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讲不通我们在哪里就不够纯正


【明慧网2004年4月9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都知道讲真相的重要性。师父说“它象一把万能的钥匙一样”(《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在打开一把把锁,救度众生。我们在讲真相中也越来越理智纯净。通过不断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训,我发现,讲真相中也暴露了我自己许许多多不够纯正的地方。当然在讲真相中如果发正念不够,应该清除的因素没有清掉,会很大程度上影响讲真相效果。然而更多时候讲真相效果不好,恰恰是因为自己不够纯正造成的。而且,在哪个问题上讲不通我们自己在那个问题上就存在问题。

在一段时间里,我对外人讲真相效果比较好,而对自己的家人效果不好。我真正静下心来发现上是我的情障碍着我,总觉得我的亲人应该很容易就知道真相,看到他们不明白真相就有点着急,结果总是效果不好,发现问题后,及时改变自己的观念,结果马上环境就变了,现在我的亲人基本上都明白了真相。

在从劳教所出来后,心理总有些对××党的不满,面对一些常人讲真相时,经常有人反驳你,说你和政府对抗。我自己解释说,我们没有和政府对抗啊!我是希望你们明白真相啊!可是心里却有一点点对政府的埋怨和对××党的怨恨,并没有完全站在法的基点上用慈悲心来讲真相。这一点东西恰恰被旧势力利用来障碍着众生得救。我真正明白了我的问题并去掉那些心的时候,真正的慈悲心出来了。我才看到了,原来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原来政府被利用来做这样的事情最终会毁了自己,不可怜吗?不可悲吗?我没有了一丝丝埋怨,只是觉得没有明白真相的人可怜。这样以后几乎没有人能够再在我面前说出我和政府对抗的话来。因为在我面前他只能感受到我们一颗救度世人的善心。

在和一些人讲真相时,也有人和我说,胳膊扭不过大腿,他们那么强大,你最终要吃亏的。我一开始觉得不知道怎么回他们。后来我发现还是自己心中有点常人心,认为政府是“很强大的”,我一个人势很单。却没有真正在法上认清,一切的一切在正法面前什么都不是,在广袤的宇宙中什么也不是,只是这个“迷”的环境中造成这种貌似的强大,说白了是我心中认为他“大”他就“大”起来了。这样一想发现那什么都不是。而面对常人的“善劝”自己不吃亏而无法说清,恰恰是因为自己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种得失之心,怕吃亏的心,没有达到那种为宇宙真理舍尽一切的心。真正认识到这一点,就从内心升起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那也是融于法中的力量。当真正明白这一切时,在这方面讲真相的效果就好起来。

在和功友交流时,有些人经常提到,在和政府中的人讲真相很困难,他们很多人明知道政府是错的,还要用维护政府的概念来辩解。我对此谈了我的看法。实际上,政府中很多人经过这么多年的污染,很多人确实很少从善恶、是非来看问题,不是说善的就支持,恶的就反对,而是唯上的,唯利的,这是极度变异的。我们要想让他们认识到这是变异的,我们必须有一种强大的正念。我们纯正到能够影响他们,使他们认识到真正做为一个人,对恶的要制止,对善的要弘扬,这样他们就有救了。同时我们还应该更清楚的认识到,这些政府工作人员也是迫害的受害者,这场迫害对政府的形象,对政府内部工作人员自身都是很大的伤害。这样很容易就把他们的观念给破开了 。

以上只是举一些简单的例子。师父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们应该好好看看自己,到底是我们什么样的心造成什么样的环境。师父说了联合国人权会的例子。我想通过师父讲的这个例子我们也应该拓展一下好好想想,为什么一些大使馆对大法弟子还很恶?为什么最近还有一些谣言说海外弟子在搞政治?让我们在不断的讲真相中也不断的归正自己,越来越纯正,越来越纯正。让一切邪恶在我们强大的正念面前通通解体。邪恶能得逞的地方恰恰是我们的漏洞所在,我们不应该再给它们这样的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