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传台湾校园之二:一所小学师生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4年5月17日】一大早,看到孩子们在法轮大法悠扬的炼功音乐中打坐,他们小小的脸蛋上露出祥和平静的神情,让人不禁为他们感到高兴,能在小小的年纪就懂得修炼,真是幸福!


本校是台南郊区一所纯朴的小学,全校师生约六百人。2003年4月中法轮大法的学员不辞辛劳到本校介绍大法,并义务指导五套功法。由于功法简单易学,「真、善、忍」的法理直指人心,很多老师加入修炼。

今年年初,行政院体委会正好在推动「运动人口倍增计划」,本校不少教职员修炼后身心受益良多,便申请参与了这个计划。利用早上七点到七点半的这段时间在学校成立了炼功点,对象是学生及家长,希望透过亲师生的互动把大法的美好慢慢推向社区。实施到目前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月,但已经有不少人身心得到改善。

以下是其中的几个例子:

有一对祖孙,每一天几乎都是她们最早到炼功点,阿嬷说:小孙女喜欢炼功,为了怕睡过头迟到,炼功的日子就跟阿嬷一起睡,晚上写完功课后也都会和阿嬷一起看大法的经文。阿嬷以前有各种慢性病,经过炼功痛风指数已下降很多。每次炼完功回家,高血压至少都降20,连医生也感到惊讶不已。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林太太的身上,通过修炼,多年的脚伤、肩伤已不药而愈,多年吃药控制不了的血脂肪也回复正常;她觉得法轮大法的法理浅显易懂且博大精深,很多生命中久寻不着答案的疑问也得到了解答。

四年级某班有一位班导师极为头痛的学生也来修炼法轮大法。还没炼功前,常不写作业,就算有也是东缺西漏,字迹相当潦草,上课时不仅漫不经心,爱吵闹干扰别人上课。通过修炼大法,导师表示这些情形都有了改善,字也变得工整多了,连其他科任老师也明显的感受到这位学生的转变而啧啧称奇。

以下是多位老师的修炼体会:

林老师:修炼法轮功已一年了,当初会走進来是因为看到学员们所展示的第一套功法,那种舒展的动作深深吸引着我,直觉是一项很棒的健身运动,因此也加入学习的行列。至今仍记得第一天炼功后的奇妙体验,当晚内心感到特别平和、喜悦,整晚不觉得累也不困,精神特别好。之前我就开始自学打坐,而第五套功法是静坐,是我所向往的。

学会了五套功法之后,老学员介绍了《转法轮》这本书给我们看,一向对佛经感兴趣的我,看到《转法轮》所阐述的佛法以及返本归真的道理,真是如获至宝,一口气读完。有些书看了之后不会想再看,而这本《转法轮》却百看不厌,因为这是一个指导人修心养性的高德大法,也是佛家修炼大法,是个凡事向内找,直指人心的法门,因此每次看都有不同的体会,很能触动人的心灵。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在法轮功学员身上,这句话会改变的。很多学员因为修炼法轮功去掉了不好的习性,我也不例外。修炼之后才认识到自己有许多不好的观念和习惯,这些缺点以前都不自觉。有了这一层的认识之后,我再也不苛责别人了,因为矛盾的产生和自己都是有关系的。以前生活中的苦,是和外子的争吵不断,那种气恨不平的心让我的身体和婚姻都亮出警讯,第一天炼功我的心结似乎一下子解开了,感到很平和,看书学法后,体悟到夫妻之间若不是站在感恩的基点,一点小事就会起冲突。我从此开始珍惜夫妻的缘分,因此与外子相处方面,去掉了老是唠叨的毛病。我的改变,孩子们最先感受到,他们说:「妈妈,你和爸爸好像变得比较好了」,有一天外子也说:「你炼了法轮功之后比较不会骂我了,脸也变得像刚认识你的时候那么年轻。」

法轮大法是修真、善、忍,能够同化真善忍这个特性,身体也会改变的。以前每年到了春夏季,脚底就会起汗疱疹,秋冬季双脚会龟裂,固定要去皮肤科看诊擦药,这一年居然不药而愈。而每年都会来个一两次的重感冒,今年也没有了。这都是万万没想到的。

更令人惊奇的是孩子的转变,孩子从小气管就不好,抵抗力弱,稍一着凉就咳嗽,每年的健保卡都要看到E卡。自从我炼功之后,孩子有时会跟着我比划比划,不是很认真的炼,却也达到身体的转变,这一年一包药都没吃过。有一次清晨我炼了第五套神通加持法之后,看到孩子踢被子全身冰冷,赶紧抱着他,帮忙暖被,睡了一觉之后,身体一点事都没有。最近有许多朋友都说我的儿子壮了不少,问我有没有给他進补什么?当他们知道是炼法轮功的关系,都直呼神奇。而这一切都是事实啊!这么好的功法,希望大家也能和我一样从中受益,因此将这一年的体会在此说明,望大家千万不要错失这么难得的机缘。

江老师:自小家境贫困,身体不好,虽然都不是会危及生命的毛病,但长期受病痛之苦而觉得活得好累。小时候上课常发呆思考着:「为什么有“我”?“我”为什么要来这个世上?当人怎么这么苦?可不可以自杀一了百了?“我”死了会去哪里?」结婚后,先生对我非常照顾,家里的家事几乎都由他代劳,生完孩子后身体不但没有改善,又多了一些产后的毛病,更无法接受的是孩子遗传到了我的体弱多病,孩子经常半夜哭着说:「我为什么老是咳不停、无法睡觉?」我只能抱着孩子一起哭,陪他坐着睡,一边流泪一边责怪自己、怨老天对我的不公!

