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市祝沟镇不法人员的土匪行径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我是山东省平度市祝沟镇人。1996年学大法的,大法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还能祛病健身。以前家庭不和,自从学了大法以后,我的家庭和和睦睦。可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日江××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抓、打、劳教、判刑。我和丈夫被镇政府非法抓去,不让睡觉,挨打挨骂。40多人男女关在一起,用一个马桶,非法关押了5、6天。当时我8岁的儿子一人在家。99年8月9日,派出所又把我丈夫从地里非法抓去关押2天2夜,不让睡觉,逼家里送饭,勒索1000元钱才放人。

99年10月23日,我因上北京上访被抓,由镇政府和派出所人员劫持回乡,非法关押15天,不让睡觉、整天整夜站着,遭到非人的折磨,逼迫家人交了2000元钱才放人。

2000年镇政府不法人员经常到我家里骚扰,腊月初八午夜12点左右,由我村原书记张灼升带领派出所恶警张军强、张德刚、吕永岩等砸碎我家的门,闯进屋,把我和丈夫非法抓到派出所。刚到派出所,恶警张发仁(现已遭报)穿着内衣将我们5人扒去外衣进行毒打大约有2小时。我们个个被打得眼青脸肿、变了形、浑身是伤。第二天被送去农机站,非法关押15天,我们13人(上访3人)在里面天天晚上挨打、挨冻,不给饭吃,有时几天只给一点点。二九天气那么冷,白天逼迫我们扫雪、抬面粉,晚上打骂我们。

有一天晚上,农机站的恶徒王进功、派出所的张军强、吕永岩、镇政府的王永森、牟春阳、小潘等将我们挨个过堂,逼迫我跪在地上,用铁条子抽打。恶徒王进功用砸煤的捶打我的后背,打完又逼我赤脚站在雪地里。有两个恶徒将我和程美芝一边一个吊在了大汽车上,脚尖点地,脖子上又挂上一个大车轮胎,里面装满砖头,折磨得我喘不上气,几乎昏过去。

半宿之后恶徒们才放我们回屋里,用绳子一个一个捆起来,平伸双腿坐在地上。恶徒牟春阳再站在我们的腿上碾来碾去,还说:“你们女的回家卖淫、男的拦路抢劫,我们都不管,就管你们炼法轮功。”还用墨汁给每人脸上写上骂师父、骂大法的话,还逼我们每人拿上20元钱照像,它们还说:“打死你们,也没处告状。”最后我家又被敲诈了3000元。

2001年11月一天晚上,我到张升芳家串门,我俩合伙做玩具,又被派出所非法抓去关押两天两夜。因学员张金法和王云英走脱了,它们一肚子气都发泄在我们身上。张军强、张德刚、小潘直到把我和张升芳打昏为止。警长刘伟带领吕永岩、矫恒雨、宋可林等10几个人非法抄了我家,抢走手扶车、电冰箱、大法书、录音机等。原所长临走时将我家的东西全拍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