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大法弟子因讲真象被恐吓、毒打、掐乳头


【明慧网2004年5月11日】我是家住黑龙江省宾县宁远镇的农民。以前患有的肺结核等病,1996年学炼法轮大法后病奇迹般的都好了。同时,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如何按真善忍做人的道理,做好事,帮助他人,逐步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修心向善。

1999年7月20日江XX开始镇压法轮功,我们看到新闻媒体所编造的谎言和闹剧蒙骗了众多不明真象的人。看到很多人因相信谎言而反对仇视大法,甚至对大法犯罪。我很痛心,为了让人明白是非真象、大法好和大法是被冤枉的,免除因他们反对大法而导致将来被淘汰的危险,学员们开始讲真象。

2000年8月15日,我和一位同修因散发真象材料被人告密被抓。正值上午10点钟左右,我被带到村委办公室,当时还有其他的围观群众。开始派出所所长董俊带着几名干警先用哄骗办法想让我说出材料的来源,我没说。他们就软硬兼施,随后就强制体罚我,让我撅着头朝下控着,双腿叉开,不让动、晃。我刚干完活,已经饿了,一会儿就累得汗流湿地,大约30分钟,我有点支持不住了,腿在发抖,他们才让我站起来。他们让我坐下,表现出关心和同情的样子,还是想让我说出来,当看到我不肯说时,他们立刻变了脸,一位名叫马福的干警气急败坏,上来拽住我的衣领,用另一只(右)手猛抽我的嘴巴,一边打还一边骂着、恐吓着。我当时只感觉眼冒金星,嘴角流血。但我心里明白:我不能做破坏大法的事,我做的讲真象,是在说真话,为他人好,没有错。如果我说出来那不等于在助他们继续迫害好人,迫害大法,蒙骗世人,不让人知道真象的事吗?不是在对大法犯罪吗?不也在害他们吗?这样一直折磨到近12点,他们看没希望就把我们俩送进了宾县看守所。

可是,他们还是不甘心,第二天上午,董俊和一名干警又从宁远来到县看守所,我被“提”到一个屋子里,董俊一进屋二话没说,劈头盖脸就抽我的脸,打一阵看我不说就用手铐锁住我的双手,用力狠劲拧劲、拉挣。我的手腕被铐子勒得钻心疼痛(过后我的一只手指麻木,很长时间才恢复知觉)。旁边的一名干警还用手狠掐我的乳头……这样一直折磨到中午一看我不能说才罢手。一直关押我近4个月才回来。

这里我想说的是: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上访的权利,我只是想让人明白大法好,是蒙受冤枉的,讲清真象是在说真话,我没有违犯法律,为什么就受到如此的迫害?善恶有报,自古是天理。我对迫害我的人没有怨也没有恨,只为其可惜,因为他们也是被蒙骗者、被利用者。说白了也是受害者,因为迫害大法就在害自己。

最后我衷心希望受蒙骗的人们觉醒过来吧!分清善恶、善待大法和弟子,不要再做助纣为虐、迫害好人的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