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衡阳县戴魁松、戴国和父子自述遭遇


【明慧网2004年5月19日】在湖南省衡阳县山村有一人家,父亲和儿子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信仰“真、善、忍”,努力做真诚、善良、忍让、道德高尚的好人,却无辜被派出所多次抓捕,被关進拘留所、看守所、被劳教,受尽了折磨毒打……,还被高额罚款。下面是他们的自述。

* 父亲——因说真话、讲真象几次被非法关押

我叫戴魁松,65岁,衡阳县岣嵝乡福星村人。1998年我和儿子幸遇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我未学法轮功之前脾气暴躁、吸烟、喝酒、又爱打字牌,在家里经常和妻子吵架。自从学了法轮功之后,明白了要做一个好人的道理,处处事事都先考虑别人,不伤害别人。从此家庭和睦。也知道了修炼人是不能有象吸烟喝酒和赌博这些不良嗜好的。因而我戒了烟、酒和字牌。我以前自己做豆腐,在炸油豆腐时,油锅起火,我的右手被烧得变了形,小手指与无名指弯曲,整个手不能自由伸展,修炼法轮功后手已复原。

1999年7月23日岣嵝乡派出所两警察骑摩托车到我家,我正在田里做事,他们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他们说:“把书拿给我看看。”我回家拿了《转法轮》给他们看,他们就把我的《转法轮》强行抢走了。事隔不久,岣嵝乡派出所所长彭增民等四人又开车到我家抄家,他们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凭证,把柜子、抽屉、箱子撬开乱翻,把我家翻得乱七八糟的。把大法书15本,师父的讲法录像带、炼功录音带全部强行没收。不仅如此,大约11月份又把我们父子绑架去参加洗脑班。在洗脑班上派出所所长彭增明说:“江泽民说,对法轮功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不准炼,要写保证书。”我想了很长时间,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什么错,我这个保证怎么样写?恶警还逼迫我交800元钱,我没有钱,只好向邻居借了500元钱交了,才让我们回家。

此后乡派出所警察时常来我家骚扰,使我们父子无法安心生产。我们就是想不明白,这么好功法教人做好人,利国利民,为什么就不能炼呢?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公民有向国家机关、个人提出批评、建议的权利”,我们觉得应当向国家政府机关反映我们的情况。于是我们父子二人于2000年6月23日去了北京上访。而就在6月24日,乡派出所所长彭增明把我妻子抓去作人质(我妻子不修炼),把我家房产证也拿去作抵押,6月26日我们刚回到家,就被派出所所长彭增明等5人绑架至派出所。第二天把我们父子送到衡阳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当时拘留所里已关押了18个大法弟子。76至78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就有好几个。一个警察问一个76岁的女大法弟子:“你去北京干什么?”这位大法弟子说:“我没修炼法轮功前,肚子上长了一个肿瘤,脚上也有很多小肿瘤。修炼法轮功后肿瘤都消失了。我怎么就不能把这些真实情况上北京去告诉政府呢?”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病好了,思想道德水平提高了,上北京告诉政府真实情况有什么罪啊!我儿子在拘留所关押15天后送县看守所关押,我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才释放,还交了我们父子二人在拘留所非法关押期间的所谓生活费900元。

2001年农历10月初8日,我在神皇村环洞居民桥发资料讲真象,被何平生村长举报,岣嵝乡派出所又把我绑架至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

2002年农历10月初10日,岣嵝乡派出所王所长(原彭增明所长已调走),警察蔡勇国、集兵派出所唐永峰等六人又来我家抄家,大法书籍、光盘、资料等全部被抄走。并把我绑架到县看守所又关押了90天,然后又判劳教一年,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因检查身体时有高血压,劳教所拒收,于是当天我又被送回衡阳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我在拘留所被牢头和犯人王遥毒打。管教张副所长看见了也不制止。在拘留所又非法关押了我90天后,才释放我。这一次我在县看守所共被非法关押了180天。

