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汇编


【明慧网2004年5月10日】贵州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情况:

* 孔德益被判刑,老父无法承受含冤去世,妻子及女儿失去生活来源

孔德益,男,38岁,贵阳小河永红机械厂职工。99年7.22后,他多次被国安非法审讯。因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10月,他被小河分局恶警陈登亮等人无故叫到小河分局非法审讯,并用手铐将其手吊铐在门上24小时。同年10月,厂公安张元勤与陈登亮等人强行对其进行非法抄家。因不放弃修炼,他被厂领导从厂部小车司机下放到供应处当下料工。在此期间,厂领导安排借用他去云南接车,因孔德益与一云南同修相见,回厂后无端地受到厂领导、厂公安、国安的严厉审讯。2001年3月2日,他被骗进小河地区在花溪奶牛场招待所办的所谓“法制学习班”进行迫害。

2002年4月24日,孔德益被厂公安处的刘传业、牛兴国等人强行抓进省中八洗脑班进行迫害,时间长达9个月。孔德益的父亲(离休老干部)见儿子被抓,怕被判坐牢,从而担心害怕,加上思念儿子,老人无法忍受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精神折磨,多病的他最终因病情迅速恶化而去世。

2003年1月15日,孔德益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在刚进劳教所前四天,恶警不许其睡觉、上厕所,并对他恣意拳打脚踢,孔德益被多次打昏过去,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原来,孔德益的妻子及女儿全靠他的工资收入生活,如今家里已完全没有了生活经济来源,生存境况可想而知。

* 胡发荣被迫流离失所

胡发荣,男,56岁,贵阳小河永红机械厂职工。其妻刘安琴及女儿均为大法修炼者。2002年2月8日晚8点多钟,厂公安处牛兴国、贾建刚伙同小河分局陈登亮等一行7、8人闯进胡发荣家中,非法强行抄家。其中牛兴国喝得醉醺醺的,在胡发荣家中胡言乱语,还污蔑、诽谤、骂大法师父。几个小时后,他们将胡发荣家翻得乱七八糟,抄走了三本大法书和十几张大法资料,并将其妻刘安琴强行带到小河分局非法审讯了两个多小时。

同年6月10日,厂公安刘传业及单位领导夏建良、向鸣开始找胡发荣谈话。逼迫胡发荣“按上面的要求写有关法轮功的材料”,并威胁说:“不写就去进‘学习班’,在‘学习班’三个月之内不写的,就要强行判三年劳教。”这样内容的谈话又说了两次。

6月12日,向鸣说:“明天最后再找你谈一次。”当晚,胡发荣因不配合邪恶迫害而离家出走。走后他及时给单位领导写了工作交待和请假信。事后,厂公安刘传业、牛兴国等人采用各种办法搜寻胡发荣的下落,准备抓其进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找不到他本人的情况下,他们花了1000多元在《贵州日报》、《贵阳晚报》上登了一条通知:限其15天内回厂,否则除名。

2002年8月12日,厂领导张军、李跃光等人下文件将胡发荣除名。除名后,厂公安刘传业、牛兴国等人还不断地到胡发荣的岳父家中和采用各种办法到其老家找寻,甚至将其亲友从工作单位带到小河分局非法追查胡发荣和刘安琴的下落。如今,他们两人仍然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 被怀疑发真象材料,陶先明、金运碧夫妇被迫流离失所,儿子被逼疯

2002年4月28日晚,金运碧去朋友家串门,正上楼便碰到厂公安处长孙海洲下楼,孙不分青红皂白就说金运碧是在发大法真象资料,要其去厂公安处,后又来了另一名厂公安,孙即叫其打电话给小河公安分局二科。很快,小河公安分局二科科长陈登亮就开车和几个公安来到陶先明家,问陶,你爱人在不在家,陶说不在,公安就说有人举报她在发传单。当时,他们还把陶的大儿子陶德荣也带来说,他也在发传单。其实陶德荣是去给一个病人扎针灸的,在路上碰到了他们。他们在陶德荣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真象资料。在没有任何证据、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陈登亮等人就将陶先明父子抓到了公安局进行非法审问。金运碧回家后,恶警们又要去抓她。他们去敲门,金没开,陈登亮就命令手下将门踢开,将门锁都踢坏了。在没有任何合法搜查手续的情况下,强行闯入陶家中非法抄家,到处乱翻,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结果,他们所说的传单资料一张也没找到。但他们并不罢休,不问青红皂白就把金运碧也抓进了公安局非法审讯,并用手铐把金铐了一夜。在审讯时,陈登亮说要剥夺金运碧的政治权利。结果,什么也没问出来,还要金在审讯笔录上按手印。恶警王玉祥还骂金说:“你这死老太婆。”并一拳打在金的脸上,把金运碧的脸都打得青紫了。

