当不错。但是和对方兜了半小时才讲到真象。几次下来发现这样也不是办法,真象虽然说到位了,但时间上却不经济。众生这么多!可不允许我这样慢慢去讲。

于是我接着尝试写电话稿,并不断地依实际状况去修改内容。这样一路摔摔打打闯过来,锻练的越来越成熟、理智。对话内容也由被动化为主动。我悟到,当修炼人正念很足的时候,整个场是由修炼人主导的。

有一次打电话到某看守所,对方被蒙蔽的很深。连续打了七、八次,我带着正念,慢慢告诉他:「请你心平气和听我说,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理性想想好吗?为什么那么多人往你们所里打电话?有责备吗?有要你反对政府吗?没有吧!只是想为你们带来真象。其实你们才是最深的受害者,江泽民今天如果没有犯法,海外的法庭不会接受诉状,政治的事就留给历史吧!但我们真正担心的是你们这些第一线的执法人员,历史的教训够多了。你一个小小看守所的公安,将来就是他的垫背。我以一个朋友的立场告诉你,多为自己想想吧!以后历史会怎么看你…。」他沉默了好久。才缓缓说出一句:「谢谢,我明白了。」我体悟到修炼人的善是真正超越一切的伟大力量。

一直以来,我与另一位参与打电话讲真象的同修有了一段长期配合的机缘,在正法的路上彼此鼓励。碰到过不好的关时,总能听到对方一句:「没问题的,你一定能过得去。一切都会很好。」我们互相提醒要在法上看问题,以避免陷入常人式的讨论。因此在正法的路上,减少了好多好多的弯路。在配合与协调的过程中,也很快能找到自己的差距与不足之处。每当听到同修分享打电话的回馈。那种永不放弃的精神,一遍又一遍的重拨号码时的那份慈悲与坚定,经常触动着我。

有几次,连同修被非法关押的地方都不知道,我们就互相配合,一个人去查各单位的电话,另一个就接着去讲清真象。在齐心的正念之场中,对方不但主动告知了相关的号码,甚至有一次还问我要不要跟劳教所内的同修讲几句话。让我体悟到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答疑中说的:「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透过话筒,我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告诉同修:「这些年来你们辛苦了,海外的亲友都关心你们。要记住:『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同修在电话那头一直说:「知道了,知道了。」

打电话起到的效果非常迅速且直接。而且就像是一种系统的、连续性的运作机制。国内同修把迫害的真实情况传到海外,我们再由海外透过打电话、邮寄、传真、上网路等方方面面的方式把真象带回国内。多么圆容的配合!有一次打到民家讲完真象后,对方竟轻声的告诉我。:「我也是修炼大法的。」当时我的心情无比激动,我告诉她:「你们辛苦了,国内的情况我们都了解。海外的同修也方方面面在努力讲真象……」。同修在电话那头简短而坚定的说:「谢谢你们!我们都很好!我们也会更努力做好……」互道祝福后挂上了电话,泪水止不住滑了下来。这就是大法弟子啊!那短短一瞬间,彼此都没有了时间与空间的区隔,只有大法弟子在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最后我想说:「同修们!让我们珍惜这份难得的机缘,在正法的路上以更加宽容的心互相帮助,共同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在法正人间的那一刻,我们都能无愧的说:我们都做了我们该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