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真象 走出派出所

【明慧网2004年5月13日】2001年11月我踏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到了信访局,大门紧闭,在那里遇到了几位内蒙同修。我们互相切磋,悟到不能被邪恶带走。被抓不是目地,如果都被抓進去了那还有什么天津大法弟子被抓引起4.25万人上访之事!我们决定回当地向派出所等有关部门洪法,向抓人的基层单位洪法。

我们各自回到当地。我回来后走在街上看到我的人都为之兴奋,她们说担心死我们了,还说:“象你这样的好人如果被抓進去我们可得想死了。”

到家我就去洗澡,洗完澡之后被一个邻居在半路上就接到她家里,说是为我接风、压惊。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在她们家吃的晚餐,晚上10点多钟才回家。

第二天早晨6点刚过,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震耳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意识到警察来了。爱人从厨房过来给他们开门,進门他们就喊:“赶快起来,跟我们走。”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你心里明白。我说:“我是明白,我堂堂正正做人,可以说我是最优秀的公民。”他们连喊带叫让我马上跟他们走。我说不行,我必需洗漱干净。我梳洗完毕,穿好衣服。他们让我在前面走,我说:“不行,我不是犯人,你们别象押犯人那样对待我!”

他们只好在前面走,不时的回头看我。他们回头看我一眼,我向他们微笑一下,没有任何恨他们的心,相反,可怜他们,同情他们。我对他们说:“知道是谁让你们这么辛苦吗?”一个年轻点的说:“都是你们法轮功!”我说:“错了!你们可真是不明是非,太可怜了。你们知道吗?我师父传法七、八年了,深得人心,塑造了多少好人,现在是坏人祸乱朝廷,懂吗?”那个年轻警察说:“你放明白点,还敢胡说!”我说:“这不是胡说,是事实。如果天津大法弟子不被抓,就没有4.25万人進京上访,上访的目地是向国家领导人如实反映法轮大法好!我这次去同是一个目地,我原来身患多种疾病,都是学法以后好的。可是,一个人出于怕心、妒嫉心,怕被人夺江山,怕学法轮功的人多夺了他的权。知道是谁吗?”他们谁也不吱声。我又告诉他们:“我们学法轮功的人与名、利、权无争的,就是想做个好人,别无他意,清醒一下头脑,你们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是爱人民的,别让人当枪使,而且是对着人民的,真、善、忍哪不好?”说着到了派出所,有个老警察说:“这一路上尽听你说了,下车吧,到里边说去,说个够,别哭就行。”话虽出自他的口,但我明白是什么意思。这里需要我耐心细致的洪法,我必须向他们讲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万人進京上访,用修炼人的事实说话。

到了派出所,指导员亲自审问我。看着他暴跳如雷的样子我从内心可怜他,因为我知道他不明真象。可惜呀,他被蒙骗了还不知道呢!我为他不明白真象而感到难过。

在场的值夜班的警察轮番审我,又做笔录。那个指导员让我骂师父并且教我骂。污辱师父、谩骂大法我岂能容忍!我与他展开一场唇枪舌剑。我对他说:“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他暴跳如雷的说:“你不忍吗!”我说:“忍是因人因事而议,是有极限的,你骂我师父天理不容!”他几次举起手想要动手打我,我睁大眼睛正视他,毫不畏惧。在我强大的正念下,他几次将手放下,最后回他办公室去了。

8点钟,白班警察都来上班了。其中还有那个上次到我那搞外调的,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一眼其他人语调平和的问我:“昨天下午你去哪了?我去你家三趟也没敲开门。”我告诉他我去洗澡和去邻居家吃饭的事。他又问了一下给我写材料的那个夜班警察:“你在做谁的材料?”那个人指着我说:“她的。”“什么材料?”他又问了一句。夜班警察说:“刑拘。”他说:什么?谁让做的?“头呗。”夜班警察指了一下指导员的办公室。搞外调的警察说:“我看你们是不是抓人抓红眼了?什么人都抓。人家自己去自己回来的,你们不怕事闹大呀!你去跟指导员说不行!”夜班警察说:“你去说吧!”“我去说肯定得跟他发火。”夜班警察说:“那我就更不敢说了。”这时另一个夜班警察上来说:“车发动了,一会就能见到你们一伙的。”

写笔录的那个夜班警察准备好了要送我,问我一句:“你舍得离开你的爱人和孩子吗?如果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我对他说:“不是我舍得舍不得的事,是你们对好人太残酷了,学大法我永远不会后悔的!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是我今生今世的追求!”他说:“看你还挺坚定的呢!”我对他说:“大法的超常、玄奥只有修炼人才能体悟到!”那个搞外调的警察在屋里来回踱步。正在这时来人报案说发生一起强奸案,只留一个警察看我,暂时先不送我了,等抓到犯人以后再送。就这样这一上午要送我好几次,同时又出现了好几次案子,都是要送我之前的一瞬间来报的案。这一上午我一直在心里默念:师父,我永远是您的好弟子,不出卖同修、不背叛师父,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决不能做出对不起大法的事!

