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四五月的阴谋(三)

记者秘闻随笔


【明慧网2004年5月14日】1999年7月公开登场并延续至今的“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运动,实质是通过下发秘密文件开始秘密实施的。在“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过程中,政府文件之多,传达之频繁是前所未有的,令久经政治运动折腾的中国人也难免吃惊!一会儿一个“讲话”;一会儿一个“通知”;一会儿一个“精神”……。而这些“国家机密”,皆从4月25日江泽民给政治局的信《关于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问题》开始、衍生与快速升级,直到发展成在地方警察中成为“常识”的口头文件:“对法轮功可以不讲法律”,“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本文节选

目录

◆ 99年4月份的迷雾
◆ 99年5月10日《关于法轮功有关问题的通知》,机密
迫害阴谋的伏笔
◆ 国家体总和人大离退休老干部的调查结果
◆ 5月12日,荒唐的公通字[1999] 27号机密文件
◆ 1999年5月11日《关于印发有关法轮功两个材料的通知》
◆ 99年6月收到的所谓《关于进一步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用后销毁)
◆ 政治恐惧
◆ 社会稳定
◆ 江泽民为什么要“消灭法轮功”?
◆ 1999年4月27日中办发电 [1999] 14号绝密文件的出笼
◆ 4月25日,江泽民的信,又一场民族劫难的祸端
◆ 李其华老人的故事
◆ 信仰问题成为迫害的直接借口
◆ 更多的文件,更多的疯狂
◆ 镇压法轮功的纰漏(摘译)
◆ 道道密件直接造成地方执法犯法,加剧了镇压的残酷性

* * * * *

(接前文)

◆江泽民为什么要“消灭法轮功”?

为“消灭法轮功”,江泽民陈述的根本理由是信仰问题——“法轮功主张有神论”,“马克思主义主张无神论”。当然,政治小人即便妒忌到极点,也不会直言自己妒火难耐,而是会另找一些自己认为更冠冕堂皇的政治借口,用来打击自己心目中的“政敌”。因此更严格的说,从江泽民的正式讲话记录看,有神论是江泽民认为足够拿得出手的镇压理由。

这些年无论华人还是西方人,很多人听到迫害真象时都不解地问出“为什么要镇压”这个问题。社会上也流传着一些解释和猜度。其实“为什么镇压”这个问题别人是很难代为找出合理解答的,因为荒诞就是荒诞,邪恶就是邪恶。如果说世上能找到类比,那恐怕要数当年希特勒灭绝犹太人,以及尼禄残害基督徒的行径了。

尼禄(Nero Claud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 37年-68年),古罗马帝国皇帝,54年登基,是罗马最神秘的皇帝之一,关于他的传闻很多,他早期的统治是很仁慈的,罗马处于相当鼎盛的时期。如果说“面包和马戏”是麻醉人民的小恩小惠的话,那么尼禄确实一度把两者都给了他们。但59年起他变得残暴,乱杀平民,有传言说罗马大火是他操纵的,火灾以后他曾用猛兽咬死许多被怀疑纵火的基督徒。68年罗马发生叛乱,他被元老推翻后自杀。

令史学家感到惊讶的是,尼禄统治的最初几年竟是罗马历史上最繁荣兴旺的年代中的一部分。但谁又能替尼禄把他那些邪恶行径解释得让众人都觉得“可以理解”呢?

◆1999年4月27日中办发电 [1999] 14号绝密文件的出笼

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国务院信访办的当天,当“两办”负责人及罗干等向江泽民汇报法轮功学员上访经过的情况时,江氏迫不及待地挥舞双手,大叫“灭掉,灭掉,坚决灭掉!”这种赤裸裸的暴君形象,令在场人员包括罗干都感到吃惊。

在当时讨论“中南海事件”的第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上,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刚劝了一句“让他们炼吧”,江泽民立即恶狠狠的指着朱镕基喊:“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曾在文革中受“右派”之冤的朱镕基此后在这次关系到亿万民众和国家命运的关键性会议上对法轮功的事没再说一个字,散会时,朱镕基与在场的工作人员一一握手、道别。面对恶气高涨、暴跳如雷的江氏,政治局其他常委也都沉默了。