第二天,他们又把金运碧送到了烂泥沟看守所。看守所接收时,问金脸上的青紫是怎么回事,王玉祥不让说是他打的。金运碧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26天,最后无罪释放。

陶德荣被非法关进了小河戒毒所,每次去看望他的人还必须要交300元钱才被允许看。由于陶德荣在戒毒所里不放弃修炼,遭到了里面恶警的毒打,并将他关进了禁闭室,用手铐铐在铁窗上,还给他戴上头盔,拳打脚踢。打得他全身是伤,腰都动弹不得。在不断地折磨下,陶德荣被逼疯了。最后,他们不得已把他送回了家。后来,家人把他送进了医院,医治了半年多,病情才有所好转。前后花掉了几千元的医疗费,一年多后才能上班。

可是就是这样,厂里公安还经常派人到家里来骚扰,要写这个书、那个保证,还威胁说如不照办,就要送到洗脑班去强行转化。陶先明夫妇和家人不得安宁,二老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流浪了一年多,造成了精神上、身体上和经济上无以弥补的损失和伤害。

* 李桂梅被非法判劳教二年

李桂梅,女,29岁,贵阳小河永红机械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厂里从原质检处技术员迫害下放到车间当装配工。

2001年3月2日,李桂梅被厂公安骗进小河地区在花溪奶牛场招待所开办的洗脑班进行迫害。因在工作中受到各种不公对待、刁难和迫害,她被迫辞职。

于2001年11月底,李桂梅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抓、拘留,后被非法判劳教二年。

* 王海云因修炼被非法关押 丈夫受牵连

王海云,女,40多岁,贵阳小河永红机械厂职工。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1月30日晚,她在183厂发真象资料时,被183厂公安发现并扣下,并随后通知了小河分局,小河分局的恶警用手铐将其铐走,连续审讯两夜一天,并非法抄了她的家。后由周劲松、王玉祥等二人送到烂泥沟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40多天。

2001年11月,厂公安牛兴国、崔晓勇、贾建刚,一清早就以“610办有事要问”为由,将王海云骗到了在中八开办的省第一期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里王海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被强迫写三书、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在工作单位,她的个人行为受到监视。连家中的电话也遭到了监控。万般无奈下,她被迫离开自己喜爱的工作,内退。其丈夫冯光跃,本是车间党支部书记、车间主任、高级工程师,被厂内龙文波等人以“对妻子帮教不力”为由,撤销其党、政一切职务,下放搞一般的技术工作。后又遭受了种种不公对待,被迫内退。

* 万军,男,40多岁,贵阳小河永红机械厂职工。因在99年7.20以前修炼法轮大法,被单位领导逼迫写材料。单位领导还把他的材料篡改后,歪曲事实的真象在全厂播放。并扬言:就是不炼法轮功了,也别想在工作上得以重用。因此,其被迫辞去工作。给本人的家属及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上的损失。

* 卓卫平,女,50岁,贵阳市小河永红机械厂下属单位永兴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于2000年1月8日去北京上访被抓,被厂公安贾建刚等人接回后送小河拘留15天,并被单位领导给予一年之内只限发最低生活标准费用工资的非法处理。曾两次被骗进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和“洗脑班”进行迫害。后因在清镇发真象资料被非法拘留15天。

* 梁佩兰,女,50岁,贵阳小河永红机械厂下属单位永兴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1月8日去北京上访被抓,被厂公安贾建刚等人接回后,送小河分局非法拘留15天,并被单位领导给予一年之内只限发最低生活标准费用工资的非法处理。2001年3月2日,她被厂公安骗进了小河地区在花溪奶牛场招待所开办的所谓法制学习班进行迫害。

* 侯爱华,女,50岁,贵阳小河永红机械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和因其丈夫做大法资料被抓,她被厂领导龙文波等人由厂人事处干事下放到供应处下料。于后被迫内退。

