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警务人员和领导讲清真象改变修炼环境


【明慧网2004年4月21日】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讲:“大家知道我在传法的时候不看社会团体,不看社会阶层,不分贵贱,我不分职业、不看职位的高低,我什么都不看,只见人心。你们在讲清真象的时候也应该这样做。你们不要觉得他是一个高层的什么人物,思想中多了一个障碍,好象你们来求他帮助来了。真实的情况是你是在救他,你在给他们选择未来的机会,一定是这样的,所以你们要把讲真象视为救度世人为主要的。”

在几年的修炼中,在讲清真象方面我虽然也认识到向警务人员和领导讲真象的重要性,但由于怕心和后天观念,人为的给自己造成了许多障碍。尤其在2001年我被判三年劳教正念闯出后,总觉得人家抓还抓不到呢?我怎么能自己送上门去呢?所以有一段时间,我一直流落在外,错过向领导和警务人员讲清真象的机会,使他们在电视谎言的欺骗下做了许多破坏大法的事儿。使邪恶有了破坏大法的市场,自己也处在磨难之中不能自拔。

一、向领导讲真象改变修炼环境

99年7.20后,我们部门的处长几乎天天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否则将我上报市里610.我得知是保卫处长主管法轮功,我就找他去讲真象,刚开始的时候屋里有人,他有顾虑不太想听,我就先讲我一身的病如何炼法轮功全都好了的事,看他听进去了我就告诉他不要做破坏大法的事,和善恶有报的天理,并善意的笑着告诉他说:今后我们处长找我一次,我就找你讲一次法轮功真象,这对你有好处。他没表示反感。去讲了两次后周围有没有人他也不介意了,可以公开讲大法的事了,在场警察也都了解了大法真象。第三次一进屋他笑笑说:你们处长又找你了?我已经告诉他不要再找你了。从那时起我们处长再没找过我。

在2002年9月份我从北京回来,这位保卫处长和另外两名领导找我谈话说:“我们不问你去哪儿,你也不用说去哪儿,好就在家炼,外出请个假”。我笑笑说:“休息日法定的,请什么假呀!”我又和他讲真象,他们只是善意的一笑,后来保卫处长就调出了此单位。

二、向迫害我的警务人员讲真象

1、2000年11月以后我家电话被监控,发现有大法内容的电话他们就要把我找去核实,去的次数多了,法轮大法的真象他们了解也多,他们告诉我换电话号码,核实时也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一次我看他们的卷柜上放着搜来的师父像,就告诉他们不能烧,给我吧,他们没反对。

2、2000年6月,外县一同修被抓,在压力下供出与我有联系,并报省公安厅,后转市公安局、区局承办。我被带去核实,他们拿不出所说的证据,我也不承认,就派两人到家搜。路上两位警务人员开玩笑似地说要好好搜搜,可到家后他们却坐在那儿不动,我边讲真象边发正念,有一个警察腰疼很难受,我拿药给他贴,并把剩下的药送给他,他谢我说:你几个月不开资,药费更报不了。我说:要谢谢我师父和大法,使我无病一身轻,这药是96年前没炼功时买的,现在不用了,我全身病都炼好啦,腰不痛了。我讲了许多,后来他们给局领导打电话说:“她家什么也没有,别让她回局里了?我们俩现在就回去。”我给他们出租车钱让他们打车回去。

3、99年9月,我与市辅导站站长被当成法轮功重犯被市局绑架到看守所。 因我们学法练功,管教被扣了奖金,11月的天气把我们弄到背阴处冻了一天。我们绝食抗议,管教找我谈话,我就给他讲真象,几次后他的态度和观念发生了明显变化,最后他问我心脏病能炼好吗?我说能,他说等平反后他也炼。还告诉我说你偷吃点,我跟上边说你没吃。我说不行,那不是修“真、善、忍”的人所为。我绝食三天后被放回家。

