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万州区龙宝分局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8日】万州龙宝分局一科科长付超、副科长张正国,对法轮大法弟子残酷迫害,每次疯狂抓捕后,连续几天不准大法学员坐、不准睡,还挑拨离间,有时牵连十几、二十几人。付超还扬言:“你们这些老太婆,有我们年青人身体好啊!连续整你三四天,多顽固的人都老实了,还怕你不承认。”他认为哪个大法学员不老实,就关進黑屋,里面没有窗,连透气的洞也没有,两层门关得死死的,地上全是粪便,臭气熏天(法轮功学员每次打扫干净了,刑事犯也关里面,几天又脏了),还叫我们在里面吃饭,几个小时后,付超就在外面问:想好没有。在一科折磨几天后,有的放回家,有的就被送進了拘留所和看守所,但他们每天都要来提审。

张庭珍,女,54岁,建筑公司退休工人。2001年5月14日下午5时被张正国绑架走后,于15日中午才放回拘留所,被铐在一科小会议室14个小时,手铐在窗户上,脚尖落地,又冷又饿还不准睡觉,由2个联防队员看守(因抓大法弟子太多,所以不得不借联防队员看守),但她仍守住了心性,邪恶未得逞。

黄德培,女,52岁,食品公司退休工人。恶人付超、陈福禄(四派出所借的)对黄德培拳打脚踢、威吓利诱,恶人用拳头猛击黄德培头部、扇耳光十多个。她爱人也跟着打,打得她眼冒金星。付超还穿着皮鞋从远处跑过来踢黄德培的小腿骨,每提审一次,旧伤痕上又添了新伤痕,但黄德培不向恶人屈服。邪恶气急败坏,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将黄德培绑架到重庆市茅家山劳教所劳教一年。

恶人付超当着我们的面讲他胸闷、胸痛、腿痛,实际上这就是恶报。在警告他停止作恶,可是他不醒悟。

我们四个功友每天都集体背经文、《论语》,刑事犯讲:“只要你们一背书,我的感冒就好了。”另一个说:“我的头也就不痛了。”我们每天教她们背书,把师父教我们的做人的道理教给犯人们,并把经文、《洪吟》、五套功法口诀写在墙上,犯人们随时都很认真地背。所里的伙食特差,每顿都是连着皮的小土豆煮老盐菜,没有活动场所,她们都喊胃疼胃胀,解不出大便,我们就教她们炼功,人最多时,除一人看“风口”外,其余13人全部炼功,一位大法学员喊口诀,其余3人都教动作。一刑事犯讲:“大家每天都炼,我还以为是牢里要求练的操呢。”

随时進来的新人都加入到我们的炼功中。自从炼功后,她们的胃也好了,不哭了,也不说脏话了。我们每天给她们讲真相,讲修炼的故事,她们都特别爱听。有一次我们正在背《位置》这篇经文,突然喊“查房”,我们全部站在楼道里,里面三四个人象抄家一样乱翻,我们被搜身,全身所有地方全部检查。此时黄德培怕经文落到坏人手里,立即吞到了肚子里,连水都没有喝,这种情景我只在电影里看过,这情景很感动我。因为我们时时处处事事都关心他人,所以她们都亲切的叫我“妈妈”,并表示今后再也不做坏事;有的出狱后还到我家来讲她们仍在炼功,还能背几十首经文。这是大法的威力呀!

近段时间万州地区乌云滚滚,恶徒要求所有学校的学生监视自己的父母、亲朋好友及邻居,揭发一个炼法轮功的学员,奖励200元。在家炼功被揭发了也要被抓。但大法弟子坚定信念,在万州各大街小巷仍能看到大法弟子在救度着人们,标语、资料不断,在邪恶的恐怖中,牢记自己的誓言,证实法、救众生。

恶人:付超(科长):办公室:023-58222232转内部电话
张正国(副科长):办公室:023-58222232转内部电话
邮编:400040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龙宝公安分局(环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