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平顶山市技校干部蒋俊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4月9日】河南省平顶山市技校科级干部蒋俊峰,男,1965年生。1999年11月去北京上访,被学校开除党籍、公职。2000年3月在第一看守所关押3个半月后,送河南省平顶山市柏楼劳教所劳教3年,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担责任而让家人接回。因不接受所谓的“转化”,单位不让上班,现在打工。现在身体不能干力气活,稍有运动就气喘。

一个人口皆碑的好人,一个人人羡慕的幸福家庭的丈夫、父亲,因为一次上访而被关进监狱,迫害至生命垂危。而在平顶山市卫东区政府一份材料中,不法官员颠倒黑白,诬蔑蒋俊峰“得了肺结核后,不住院治疗,更迷于练功打坐,导致生命垂危。还使其妻张某染上了该病。”并无耻的声称“市、区快速协调解决其医疗费问题,终于使他脱离死亡线,恢复健康”,“使他们真切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

下面是我们了解到的更为详细的事实真相。

1999年在法轮功遭受江××集团的残酷迫害,并被诬蔑为×教之后,蒋俊峰于11月到北京信访办上访,被非法抓捕。在平顶山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三个半月后,于2000年3月中旬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平顶山市柏楼劳教所劳教3年。

劳教所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强迫劳动,每天24小时有两人包夹轮番值班,不让学法、炼功,就是去厕所也有人监视,没有任何行动自由,也不许亲人看望。为了达到洗脑的目的,强迫从事高强度劳动,挖沟、挖地基、搬石头、卸车皮等。

2000年冬天,天下着小雪,蒋俊峰等人被强迫到外边清臭水沟,穿着三角裤头,站在近1米深的臭水里清淤泥,一干就是半天,冻得身上直抖。在治理湛河工程中,蒋俊峰等人被强迫到河底清围堰,将泥沙用编织袋一包一包地从河底背上河岸。警察站在旁边,嘴里不住地喊“快!快点!”稍有松懈,就遭毒打。

在精神和肉身双重折磨下,蒋的身体每况愈下,高烧、不能吃东西,最后病危。2002年4月底,劳教所怕出人命、承担责任,通知家属领人。

家人见到蒋时,已认不出是他了。蒋俊峰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高烧不退,神智不完全清醒,耳聋,不停地咳嗽,生活不能自理。身高1米75、正处壮年的蒋俊峰瘦弱无力地躺在床上只是一小团。

回家后,父亲和妻子送他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由于太虚弱,70多岁的父亲背着儿子上楼,搀着下楼,上下几个来回,老人和他都累得气喘嘘嘘,汗如雨下。检查结果:肺结核、两肺叶呈蜂窝状,医生惊愕问:“人怎么成这样才来?”答:“没有条件,在劳教所不让出来。”医生问:“为什么?”答:“因为炼法轮功。”医生沉默不语。

5月1日住进平顶山市结核病医院,医院下病危通知。五一长假后,蒋的父亲去劳教所讨说法,劳教所说:“不转化,不管”;到卫东区610办公室反映情况,要求解决医疗费问题,没有人管;又到蒋的原单位平顶山市技校,仍没结果。老人最后到律师事务所咨询,人家说:“你这种情况,没人管,告也告不赢。”

蒋俊峰这几年的生活靠妻子近400元的工资(还有一段时间下岗),艰难维持,根本无力支付高额的医疗费。住院3个多月,花费近3万元,全是向亲朋好友借。病情未得到控制,因经济困难,要求出院,只好带点药回家。当时蒋高烧39度-41度。

蒋俊峰在医院时,大部分时间是昏迷状态,高烧,吐痰要人接,大小便不能自理,一天24小时需有人护理。白天由70多岁的父亲照顾,一天下来精疲力尽;妻子上班,一有空就到医院,晚上护理他,每天只能趁空闭一闭眼,3个多月,整整一个夏天,在精神高度压力,体力高度透支下,她也倒下了。

蒋刚出院回家后,生活仍不能自理,父亲在他床前的地板上打地铺,昼夜守护。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法政府人员们仍不肯放过。一天晚上,有两个自称是卫东区公安分局的人到蒋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就抄家,在屋里乱翻。蒋的父亲说:“你们一没身份证件,二没搜查证是违法。”不法人员说:“对法轮功抄家就不需要什么证件,手续。上边说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蒋俊峰因治病,现仍背着3万多元的债。因为不放弃信仰,单位不让上班,靠打工维持生活。而他现在身体仍然不能干力气活,稍有运动就气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