4、2003年3月份,两会期间区公安分局刑侦科为完成任务到我家蹲坑三天想抓我现形,没有得逞,就将我带走并抄家。我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场邪恶的安排(同修知道我被抓后一起发正念加持我),不承认劳教,立刻觉得一阵热流从头上灌下来。在什么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们说我是三年劳教在逃,又说我家二楼的法轮大法好胶贴是我贴的,又说要如何如何,见我不为所动,就恼羞成怒,把我锁在铁椅子里,一定要从我嘴里逼出所谓的证据,当时我心态有些不稳,又一想师父就在身边呵护弟子,怕什么?他们也是被蒙蔽和被操纵的,也是应该被救度的,要用善来救度他们,想到这,他们也不怒了,留下一个人,其余的都出去了。我给他讲真象,他静静的听,并说,我大娘也炼法轮功,你们都是好人。不一会抄家的两个也回来了,说,你这老太太东西藏的太严密,什么也没搜到,有一个屋没进,太累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加持和同修配合的结果)。又说,你儿媳妇那么帮你,真了不起。另一个让我骂师父,我笑笑对他说,我长这么大没学会骂人,他说那我骂,我不让他骂 ,并告诉他,人要明白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不说了。我讲真象,他听完说,我要休息,要不快让你赤化了。下午到市局调材料并将我交国保科,科长一见面笑了说,多日不见年轻了。我也笑着说,如果越炼越老,而且你们还随便抓人,那谁还敢炼哪?他说当初判劳教,如果你去也就1、2个月就保出来了。我说我没错,劳教所一天都不去。他说你还真是好人,那我请示市局。他打电话我发正念。他在电话里说,60多了(其实我50多岁),身体又不好,还有一年多刑期,保外吧。他是为了不送我才这么讲的(也是师父安排),然后就通知家人来接。晚上就堂堂正正地回家了。通过这次经历向内找,也发现了自己的很多心,如怕心、干事心、自满心和显示心,学法上还应加强。

三、与本单位610人员和保卫人员讲真象后不再流离失所

1、师父说:“没有大法弟子的善就不是修炼人,大法弟子不能证实法就不是大法弟子。”(《评大法的威严》)在讲清真象中和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体会到常人就是因为看到大法弟子的善行,他才相信大法弟子说的是真的。才相信大法好。我们的一言一行就是在证实大法,可我自从01年初以来一直有家不能回,讲真象没力度。通过学法和师父点化,02年2月决定回家。可回来后又有怕心。警车一响或楼下车响就看看是不是抓自己的,楼梯有人上楼也要趴门眼看看,遇到警察警车就躲着走。越怕、警车来的越勤。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由于自己的心不正才加强了邪恶场,从而使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中。通过不断学法和向内找,我决定要面对警察讲真象,正念一强,果然警车来我家次数少了,有时来了也是走一下过场就走了。有一次我领孩子主动到楼前找监视我的两个警察讲真象,我讲我为什么炼功,炼功后身体的变化,告诉他们我们是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你们两位怎么还监视起好人来了呢?他们说知道你是好人,我们也是上指下派,昨天有人还骂我们好坏人不分,不抓坏人抓好人,我们也不愿意啊。第二天真的不来监视了。

2、这件事情之后,610科长亲自来到我家周围打听,有人说,你问她干什么,你怎么不问你妈炼不炼功呢(他母亲曾痪脑血栓,是他亲自送到炼功点炼好了,此事谁都知道)?我知道这事后,先发正念铲除610科长背后的邪恶,之后领孩子在外面等他。果然在楼前见他与爱人准备上街。我主动打招呼,他说你回来了?回来就好。我说:“你是不是监视我,听说你经常打听我回没回来,还炼不炼功?姨有几句话想对你说。你也了解法轮功好,因为是你将你母亲送到炼功点交给我,脑血栓炼好了,你怎么恩将仇报呢,你不谢大法还迫害大法弟子?领导安排你干610工作,那你可自己把握好了。不要做破坏大法的错事。”他当时说你们现在性质变了,仍在坚持己见,心结并没有解开。后来我想应该多种方式多种途径加大力度讲真象,除了经常往他父母家放真象材料外,只要有机会就面对面地对他讲、跟他父母讲,并让他父母劝劝儿子不要为了眼前名利去做破坏大法的事儿,现在回头不晚。在2002年一次全市大搜捕前一天,他父亲通知我说:明天市区局派出所挨家查,有资料和书的不写保证就带走,你劳教在外,是重点,躲一躲。我立即通知了所有的功友,在这次大搜捕中,我地区损失少。此事说明人一旦明白了真象就会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后来不久此人调离了610岗位。

