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手在国内大学课堂上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洪吟(二)》“正法看”中师父说:“汉室天下韩信打 大唐太宗朝疆大 岳飞六郎保中原 为了啥 众生来此要得法”。亿万年的安排就等着这几年,而周围的人们有许多还迷于自己的执著与邪恶的毒害中。作为大学教师,我接触的人很多,但是真象讲得还不够,尤其是在课堂上只是从侧面讲过一回,反馈来的信息是学生内心没有什么触动。今年三月份我按教务部要求讲一门新课,感到有困难,领导专门找我谈,说可以上一些实践课,请一些专家,企业家来座谈或把学生带到校外搞社会调查。我当时豁然开朗,这不是讲真象的机会来了吗?于是请来了小宾、小陈、小震。根据他们的职业特点,我给了他们每人一个讲座专题,有讲经营之道的,有讲外国文化的,有讲计算机技术的。他们都将真象内容有机的穿插在讲课内容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小宾讲了某大学学生的特异功能现象,水结晶实验,当讲到达尔文理论的错误性时,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学生愤愤的说:“唉,以前学的是错的。”小宾主要着眼于破除学生旧的科学观念,为学生深入了解真象和得法奠定基础。

小震着眼于讲清网上信息资源是公共资源,不应该被封锁,并给学生介绍了自由之门与无界浏览,还展示了一下动态网首页。小震提到突破封锁可以看到台湾、民运、法轮功网站时学生们轻轻的笑了。

现在的大学生对未来领域很好奇,很有接受力。他们一听到要讲马克思邓小平的东西就唉声叹气,一听到一些新事物、新信息,耳朵就竖起来了。所以小陈讲外国文化时他们个个精神专注,再加上小陈谈吐幽默,很快就营造了一个良好的讲真象的氛围。小陈在讲台上讲我在下面和学生坐在一起。小陈讲着讲着,很自如的掉转话题讲开了:

“国外很多国家都起诉江泽民,因为他镇压法轮功,出卖国土,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演的一场戏,刘春玲是花钱买来的三陪女。另外,你们想一想,烧伤的人放在医院里能不能通身缠上纱布?”学生在思考,有的小声说:“不能”。
“为什么不能?”——小陈。
“因为会腐烂,要通风。”——学生。
“可是‘焦点访谈’里放出来的镜头是自焚的人浑身的纱布缠得又厚又紧,是不是假的?是的。所以法轮功是冤枉的。”

我不知道她会这么直接去讲,有点吃惊,马上想起要配合发正念,心想给整个教室安一个罩儿,别让邪恶钻进来捣乱。

学生们反应不一,有的在纳闷,有的在沉思,有的在瞅着我的反应,我很安静的坐在那发正念呢。

讲座一共三节课,第三节课由学生提问,有问外语学习方法的,有问如何对待大学生活的,也有问法轮功问题的,那个学生问:“我们在高中看过电影,说炼法轮功死了很多人。”小陈马上正念回答:“这些人中很多都是精神病;而精神病人是不允许炼法轮功的。”学生们笑了,佩服小陈的反应敏捷。“再说了即使真有那么多人出问题,算一算比率,远远低于国家公布的正常死亡率0.6%。这只能说明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是不是这样?”

那个学生点点头坐下去了。然后继续其它的话题。学生在愉快的心情下不知不觉中接受了真象。

课后,我们进行了交流,结果是小陈在给另一个班讲座时,就讲得更智慧了些。一是铺垫了一个古罗马皇帝尼禄迫害基督徒的故事,二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讲,免得学生们在心里划问号:她莫不是法轮功吧?小陈这次更注重启发,以发问的形式引出话题,“你们知道是谁在迫害法轮功吗?”下面居然有学生窃窃私语:“是江泽民。”

“好,有人知道得很多,知道是江泽民,我们就讲一下我所知道的真象……”这是第二个班,讲第三个班的时候,我忘了告诉她只有两节课,而她打算在第三节课讲真象,所以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已经打了。她还没有进入真象主题,只是略微带了一下。这样放学生们走了挺可惜,于是我发正念提起话筒说:“感谢陈老师,刚才下面有几个同学对六四,法轮功的事实不了解,我们再请陈老师解释一下好吗?”小陈接过话筒:“耽搁大家一点时间好吗?”“好!”学生们齐声说。教室后面的一个同学特意把后门关紧,不让外面的嘈杂声传進来。小陈先解释了一下六四,再介绍了法轮功的一些真象。小陈语气很平静,听了六四的真象之后,学生们有些骚乱,马上一个学生站起来“嘘”了一声,立刻鸦雀无声,法轮功的真象一讲完热烈的掌声哗哗的响起。还有个学生上台来要了小陈的email,在第一个班搞讲座时,完了学生也纷纷要名片,旁听的两名妇女也受益良多,其中一名妇女对我讲:“陈老师讲得真是好”!

把真象讲到课堂上,真的运用了智慧,展示了优秀才能,体现出了一颗善心,你会发现,的确是“众生来此要得法”。

从中我也看到自己的差距,本该自己完成的历史使命让别人做了。似乎是让同修把我的众生收集去了。不过重要的是众生明白了真象,有救了,至于是我的还是同修的无所谓,我们都是师父所要救度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