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自己证实法的路上


【明慧网2004年5月13日】读师父新经文《正念正行》,百感交集,豁然开朗。回想起自己在证实法的路上,都是靠师父的慈悲呵护,正念正行走过来的,今写出来与同修共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两次到北京上访,说出了心里话

1999年7月20日后,江氏集团以谎言欺世惑众,开始公开镇压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我凭着做人的良知和对大法的坚信,两次上访。

第一次是99年底,去天安门广场,打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的口号,一路走一路喊,喊出了自己的心声。坐着火车,历程一千多公里,来去自如,堂堂正正。

2000年初,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访。直接到国务院信访办,尽管那里戒备森严,在师尊的点化下,闯过几道关卡,终于到了信访办,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以实际行动证实了大法。信访办把我转交给本市驻京办事处,后被当地公安劫持回,在派出所,遭受非法审问到深夜。恶警逼我在他们写好的东西上签字,我坚决不签。

一个恶警大骂了很久,我就是不配合,并声明:“我去北京上访没错,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你们是公安,理应支持我,保护我这个公民的合法权益……”

他们没办法,只好电话通知我爱人把我接回家。就这样坚信大法,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

二、销毁谎言宣传画,坚定维护大法

2001年5月,本市610恐怖办公室不法人员在全市开展反“×教”宣传,逼迫各单位交100元钱买宣传品。我厂也买了一套三张所谓“天安门自焚”的邪恶宣传画,并张贴在厂办宣传栏内。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要站出来维护大法,决不能让宣传画毁谤大法,毒害世人 。当时我就动了一念,一定要把贴画撕掉,于是我调整好心态,发着正念,对着在场的两个恶人,发出强大的一念:定!只见那个工会主席突然从办公室跑到走廊里呆呆地站着;另一个坐在椅子上欲起不能,只听见结巴着:你,你,你……几个字。

我指着场上的画说:“不能让这东西毒害世人,这是江氏集团迫害大法编造的谎言……”我一边说一边撕。这时坐在椅子上的人才说:“这可是花了100元钱买来的,那要扣你下月的工资。”我说:“你说了不算,我是做最正的事,决不允许迫害!”

于是我抓住时机给他们讲真象,人明白了,态度也变了,工会主席说:“那你把画拿走吧。”画被我带走销毁了,世人免遭毒害。

三、求师父帮助,正念闯出魔窟

2002年9月,我在某厂公安科门里放了一张真象碟,不料被发现,一个公安凶恶的把我拉到办公室反铐起来,并从我身上搜走了几十份真象资料和一些真象光盘。当时虽然有点紧张,但并不害怕,我立即想到了师父,想到了大法。于是我冷静了下来,开始发正念,清除在场所有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并跟他们讲真象。说着说着,审问我的公安都跑那边看资料去了,一个公安好像在给某公安分局打电话,过了一会,分局的头们来了,个个气势汹汹,你一言我一语的质问我:“资料、光盘是哪里来的?发了多少份?……”

我不看也不理,静静地发着正念。他们无奈,就把我推上了警车。行车路上,我突然发现车不是开往看守所,而是开往某分局。当时我就想:今天不管到哪里,一下车,我就要把手铐打开,而且今天一定要回家!车到分局,一下车,果然那个政委就要一个干警把我的手铐打开,那个干警以为听错了,怔怔的看着政委。

政委见他不动,就厉声说道:“把她的手铐打开!”

干警听清了,很不情愿的打开了我的手铐。我被带到一间办公室,面对的有局长、大队长、政委、所长等。他们对我轮流审问。来一个,我就对他们发正念,找话题对他们讲真象、洪法。当时我的语言很善,很慈悲。气氛也逐渐缓和,由开始的气势汹汹转为轻松交谈,个个都笑眯眯的了。

一个干警说:“要炼就在家炼,不要出来。”

我说:“我们师父和大法遭到了无辜的迫害,修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我们师父要我们做一个好人,做个道德高尚的好人,难道错了吗?我们发传单、光盘就是向世人讲清真象,制止这场迫害,救度世人。”

最后那个政委过来喊:“罗同志。”我没睬他,他就大喊了一声:“**同志。”

这时站在我右边的一个干警见我不理他的上级,一掌拍在桌子上:“你是什么意思?对我们政委这个态度!”

此时我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政委,只见他笑眯眯的说:“你怎么不理我?”

我也面带微笑的说:“你是政委啊,我今天跟你们讲了一下午真象,你们信不信?”

政委说:“你怎么知道我不相信呢?”

他拿着传单、光盘一边看一边说:“这都是崭新的。”

我说:“你把这些拿回去看吧,对你的人生都会有改变的。”

他说:“我早就看过了。”

我说:“既然你看过了,还抓我们干什么?”

他不说话了。他们把我丈夫和儿子找来了,对我丈夫说:“你妻子的问题很严重,资料很多,又是十六大期间,分局决定一定要拘留。”我丈夫无奈,问我要带些什么。我随口答道:“要带……”话说一半,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决不能配合邪恶,承认迫害。我低声对丈夫说了一句:“我今天一定要回去。”我立即静下心来,发出正念让门口看守我的公安走开,要那些人都到里面房间去,正念中那些公安真的都一个个朝里屋走去。

我立即朝门外走去,外面的铁门一直是关着的,走到门口,铁门正好开一点,刚好能够让我出去。出了铁门,人生地不熟的走来走去,走到了一个死胡同。怎么办?真有点急了,于是我想到了师父,弟子有难,请师父帮助弟子,想能有个“的士”开来就好了。

大约5分钟,在离我3、4米远的地方,我听到一辆“的士”鸣了一声喇叭,好像就在喊我上车似的。我知道是师父派车来接我了,就在那一刻,一股热流涌透我全身,我泪流满面的上了车,无法用语言形容对师尊的感激!倍感师父的洪大慈悲,体会到正念的巨大作用,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威力。

几年来,在邪恶的迫害中,我们走过了风风雨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艰难历程,明白真象的人越来越多,但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要精进不止,更加清醒,更加理智的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早日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