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单位保卫人员每天早晚6~7点到各楼栋搜揭大法真象材料。有时早上3、4点出来抓发资料的大法弟子。我在师父的启悟下,我想这些人搜资料能不看吗?还是不信,相信电视谎言宣传,需要去讲给他们真象。我找到保卫人员的领导耐心用善的语言讲。第一次他还与我争辩,第二次讲时态度就好多了,为了多与他讲清真象,我到他家开的菜店买菜向他全家讲。我也向内找,在做法和方式上注意改进。谈三次后他说,发资料不要挨门挨栋做,不显眼我们也不愿搜,很累的,你们再发资料,我们一个人看见不管,二个人看见也不管,三个人就不好说了。我又向巡逻人员讲他们做法是在做坏事,影响众生了解真象,同时我们也注意改变发放的方法,今天一栋,明天几户,不太显眼。只要我见到他们就劝他们不要损坏大法材料,他们说领导不管了,我们更不管,看见都不捡,我发资料时遇见二次巡逻警察,真的没管我。从2002~2004年发真象材料都很顺利,而且损失少。单位也没有一个人因发资料被抓的。

四、向迫害我的领导讲清真象恢复一切待遇

2002年4月大搜捕后,我被迫流离在外,停发了工资及一切福利待遇。我悟到不应该消极承受,应回去向领导证实大法。我去找领导,结果他们互相推诿,我就用写信的方式(每次复写6份同时邮出)揭露他们迫害我的事实,善言奉劝善恶有报、给自己选择美好未来。并在第一封信中表明:如果他们仍不明白真象、不解决我的问题,我就一直写下去。第二封信邮完还是没有反应,我向内找到执著后又发第三封信。结果第四天老干部办书记到我家说,你邮的信收到了,我们开会研究给你发工资,领导让你写保证。我说,你们谁能给我写保证使我不生病吗?看来你们还是不明白真象,还得继续写信直到讲清为止。我也向内找到执著,不够站在法的基点上,法的威力体现不出来,后又写信邮出。没几天,老干部办书记又来我家说:“负责人事的领导说,你太顽固不可能写保证,由老干部办写报告,我签字报书记批一下就行了”。半月后还是没有给我开工资,我想还是有人需要去讲真象。我打电话给老干部办书记,他说,是书记因你没写保证没批。我一下想到其他领导及党委成员都讲明了真象,在工资方面都替我说话,可是就书记没直接讲真象。通过学法向内找自己,善意不够。要站在法的基点上指出他对大法迫害的事实后,我说你是百姓中公认的的父母官,又是看过大法书的人,不会做有损大法的事,我会天天用信给你讲的,在不影响工作休息时仔细看看,我也有责任,没尽早告诉你真象没尽到为众生负责。说您从现在做好不晚,不要到平反后,那时你这领导怎么面对你的父老乡亲同志。第五封信后,610科长和老干办书记一早来我家,一进门说,我穿警服你不介意吧,我没来得及换。我说不介意,我们师父说,只看人心。他说,我俩受书记委托来传达三个决定:
1、 以后不经本单位同意,决不允许市和区局到本单位大法弟子家随便抓人。
2、 恢复你的一切待遇。
3、 以后没人问你炼不炼功,没人再来干扰你,我把手机号给你留下24小时开机,谁来干扰你打我手机。

我说,谢谢你。我在心底衷心谢谢师父,给了我这个讲清真象的机会,谢谢大法的威力。

几年来修炼与正法的经历使我深感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神圣。同时感到我们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真象。过程中也修去了自己人的执著心和观念。由于这些执著和观念、使领导们明白大法真象太晚,使他们在迫害大法中犯了罪一段时间。今后要按师父的要求走好神的路,精进不止,抓紧时间救度快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