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因坚持信仰几年来被恶人骚扰、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8日】我叫姜春玲,家住大连庄河市栗子房镇、曲木房村、小曲屯。

我丈夫倪生俊,是1998年在长春工作时得法的。得法后身心变化很大,大法的无边法理使他感觉:大法真是稀世难得,于是就向身边的亲人洪法。我公公、婆婆、女儿和我全家都在1998年9月喜得宇宙大法。后来,我们屯、周边屯也陆续有人得法,不到几个月的工夫,得法人数已有三、四十人之多,每个得法的人都在大法中获益。

可是,这么好的大法却遭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镇压。2000年6月,我和丈夫进京上访,被警察盘问,我和丈夫向他们洪法、讲清真象,说:“按着师父的教导、修‘真、善、忍’没有错,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听了也觉得在理,说:“没有办法,我们是执行上级命令。今天(要是)我说了算,你们就回家炼吧!”

从北京回来后,副镇长、司法人员、派出所警察、村书记、村长、妇女主任,一天到我家不下三、四次,要我们和大法决裂。我们站在法的基点上,用善念向他们洪法、讲清真象,让他们明白法理。当时副镇长表示说:德确实大于法(法律)。我们修炼人就是以德为重,是合理合法,大法走的正,是给当权者造福。随后,这位副镇长就把他们的人领走了。

2000年7月3日上午11点左右,栗子房派出所民警周德奎等人,由村长王太平领着到我家,叫我和倪生俊到派出所去一趟,我问他:去干什么?他说:去去就给你们送回来。就这样把我们骗到派出所。当时我们屯的大法弟子王端发、代淑红上北京上访被所里领回,村长王太平打电话给当时的村书记王世仁,商量怎么处理我们,民警怕我们听见,就把我们领到另一房间。过了一会儿,当时的所长杨亮问我们还学不学,我们都说学,学就被带走、送到看守所。

想一想,人民警察、人民的父母官,拿着人民给的俸禄,不讲法律程序,把一心想做好人的群众,送进了人间地狱!

到庄河看守所后,那里的警察对不写保证、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用电棍和各种刑罚折磨,大法弟子的精神与肉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于是大家绝食抗议;第九天,他们用警车把我们送到大连戒毒所。

在大连戒毒所,他们搞强制转化,对不转化的学员进行体罚或用电棍等刑罚迫害。我在那里被关了36天,因学法不深,在压力面前向邪恶妥协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回来后,我加紧学法、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可邪恶的“610”犯罪集团指使恶人对我们进行监控,安排我们村恶人王太平为首,用钱和义务工的名义叫坏人看着我们的行动。每到敏感日,就到我们家骚扰。

有一次,我们村附近发现大法传单,栗子房派出所恶警李贵祯领着几个民警气势汹汹地来到我家,我给他们让座并问有什么事,他们根本不理会,在我家乱翻。我叫他们住手,并问他们:到底是警察还是土匪?!大法有什么错!“真、善、忍”有什么错!你们身穿警服却知法犯法。恶警李贵祯恼羞成怒,问我:“那你还学不学?”我说:“学,天天炼。”他凶狠的说:“学就带走!。”

然后就往所里打电话。过了一会儿,所里来电话叫他回去,他悻悻的走了。

还有一次,我和丈夫正在给孩子补习功课,警察周德奎、于教和恶人王太平来到我家,我丈夫问有事吗?他们说来看看。我丈夫又问:“你们下来按什么做事?” 周德奎说:“按国家法律。”我问:“是国家法律的哪一款、哪一条?”

他回答不上来。因为他们对大法弟子从未讲过法律。

2002年“4.25”前后,这些恶警半夜三更从我家墙头跳进院里,叫我丈夫开门,当时我和孩子都睡了,也被他们惊醒。开门后,他们进来东摸摸、西看看,把师父照片和一些材料拿去了。我和丈夫默背师父正法口诀,同时告诉他们:“不要对大法行恶、对你们不好。”从他们手里把照片和材料要了下来。他们半夜跳墙时被别人看到,过后人们说:“他们是警察吗?是狗。”

2002年6月10日,我家来了五个恶人,有派出所吕指导员、姜东海、周德奎、李贵祯和王太平,说是受局长陈杰的命令而来,拿着抄家证。恶警对我丈夫拳打脚踢。恶警李贵祯嗷叫着说:“对你们就是不讲法律。”他们一边派人把门一边开始抄家。我丈夫心里知道这些恶人是不讲理了,就不配合邪恶、从窗户跳了出去。恶警姜东海、周德奎就在后边追,姜东海找了个自行车骑着追,追上后把倪生俊的衣服都撕破了,但他还是走脱了。当时有常人看到,倪生俊走到山岗上时,天上突然有一片白雾降临在他头顶上,隐隐的不见了他的影子。事后,大法弟子都说是师父在保护大法弟子,法的威力让他脱离险境。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音信,到现在已经一年零九个月了。

与此同时,在我家里,恶警们把大法书、资料、炼功带都翻了出来,由我村恶人王太平拿着,我想从他手里把东西要下来,他当时非常凶恶;恶警李贵祯把我推倒在地,还想抬脚踩我,我心里一直在背师父的正法口诀。恶警们到处乱翻,所有不被人知道的地方都翻遍了,看此情景,我觉得这些人真是到了不可救要的地步了,心中忽然动了一念:我走吧!于是,就在警察的眼前,我也从窗户跳了出来。恶人王太平帮恶警阻止我、拽我的胳膊,这时,正遇见大法弟子王端金来了,还有许多群众也来了,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才走脱。

我走后,家里搜出来的书等材料都被恶警拿走了,我心里很难受,因为自己心态不正、正念不强,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了损失。出来后,我在外面住了两个月,因不放心孩子和老人,就回家了。秋季到了,我和老人一起忙着把庄稼都收完了。

2002年农历九月二十六日,傍晚七点左右,派出所新上任的所长林小东领着恶警姜东海、周德奎等五、六个人到我婆婆家,要带我走。我不从,恶警林小东就说:“你要骂大法、骂师父就不带你走。”我坚决不从,说:“共产党还叫人骂人吗?”他们就强行把我往车上拉。我女儿和婆婆都哭着要他们放人,周围不少群众都觉得警察缺理。可他们为了金钱与权力失去理智的为江泽民卖命,最终把我抬上了警车。

到了派出所,我坚决不写保证,他们就把我送进看守所拘留起来。在那里,我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提审我时,我就告诉他们:不要给江泽民当陪葬品,对大法行恶者要下无生之门,善待大法才会有福报。而且坚决不写保证。

37天后,派出所叫我哥去领我,并跟我哥要三千元钱,我哥说:“(折腾)这几年他家哪有钱?”于是他们就叫我哥写保证,保证我不上北京、不发传单,之后才让我回家。

我们本来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现在被这些恶人害得有家不能回、妻离子散,多少亲人受牵连。

恶首江泽民指示“610”犯罪集团对大法行恶,制造舆论欺骗百姓,用谎言毒害世人,罪大恶极,应当尽早绳之以法。而那些跟随江氏集团犯罪的恶人,为了金钱与地位,昧着良心干坏事,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天理昭昭,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善恶必报!我村恶人王太平想借迫害大法弟子往上爬,结果适得其反,现在被精简下岗。

以上所写内容,都是事实。

栗子房镇派出所电话:0411——89330141
另外,还请看到此消息的知情同修或倪生俊本人能给家里来个信。

[编者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