* 儿子——无论邪恶怎样迫害也无法改变我对大法的坚信

我叫戴国和,39岁,修炼法轮功前人生坎坷,特别是在1994年2月15日衡阳火车站2•15发生意外事件中,我一家就有4个遇难(妻子、弟弟、妹妹和妹夫),顷刻间四个亲人离我而去。妻子的去世使我的家庭解体,二个幼小的孩子怎么办?我欲哭无泪,精神负担到了崩溃的边缘。身体状况也愈来愈坏,经常吐血。我是一个老实本份的农民,一生没有做过坏事,为什么如此大的灾难落在我头上?我苦苦地思索着、寻找着人生答案。

98年农历7月14日,姨妈、姨父到我家作客,他们说:“法轮大法好,治好了我的病,你想不想学。”我说:“可以吧,我这一生也没有学什么,等我做完工地上的事再学。”他说:“你想学就今天下午到我家来看录像。”我姨妈是97年10月得甲亢病,在医院看病吃药,一天药费就要花20多元,可是越吃药人越瘦,到最后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发烧不退,骨瘦如柴,家里已为她准备好了后事。就在这时,一个法轮功学员到她家,把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放给她听,听后她说:“听了讲法录音身体还感觉好些了。”就这样没吃药病就好了。我当时并没有什么想法,只看了两天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就去工地做事了。可是一到工地就一病不起,发烧到第17天时,病还不见好转,不得已,只好回家看病,当地医生给我测了体温,有41°C.经过几天治疗,体温还是没有降下来,医生说如果体温还降不下来,他没有什么特效药了。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看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不知不觉中烧退下来了,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路。不久,我其它的病,吐血的病也都好了,到现在快6年了我没吃过一片药。你们说说这么好的功法我能不修炼吗?而且通过看《转法轮》解开了我一直苦苦寻找的人生答案,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唯一真正要寻找你舒舒服服的没有病,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的目地,就唯有修炼!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众生。”(第63页)师父在《转法轮》中还教导我们:“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第126页)我就按照师父教导的去做。我在工地做事时,做事总是走在工友们的前头,早上也比他们出工早,但分钱有时比他们还少些,从不为钱与工友们争执。晚上还与工友们一起看《转法轮》,用书中的道理劝说大家不要为钱争斗,伤了感情,这样工友们的关系也很好,大家都很快活,所以工友们都愿意和我一起做事。

1999年5月,我把家里3000元钱存在岣嵝信用社,那时信用社抢生意,利息比国家规定的要高,我是修炼人,那一百多元额外利息我没有要。可是自1999年7.20以后,我做好人的权利就被剥夺了。

自1999年7月23日,乡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抢走了《转法轮》后,又到我家抄家、罚款、强行拿我家房产证作抵押,抓我母亲(不修炼)作人质。还把我们父子二人送拘留所、看守所非法关押。其详细情况我父亲在前面叙述了。我就从在县拘留所被关押15天后,又被送到了县看守所继续遭受的迫害说起。

在衡阳县看守所,他们不准我学法炼功,还利用犯人折磨我。一个叫“三毛”的犯人掐着我的脖子对我说:“你炼功就掐死你。”掐得我直翻白眼,我一字一句地说:“大法就是我的命,要炼!”当时我坐在地上,另一个犯人用尽力气踩我的腿,踩得我的腿肿得好大。我带着伤痛还要干活,加工莲子(将莲子的外壳去掉),每个监子每天加工360斤莲子,由牢头将任务分给每个人,完不成任务要打屁股,有碎的要打手、打脑袋。凡是完不成任务给别人一饭盒,还要打5下。打人的工具是竹板,二指宽,一米多长,两根绑在一起。打一下身上就要紫一块。犯人把我脑袋打肿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一个犯人胡平说:“你炼功炼成这样,就别炼了”,我说:“如果我不炼功早就出事了。”当他看到我脑袋顶部被打得全是软的时都惊呆了,但三天后头顶的肿全消了,犯人们都感到太神奇了。

从此以后我炼功时,他们就再不打我了。胡平还要我送书给他看。我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31个月,被岣嵝乡派出所与县610勾结非法罚款3000元,另交看守所所谓生活费300元,交县拘留所所谓生活费900元(我在拘留所关押15天,父亲关押1个月)才放我回家。