* 张强,男,40岁,贵阳小河永红机械厂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后,他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2001年3月2日,厂公安张元勋等人将其骗进小河地区在花溪奶牛场招待所开办的所谓法制学习班进行迫害。2002年3月,厂公安牛兴国等人强行将张强从工作岗位上直接绑架送进了洗脑班。回厂后,邪恶们仍不放心,暗地里还派人严密地监视他,使其完全没有了人身自由。

* 王霞,女,58岁,贵阳小河原西南工具总厂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大法。

2001年1月30日晚,她在183厂发真象资料时,被183厂公安抓住,并随后通知了小河分局,小河分局的王玉祥、汪忠等人用手铐将其铐走,非法进行连续审讯两夜一天,并强行非法抄家。后由汪忠、王玉祥用手铐铐到烂泥沟看守所拘留,后被非法判劳改4年。

* 周萍,女,48岁,贵阳小河西南工具总厂职工,因修炼大法。

2001年1月30日到183厂发真象资料,被183厂公安抓后电话通知小河分局,随后被王玉祥等人用手铐铐到小河分局,并被陈登亮、周劲松、贵阳市公安局彭光忠、李科长等人非法审讯达一天两夜。被抓当晚,她还被非法抄家,后被小河分局汪忠、王玉祥用手铐铐到烂泥沟拘留所非法拘留43天。2002年,她又被厂公安强行抓进了洗脑班进行迫害,强迫其看诬陷大法及师父的录像。家中电话被监控、行踪被监控、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

* 邓祖荣,男,70多岁,贵阳小河西南工具总厂退休职工。由于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曾多次被小河分局非法审讯、抄家,并被搜走多本大法书籍。行动被非法监控,完全失去人身自由。曾三次被厂公安押送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里强迫写“三书”,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刺激。

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

周荣 男  贵阳小河大寨村人

2000年去北京上访被抓,被送到天津迫害,后被送到河北迫害,直到奄奄一息。回到贵州后,家人送他到小河解放军44医院医治,于2001年在医院去世,年仅20来岁。

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

王丽霞,女,58岁,贵阳小河原西南工具总厂退休职工,会计。2001年1月30日,因发真象资料被抓,被非法判刑4年,至今仍在贵州羊艾农场受迫害。

姜和,女,50多岁,贵阳小河华锋电器总厂退休职工,曾多次被拘留和送洗脑班迫害。2001年7月,因发真象资料被抓,被非法判刑4年。

潘启华,女,40多岁,贵阳小河中曹水厂职工有消息说,她因被查出有大法资料而被非法判刑10年。具体情况不详。

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

葛永胜,男,50多岁,贵阳小河原西南工具总厂职工,2000年1月到北京上访被抓,押回拘留,后被非法判劳教2年。

周彬,男,30多岁,2000年因到北京上访被抓,押回拘留,后被非法判劳教2年。

赵鹏,男,30多岁,贵阳小河原贵州柴油机总厂职工,1999年7.22后,到北京上访,后被押回拘留,并非法判处劳教3年。

杨美珍,女,60岁,贵阳小河原贵阳矿山机械厂退休职工已被劳教,具体情况不详。

彭丽君,女,50多岁,贵阳小河原贵阳矿山机械厂大集体退休人员,2001年6月,因发大法真象资料,被小河分局陈登亮等人非法强行抄家,并拘留,后被非法判劳教1年6个月。

罗来华,男,30多岁,贵阳小河原贵阳矿山机械厂职工因发大法真象资料被抓,被非法拘留后判3年劳教。

申美银,女,30多岁,贵阳小河原贵阳矿山机械厂职工因坚修大法不放弃,多次被送洗脑班也不转化。2002年,在邪恶之徒的又一次转化失败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

刘英,女,40多岁,贵阳小河原贵阳矿山机械厂职工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送往洗脑班迫害,拒不转化。2002年,被从贵州省中八洗脑班上直接非法判送劳教3年。

周秀英,女,30多岁,贵阳小河原贵阳矿山机械厂家属,周彬的妻子因坚修大法,不放弃真、善、忍信仰,2002年被抓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因为孩子年幼,监外执行,现流离在外。

周珍凤,女,20多岁,贵阳小河原贵阳矿山机械厂职工,周彬的姨妹因坚修大法,发真象资料,2003年2月被非法判处劳教3年。

孔德益,男,38岁 贵阳小河永红机械厂职工(原厂办司机),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送到洗脑班迫害。2002年被押往中八洗脑班迫害,近9个月拒不转化,2003年1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且日期从判处之日算起。详情前面已介绍。

