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黑龙江佳木斯劳教所被摧残致生命垂危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5月10日】2003年10月25日下午,7中队长穆振娟找我谈话,并用两寸长的钢针扎我。我说你怎么扎人呢?穆狡猾阴险的说:“谁扎你了?谁看见了?”晚上,大法弟子被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穆说:“你就这样的思想态度,让你三年呆到四年!”我说:“你说了不算!”

第二天早上走操时,我因被迫害得股骨头坏死,加上天气冷,我走路很困难,就在一旁蹲着。穆队长让我站起来,由于腿一蹲一站特别疼,它们说我站起来慢了。副大队长陈春梅、穆振娟、李永波、九中队长李秀锦气急败坏,发泼一样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打躺在地上。李秀锦把我的头使劲按得低低,致使我上不来气。这时,恶警高X说:“铐上算了”,它们连拖带拽把我弄到二楼方厅。在被打得挺不住的时候,我高呼着:“法轮大法好!”它们把我推到二楼西侧的房间里,坐在地上,双手背铐在床沿上。

27日,负责看管我的刑事犯有时见恶警不在,出于同情可怜,给我垫一个垫子,被副大队长张小丹看见,连骂带踢不让坐,还说:“让你享福呢?什么也不许坐,谁给坐垫就给谁加期。”背铐期间,腿抽筋、犯心脏病。

28日,大队长何强找我谈话,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何强最后气急败坏的说:“不能走路?后面放条狼,你比谁走的都快!”

29日晚上铐子才打开。30日到11月5日,我心脏病频繁发作,卫生所医生给开病号饭(大米粥),被恶警李永波分给刑事犯,还恶狠狠的说:“还有功了?还吃病号饭!”

自从这次被铐完,我的左腿没知觉,拖着走路。

11月20日,省里司法厅来检查工作,在何强的带领下来到车间。我挪到领导附近说明被迫害的过程,何强和周佳会不让说,省负责的人说:“让她说!”“你可以申诉,干警打人不对”。

因为我腿不好使,穆队长使劲踩我脚,把我脚趾踩出泡,往我的鞋里扬雪,不让戴帽子。穆说:“外面说我是恶警,我也出名了,你们不找茬,我找茬!”她还经常骂我打我,说你愿上哪告上哪告去!

11月26日早上去食堂吃饭的路上,我与其他的学员说话,被恶警李永波发现,问我说什么,并上来就是一个大嘴巴。進车间时,李不让我進屋,把我冻躺在地上(我腿不好,站不住)20多分钟。晚上收工时她骂我,还使劲拖我。

12月2日,所里的头头陪着市负责人来队检查,我又向市领导揭露迫害。这时它们害怕,匆匆领市负责人走了。其中一个又黑又胖的徐所长跟市负责人说:“她是精神病。”过十多分钟,何强与祝铁红来到车间质问我,当着全车间60多人的面,祝打了我几拳后,何强大打出手,打嘴巴子,用脚踢,说了些脏话走了。收工时由于我脚不好使,走得慢,恶警周佳会气急败坏的让刑事犯拖着走,从车间到寝室三楼库房。周佳会还骂到:“是不是给你脸了?惯的你!”她用脚踢我的脸,给我戴上手铐、坐在地上,反铐在暖气管子上。晚上我抽了三次,把我弄到了床上。

12月6日晚,何强找我谈话,我说:“杀人犯还有说话的权利呢”,何说:“你得看跟谁说”,我说:“你们不管,我就向上级反映,你们还打人。”何说:“打死你能怎么着!”

自从12月2日我被铐以后,白天铐在车间的暖气管子上,晚上铐在库房的暖气管子上。

12月12日下午,在车间里,穆振娟队长和周佳会队长又丧心病狂的把我反铐在暖气管子上,她们认为正铐太便宜我了。直到被铐得我抽了为止,才松开正铐。到19日晚,何强和高小华队长找我谈话,才给我把铐子打开。

这次被铐18天。解除铐子之后,我找人写申诉书,并因此经常遭受穆振娟、周佳会等人的刁难。祝让周收拾我(即打我)。

2004年1月16日早上开饭时,我拖着腿去食堂,腿已经累得又酸又麻,我就坐在凳子上。吃饭时要求全食堂学员立正背警训。这时,周佳会進来把凳子踢倒,我摔在地上,我与她解释。饭后回车间的路上,我被几个犯人拖到锅炉房,恶警周佳会对我拳打脚踢,一顿毒打后,我的脸肿得变了型,眼睛青了,看东西模糊。

1月17日,因为又来领导检查,穆振娟怕我再告状,带两个犯人把我带回宿舍楼。因为上楼慢,她们连拖带捞把我弄二楼坐地上,此时我已经昏迷不醒。穆对大家说我不讲理、耍无赖。

18日上午,从车间把我带到诊室,刘医生给打点滴,我大小便失禁。从23日-28日灌食。在这期间,由于眼睛青紫,她们用热敷想尽快达到销毁罪证的目地。穆振娟一上班就叫到:“装什么傻,再癫也出不去,想用这办法出劳教所是妄想!”并让人喂水说:“喂不進去就说她抗拒,死了活该!与劳教所无关。”

2月3日它们不得不将我送医院,6日出院,偷偷将我抬到二楼西侧阴面屋里插鼻管。到7日晚,我呕吐不止。把鼻管拿下来时,管的下部全是血。

后来劳教所怕我死了,才找来我丈夫和女儿,伪善的让他们劝我吃饭。由于一直人事不省,最后几天,鼻管一直插不進去,才于2月25日中午通知我丈夫把我接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