身体的不适、教学的压力,使我的脾气愈变愈坏,在学校动不动就发脾气,还把学校的不愉快带回家。日复一日,把身体搞得更糟,药愈吃愈重却不见改善,轻生的念头常浮现于脑海。就在绝望之际,法轮大法的学员出现了,他们的付出与鼓励,让我学会了五套功法,也让我克服了初次通读《转法轮》的障碍。《转法轮》用字浅白,但内涵极深,愈看愈爱看。

明白了法理,我不再怪老天对我的不公,不再处处与人计较,不再乱发脾气,身体也改善了。得法前健保卡用到J卡最后一格(不包括自费看诊部分)的我,得法后不再吃药了,不再怕失眠头痛,不再担心咳嗽咳得无法教书。孩子与先生成为我的同修,我们一同修炼,女儿的鼻子不再因鼻窦炎发臭了;儿子的气喘也不再犯了,先生对我比以前更好。我们不用再担心过年期间没药吃,不用再一天到晚记着孩子吃药的时间,不用再大排长龙挂号看名医,不用再执著于什么东西不能吃,不用再……,这都要感谢师父的慈悲,传给我们这么好的功法。

以前教学总以要求自己的方式来要求学生,虽然学生功课好、守秩序,但学生总是与我保持距离;如今我收起教师的权威,改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把法理适度的融入教学中,走在校园中常常可听见学生大声的向我问好,这种美好只有亲自体验,才能感受得到!

陈老师:以前我算是一位满爱开玩笑的年轻男老师,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就有欢笑,我爱耍小聪明,总是拿别人当笑话的题材,虽都是无伤大雅,但多年来已不知造了多少口业、损了多少德。由于乐爱运动,长跑、打篮球成为我休闲时的健身媒介,天真的以为通过大量的剧烈运动能换来身体的健康,自己也常以体能不错自满。不过几年下来不仅小病不断,平均一、两个月就得感冒一次,累积的多处运动伤害已慢慢侵蚀我的身体,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我常常站在台上授课不到十分钟便腰痛不已,只好坐在椅子上;肩伤、背伤也让我以写黑板为苦,要变天前,身上的某些关节已能做气象预报,中西医都看了,钱也花了不少,却一点效果也没有。那时的我「人生是黑白的」,唯一稍能慰藉的只有画图;在绘画时,我的心踏实多了,人世的得失也常在举起画笔的同时得到暂时的麻痹。不过我对生命还是有很多的质疑,我来这世界干吗?每天忙碌、汲汲营营到底所为何来?我所拥有的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都找不到答案,只有过一天是一天,为寻求短暂表面的快乐努力着。

学法后,我的疑惑都透过《转法轮》慢慢找到了答案,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在于「返本归真」。而了解「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的道理后,对于人世社会的一切也懂得如何放下,急躁的个性也开始「缓、慢、圆」了起来。以前有矛盾总是埋怨别人,对于学校指派很多额外的工作也都是边做心里边骂;上课时,对于较皮的学生总拿他们开刀来杀鸡儆猴。明白了法理后,我学着向内找,不再责怪别人;对班上的学生也能容忍,学会去看他们的优点。至于我的身体,透过修炼已得到很多的改善,那些运动伤害已消失无形,我慢慢能够体会什么叫「无病一身轻」。

郭老师:第一次听闻『法轮功』,是在学校里。修炼『法轮功』的同事在工作上都克尽职守、认真负责,私底下和人相处,也都乐于助人、和善开朗,使我对『法轮功』产生好感。有几位身上有宿疾的同事,炼功之后身体改善许多,当时舍妹身体状况不佳,家中又有幼儿,要寻找一项适合她又能兼顾孩子的运动有些困难,心念一动:何不把这套功法推介给她,在家里就可以炼,又不需要特殊场地。

开始和同事学起功来,我患有妇女病持续看了一年多的中医,仍未根治。没想到,还没推介给舍妹,自己倒先受益了,原先困扰我甚久的毛病,就这样消失无踪了,起先蛮错愕的,直问自己:怎么可能?后来,同事鼓励我看《转法轮》一书,慢慢才能理解这样的变化。

而且影响我最深的是心理层面,对人、事、物的看法变得比较多角度及宽广,我变的冷静理智,不受外界影响,这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心灵境界,本来想在50岁时或许能达到,现在我得到了,这个福气我很珍惜,也希望与大家分享。

* * * * *

我们为海峡对岸的下一代感到忧心忡忡:在台湾,我们可以在校园自由的修炼法轮大法,而在中国大陆的修炼者不仅失去工作、被退学、排挤,时时还会有被逮捕的生命危险;而一般百姓,不但不能知道真象,在校园中还要被迫接受污蔑法轮大法的教育思想。

中国大陆一直在進行改革开放,也一直对国际表示中国的未来会如何美好,但如果连「真、善、忍」都要被禁止、打压,这个国家的下一代和未来还会有希望吗?在此,诚恳呼吁大家能重视这个问题,并能适时伸出援手,让这一场无理恐怖的迫害早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