李桂梅,女,29岁,贵阳小河原永红机械厂职工,因坚修大法,本是单位技术员的她被下放到最苦最累的车间当工人,受到各种刁难,被迫退职。2001年11月,她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押回贵州后拘留,后被非法判处劳教2年。

张培英,女,50多岁,贵阳小河贵阳电机厂退休职工因坚修大法、发真象资料,被非法判2年劳教。

周丽萍,女,50多岁,贵阳小河贵阳轴承厂退休职工因发大法真象资料,被判劳教3年。

曲玉香,女,60多岁,贵阳小河原动力机械厂家属因坚修大法,2001年4月被非法判劳教2年。

贺成芬,女,50多岁,贵阳小河原动力机械厂退休职工因在贵阳息峰发真象资料,2002年7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

陈俞,女,50多岁,贵阳小河原动力机械厂退休医生因发真象资料,2002年9月被抓,被非法判处劳教3年。

张玉香,女,60多岁,贵阳小河华锋电器总厂退休职工2002年7月因发真象资料被抓,被非法判处劳教3年。

姚银书,女,30多岁,贵阳小河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遭迫害,先后被开除公职、党籍、拘留,2001年11月她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后被抓,押回拘留,并被非法判处劳教3年。

王国秀,女,50来岁,贵阳小河原西南工具总厂退休职工。2003年12月去清镇讲真象、发大法资料,被抓。据说被非法判劳教3年。

梁倩莲,女,40多岁,贵阳小河贵阳电线厂职工已知被非法劳教,具体情况不详。

被拘留(戒毒所、拘留所、看守所)过的大法弟子64人:

原贵阳矿山机械厂:周彬、彭丽君(2次)、张铬伟、刘远华、毛细柳、周荣、杨世文、周秀英、刘英、申美银、欧阳琴、杨琼仙、罗来华、杨世军、杨美珍、刘学珍、何本华、周秀菊、小徐、周珍风、廖慧梅及家人(5人,父、母、弟、来串门的舅舅等一齐被抓去拘留。当时是冬天,贵阳看守所的恶警抬了六盆冷水从她父亲的头上倒下去,并无耻的说:“让你清醒清醒。”)

红林机械厂:蒋建忠、云芙英、茅振昌。

原西南工具厂:葛永胜、周萍、王丽霞、支成红、陈燕、葛鹏、王国秀。

原永红机械厂:卓卫平(2次)、梁佩兰、王海云、李佶烈、李桂梅。

原贵阳电机厂:陶先明、金运碧(2次)、陶德荣、张培英。
华锋电器总厂:李素珍、姜和、张玉香、王淑凤。

动力机械厂:张姘、曲玉香、贺成芬、陈俞。

贵州柴油机总厂:赵鹏、周洪英。

黔江机械厂:沈万莉、马淑芳。

贵阳电线厂:王从君(2次)、梁倩莲。

四建大修厂:王苏英

小河三江:姚银书(2次)

183厂:张某某

电杆厂:李光芬

被押送到省、市、区洗脑班迫害 59 人次:

原贵阳矿山机械厂:冉龙俊、彭丽君、王志彩、张铬伟(2次)、刘英(3次)、申美银(3次)、欧阳琴、刘永珍、周秀菊
红林机械厂:曹敏荃、云芙英
原西南工具总厂:邓祖荣(3次)、周萍、支成红(2次)、陈燕(2次)、余家贵、葛永胜(在中八省洗脑班4个多月)
永红机械厂:卓卫平(3次)、孔德益(2次)、王海云、张强、梁佩兰
原贵阳电机厂:陶先明、金运碧、彭福林、曹忠仁(2次,省中八洗脑班3个多月)
动力机械厂:曲玉香、张姘、张吉兰(2次)、曾思红、闫白玉、张禄华
华锋电器总厂:李素珍、姜和、蔡佳英
300医院:杨秀云
贵州柴油机总厂:张步云(2次)、周洪英
黔江机械厂:沈万莉(2次)
贵阳电线厂:王从君
四建大修厂:王苏英(2次)

如今在外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6人:

永红机械厂:胡发英
原贵阳矿山机械厂:王志彩
黔江机械厂:马淑芳
原贵阳电机厂:马茹明
原贵州柴油机总厂:张步云
原小河大寨村:周秀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