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亲见师父 得法勇猛精進


【明慧网2004年5月7日】陆续看到一些同修回忆当年亲见师父的一幕幕情景,我边看边流泪。大法洪传十二周年的纪念日就快到了。十二年来佛恩浩荡,无所不在。我也想写出自己当年所见,与同修共勉,也告诉世人师父的纯正。

第一次见到师父是在1994年8月20日到27日的延吉传授班上。那时的我完全从常人开始起步,满脑子现代人的复杂观念,只是有朋友介绍说法轮功好,我怀着好奇的心理乘坐火车从长春来到了延吉。记得在火车站等公共汽车的时候,看到许许多多从各地来的人都是来参加学习班的,大家学功的热情使我感到很惊讶。师父的传授班共十堂课,每堂课三个多小时,我记得自己交了50元钱,后来又被退回7元钱,就是说十堂课共收费43元钱。每次讲完一堂课,师父会教大家学炼功法。大家炼的时候,师父就绕场缓缓的边走边看大家。偌大的会场,上千人,静静的,我能感受到师父和缓的目光落在了每个人的身上。每天上课之前,都有许多的老学员在会场外面站着等候师父到来,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理解到这段时间是多么可喜啊!最后一堂课上,我看到许多当地的朝鲜族同修都穿上了色彩鲜艳的民族服装。解答完问题之后,师父语重心长的讲了一段话后,忽然间打起了大手印。那一瞬间,我的心就象被揪了一下,两眼发热,眼泪就下来了,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感动。心里想着,从此以后自己有师父了。

回到长春后,那里的老学员也多,随着与大家的共同学法、交流,我提高得很快,身体的变化也很大。在长春1994年11月的千人交流会上,当有同修发言时谈到她在延吉的传授班上天目看到师父打出来的法轮象雪花一样落在学员们的身上,为大家调理身体时,我感动得泪流满面,我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在无知当中早已受益。

1994年12月31日在大连,我第二次见到了师父,这一次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了。当师父出现在会场时,全场6千多人掌声雷动,我的泪水也奔涌而出。在这次会上,师父讲了3个多小时。当时,师父刚刚于12月29日结束了广州的传授班,几乎没有什么停歇就赶到了大连。据统计,从1992年5月13日至1994年12月21日,师父应各地官方气功科学研究会邀请,在中国各地共举办54期法轮功面授班,每期约十天。数万人次亲身参加传授班。平均算起来,这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每个月都有一期班到两期班。师父奔走于各地传法之艰辛无法想象!自1995年开始,对国内的大多数的同修来说,都没有机会亲身聆听师父讲法了,那时,法轮大法在海外的洪传拉开了序幕。

1998年7月26日,师父在长春为800多位从吉林省各地区来的负责人和长春的辅导员讲法、解法。事先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师父要来,当中有不少人还从来没见过师父,有很多人有将近4年的时间没见过师父了。当师父出现在会场时,潮水般的掌声骤起,这掌声分不出任何起伏和疏密,没有任何间歇,溶着学员们的眼泪、喜出望外和无尽的感激,持续了很久、很久……我有生以来从未听到过这样的掌声。师父让工作人员把两张椅子摞在一起,就坐在了上面。师父说,“我今天主要是想要和大家见一见面,很多人也想见我,所以我今天就坐高点儿。”这话说在了每个人的心底,师父知道我们动的每一念。师父开始讲法,整个场就被慈悲笼罩着。那个感受无法形容,幸福、安稳,没有不好的念头。师父坐的椅子摞起来之后,椅背向后仰,不能靠,而讲台又低了,师父的手臂不能弯,撑着讲台。师父坐得不舒服啊,可师父这一讲就是4个多小时。学员有一些问题问得很差劲,不象是辅导员问的,大家听了都着急,师父却耐心的都给解答了。在那个场中,每个同修都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又都心悦诚服。之后,师父说,大家休息10分钟。当师父走下讲台的时候,同修们又都围上去提问题,在高大的师父面前,无论男女老少都象小孩子一样。师父站在众人当中微笑着给大家解答了几个问题后,又回到了讲台上,继续解答问题,这样又多讲了一个小时。整整5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师父没喝一口水,没有休息一分钟。

师父当天结束时说,“希望大家再勇猛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