屋里静悄悄的,好象没有人存在。我逐个看他们几位,都耷拉着脑袋,有的手里摆弄着钥匙,有的对视着对方。一阵脚步声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進来一名警察对屋里那几位说:“吃饭吃饭,早晨饭还没吃上又折腾了一上午,饿死我了!”有几个起身出去了,还留下一个看我。刚進来那个警察说:“铐上算了,都去吃饭,回来再送她。”

我被铐在暖气管上,屋里只剩下我一人。我理顺一下这一上午的言行是否完全符合大法弟子的要求。有时觉得满意,有时觉得还欠点什么。比如说:对指导员善念还不够,因为他也是被谎言蒙蔽的,所以对修炼人不理解,对大法抵触,应该继续给他讲道理。正在解剖自己陷入沉思的我,一声大姐的称呼打断了我的思绪。

進来一位女警察,她说:“大姐,看你和别人不一样,听说你还是一名党员干部,怎么和那些人一样。听说你去北京找江泽民,就连我们穿这身制服的也见不到他呀!”

我说:“是呀,没见到我才回来了呢!学法轮功的人不论职位高低,从中央到地方,从当官的到黎民百姓好多人都在学。因为这个法太好了!学这个法会使你道德提高,做更好的人,还强身健体,不花一分钱谁不学呀!我原来有多种疾病,为了治病债台高筑,穷的家里连电视机都没有,学这个功连片药都没吃,不到三个月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你信不信?这是事实!谁都知道,不信你去调查。你提到我是党员干部,我不但是而且还是多年的先进人物。为什么这么多人上访国家领导人就无动于衷,不去调查反而大批抓人?!而且抓的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这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吗!”

我从“三反、五反”讲到“文革”,她听的直点头。我又说:“国家领导人的错误决定会失去民心,导致亡党亡国。失民心者失天下,如果全社会的人都能来学法轮功那将是一个国富民强的社会。我是大法弟子,又是党员干部,有权利和义务更有责任维护大法尊严,不想让国家领导的错误决定制造新形势下的冤假错案!法轮大法是正法!你看现在的人道德下滑到什么程度了,你在这工作应该比谁都清楚,我师父就是来救人的!”

她听了连连点头。我又说:“我们修炼人不求名、不求利、更与权势无争,你说江××怕什么?”她说:“大姐,我没有看错,你讲的真好、真透,我有几个同学也学法轮功,但没有你讲的这么细,我听的也没这么专注。这样吧,他们一会儿要给你送走,到那你可千万不要绝食,身体好不容易炼功炼好了再饿坏了犯不上,你说对不?”还没说完,吃饭的警察回来了。那个女警察走了,我亲眼看她進了指导员的办公室,好半天她出来叫给我做材料准备送我走的那个夜班警察又進去呆了好半天。他们俩都出来了,夜班警察一边给我打开手铐一边说:“指导员找你谈话,他脾气不好,你别和他一样的,说话慢慢说。”

他把我领到指导员的办公室出去了。指导员这次一改上午的态度,让我坐下并说:“听说你还是一个挺不错的干部,大家对你的评价都挺高的,我也不忍心把咱们的党员干部送到那里,这样,咱们再好好谈谈。”

他提出了好多电视里播的邪恶宣传的问题,我都给否了。我又把对女警察说的对他又讲了一遍。我讲的投入,他听的也投入。我边讲边完善并补充说:“你以前送進去过多少我的同修,他们都和我一样,有的比我还优秀,全都是好人。你知道那一张传单是多少大法弟子省吃俭用,冒着被抓、被判刑的危险制作、散发的吗!让大家明白真象多不容易!为的是人们不再被蒙骗,你们不要一错再错,请你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又告诉他:你是最基层的警察干部,我想本着对社会、对民族、对老百姓负责,你应该详实的写一份你所接触到的、了解到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情况向中央反映一下,不要再制造冤假错案了!”他当时很激动,面带难色的说:“好了好了,不知道咱俩谁找谁谈话,全听你讲了。”

他站起来,我也从沙发上站起来。这样我又回到了证实法的行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