但此时,江泽民得到的还只是政治局常委们的沉默。为了让“消灭”运动登台,江泽民又模仿当年毛泽东写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的手法,向全体政治局委员写信,并多次以个人名义作“批示”,把法轮功问题定性于“与党争夺群众”、“亡党亡国”的高度;并在“两办”(中共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代表党和政府公开承诺“炼功自由”、“从来没取缔气功”的同时,在全党传达江的批示、讲话和《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不准炼法轮功》的通知,令大批国家干部同时或在相近时间传达互相矛盾的“文件”、“通知”,令他们在众人面前出丑、难堪,强迫他们出面向群众和社会上抛出政治运动开始前的讯号。

1999年4月2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印发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这是同年4月至6月期间大量秘密文件中较为关键的一份。这份文件的代号为中办发电 [1999] 14号,密级被定为“绝密”,文件归类的主题词有五个:社会稳定,群体事件,江泽民,信,通知。说明问题实质的中心词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江泽民的信”。其他文件形式,只是为了江泽民的一封个人信件能够“名正言顺的”发往全国而加的包装而已。

这份被指定采用“中共中央办公厅”落款的密件,发给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书记、军队各大单位党委书记,转交中央各部委部长(主任),国家机关各部委党组(党委)书记,各人民团体党组书记。文件上表明共印了720份。此《通知》的全文如下(根据传真件在海外打字记录):

“1999年4月25日清晨,一些法轮功练习者陆续在中南海周围聚集,人数达到一万多人。对这一事件的情况和处理结果,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先后下发了《关于法轮功练习者在中南海周围聚集的情况通报》 (中办发电 [1999] 11号)、《关于处理法轮功练习者在中南海周围聚集情况的通报》 (中办发电 [1999] 12号)。4月25日夜,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领导同志写了一封信。信中对这一事件发生的原因、深层次的问题以及需要吸取的教训作了深刻的分析和阐述,对从这一事件中引以为戒,举一反三,采取措施,做好工作,严防类似事件的发生,作出了明确的要求。现将江泽民同志的这封信印发给你们,你们立即组织党委常委(党组成员)学习讨论,研究贯彻落实措施。学习贯彻情况,请汇报中央。”

落款之后是题为“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标注日期为1999年4月25日的江信全文。

熟悉中共政治运动史和独裁黑幕操作的人不难看出,到了1999年4月2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已经接受了绑架,成为江泽民手中一个明哲保身、机械行事的传声筒。

2001年7月上旬,《新闻周刊》最新一期的国际版刊登了玛琳达.刘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文章引用人权活动家约翰.简(John Kamm)的话说,“江是清除法轮功的幕后推动者。”“中国一些其他的领导人并不一定认为有必要进行这样全面的镇压。”

◆江泽民的信,又一场民族劫难的祸端

通过以下重要段落,摘自江泽民4月25日夜给政治局的信,根据传真件重新打字而成,可谓这封全文750字左右信件的最重要信息了:

“此事[指4月25日的群众大上访]发生后,西方媒体立即作了报导并加以煽动性渲染。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无联系,幕后有无“高手”在策划指挥?这是一个新的信号,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敏感期已经来临,必须尽快采取得力措施,严防类似事件的发生。”——贼喊捉贼的煽动和仇视,扰乱人心。

“这次事件,是1989年那场风波以来在北京地区发生的群体性事件中人数最多的一次。我多次强调要防微杜渐,对重大事件要加强请示汇报。”——为什么和六四扯在一起?莫非其日夜担心自己在六四中的罪责受到清算?

“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果真是那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共产党掌握着全中国的权力、军队、警察、监狱、宣传机器,组织系统遍及全社会各阶层、各领域、深入乡村街道、包管男女老少的思想和经济命脉,法轮功不过是个自己规定“永不参与政治”、“真修向善”、“松散管理”的民间群众炼功群体,江泽民为什么让共产党去“战胜”这样一个善良的群众群体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