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一线牵 十年转瞬间

记参加师父两次传法班的点点滴滴


【明慧网2004年5月12日】从1993年第一次在杂志上看到“法轮功”这三个字到现在,十一年已经过去了。回想在得法之初的日子里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却一直留在脑海中,愈久弥深。

1993年,我在湖北武汉的大学求学之时,看到了杂志上关于法轮功的介绍文章,那时的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不知为什么,内心有说不出的欣喜和兴奋,但兴奋之余也很着急,我在武汉该找谁联系呢?好在文章的结尾留下了当时北京法轮功研究会联系人王治文的通信地址,通过他的回信和介绍又联系到武汉当地的辅导站,个中几经周折。8月份,我终于找到了位于汉口的武汉辅导站。回想起来,当从武汉辅导站站长手中接过第一本《法轮功》时,那时的我还的确不能真正的知道我所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第一次参加师父传法班

大约一个月后,也就是1993年的9月,接到武汉辅导站徐站长的电话,说师父将要来武汉办法轮功培训班,这是第二期武汉传法班,9月25日正式开始,地址是在中南财经大学的一个礼堂。

这是一个为期8天的学习班,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记忆中师父很和蔼,穿的很朴素,短袖白衬衣和长裤。师父一直在讲台上讲法,还记得自己当时听法的感觉,听到师父讲了好多好多从来没有听过的,有的明白,有的不太明白,有的相信,有的还不太相信。但当时思想中就一个认识:法轮功好,我要好好修。师父每天课上讲完法后就开始教授或复习五套功法,并下台来亲自纠正学员的动作。

记得师父有一次在课上说让大家体会一下法轮的旋转,让大家把手掌心向上放在胸前,只见师父在讲台上把手向大家一挥,真的在手掌心上有旋转的感觉,当时觉得奇妙极了。

清理身体的过程我的感受很小,也许是身体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在整个8天学习班的中后期,思想业的干扰却非常大(当然,是后来才知道那是思想业),脑海中不断涌现怀疑大法和师父的念头,好像怎么压也压不住,但是一進学习班就没有了。

学习班最后一天(10月2日)的讲课后看到师父打大手印,心中感觉到一种无法描述的美妙,而且,我们所有学员都写了一下自己在这几天参加学习班的心得交给了师父。

10月3日下午,师父要来和所有参加学习班的学员合影。就在学习班的礼堂外,我们分炼功点和师父合影留念,这张珍贵的照片一直被我收藏在身边。

参加师父济南传法班

有幸再一次参加师父的传法班,是在1994年6月的济南。当时,我和炼功点上的两个学员从武汉坐火车前往济南,起身比较晚,但是在火车上不期而遇了很多武汉学员。修炼人在一起,真是很亲切,很轻松,大家一直在交流心得。没有座位,大家就站着谈;有了座位,大家就让给年纪大的和孩子坐。终于在学习班开始的当天到达了济南,一统计,我们这一火车来了100多个学员,可是还有没有参加学习班的门票呢?在我们着急之际,负责卖票的学员告诉我们,已经给我们预留了100多张票,至于是谁,怎么知道我们会有100多个学员要从武汉赶来,现在我也不太清楚。

我参加的这次是济南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是在一个能容纳几千人的体育馆内举办的。当时的情景在现在出版的济南讲法录像中都可以看到。

能够再一次参加学习班聆听到师父的讲法,使我倍感亲切和珍惜。在学习班上,又经历了一次清理身体,这次可是有感觉了,发烧感冒的症状,到学习班结束就好了。而且当时学习班上的两个小插曲,现在我仍然记忆犹新。

一个是师父在讲课过程中叫扇扇子的学员不要扇了。当时济南的天气已经是有些热了,而且几千名学员坐在一起,体育馆里的空气挺闷,温度也的确不低,所以扇扇子的人真的不少。可是当师父说完不要再扇扇子的话后,真的一阵凉风吹过来,很舒服。当时我还奇怪,这体育馆里人这么多,门窗也基本都关着,这是哪里吹来的风呀,而且还是凉风?

再一个小插曲,就是由于我们这一批学员来的晚,预留的100多张票都是最后几排的。我心里总觉得听师父讲法听不清,也看不清,而且还想把师父这次讲法录音下来,好带回给炼功点上的其他学员听。所以学习班的后几天,尽管当时会场里的工作人员一再要求大家要按号入座,不要走动,我还是跑到前排坐在台阶上,可这时录音机就再也不转了,怎么摆弄也无法录音,只好放弃了。可回到武汉后再用,没有任何问题。这对于我当时的修炼,真是一次深刻的教训。

遗憾的是,由于其他的事情,学习班最后一天的答疑无法参加,现在想来真是……

到现在我已经走过了十一年的修炼之路,这其中也走了很多的弯路,但总能感觉到师父不离不弃的一直在引导着我、看护着我。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我虽然也走的磕磕绊绊,但是请师父放心,我会走好这最后的每一步,不辜负师父的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