回家不到两个月,一天我骑车路过乡政府,正好被坐在商店门口的派出所所长彭增民看见,他拦住我,在我身上搜出二份真象资料,就把我拖到派出所上手铐,并通知县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机构),就这样又把我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然后又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月,再又转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8天,才释放我。

2001年元月19日晚10点多钟,我正睡在床上,岣嵝乡派出所所长彭增明、乡政府刘书记、村书记等6人闯進我家,把我从床上抬到汽车上,我衣服都没有穿,就这样把我绑架到衡阳县西渡公安宾馆(国防大厦)三楼一间房里,关了48小时,逼问资料来源,大冷天我没穿衣服,还将我铐在窗户上吹北风、长时间罚跪、不许睡觉。他们安排8个人,2人一组6小时一班轮流逼问我。我只是跟他们讲真象。

元月23日又把我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就是过春节。一到县看守所7号仓,牢头洪传友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要全仓14个犯人一齐上,打得我全身是伤,把我的头往铁门上砸。陈所长听到砸门声以为是对干部不满,就给他戴脚铐,后来知道是打我就放了他。

第二天他又叫全仓14人打我,高喊打死我,还高喊把我手踩断。他们几个人将我抬起来,又用力往地上摔,把我往死里整。初三我炼功,犯人们就打我。我抗议这种非法关押和残酷折磨,就开始绝食。初一看守所开始做事,还是加工莲子。虽然我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但是我还是把分给我的任务完成了,没有连累他们,他们都很佩服,也知道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都说:“你炼吧,我们不管了。”在看守所关押57天后又将我转入拘留所。在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被衡阳县公安局国安大队教导员伍建军带到他们二楼办公室给我上刑。用手铐把我双手向后铐着,再把铐子挂在门的拉手上,让我跪在地上,这样背后铐着的双手及双臂必须向上抬起,上身向前弯曲,使双肩关节向上扭着,非常痛苦。我汗如雨滴,疼痛难忍。1小时后才将我解下,又送到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并在2001年大约4-5月,610人员及犹大李彩风在看守所做我的转化工作一个星期,他们软硬兼施,却没动摇我坚定修炼的决心。这次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7个月。

2001年9月20日,我在衡阳县岣嵝乡高丰村讲真象被恶人举报。岣嵝乡派出所所长彭增明4人在抓我时,把我的小手指折断。他们又将我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52天,然后又判我劳教一年。

11月12日,他们把我送往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育新学校)迫害。一進劳教所,就被4个犯人控制我的人身自由(劳教所安排的夹控)。第二天我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三天后(11月15日)把我隔离在医务室的一间房间里,由4个夹控整天围着。16日开始灌食,灌完食后,再用钳子把舌头夹住,用开口器把口扩张得很大,使人很痛苦。第一天30分钟后才松下来,当时我的口都合不上,非常痛。第二天时间增长到40分钟,第三天增加到1小时,看我没有屈服,他们就换了一种办法,就是再让我绝食5天后,将我手脚绑在床上打点滴,三瓶一天,从上午10点打到晚上10点。三天后看我还没屈服,就把我手脚绑在死人床上一个星期不让动,小便都由人接。从鼻孔插管子灌食(鼻饲),第一次从下午4点到晚上10点,难受极了,火辣辣的。第二天仍是从下午4点到晚上10点,鼻饲后管子并未拔下,一直插着,这次鼻孔一共连续插管30多小时,我没有呻吟过,他们看到我难受的样子,用体温表一测,看我发烧了,这才把插入的管子拔出来,他们是以灌食为由,目地是用酷刑折磨我。手段极其残酷。一星期后才把我从死人床上放下来送回隔离室。

我在隔离室背老师的经文时,4个夹控用毛巾封我的嘴,用烟头烫,我还是背,背完后再用善心给他们讲真象,最后他们都很佩服我,有的说:“没有办法”,有的说:“声音不大,算了吧。”然后在夹控本上写着:“轻声学法”。夹控本是由4个夹控的人每隔1小时记录1次被夹控的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等情况,我在隔离室被关了三个多月。

三个多月后,才将我带到劳教队,在劳教队里不准我发出声音学法(背老师的经文)不准炼功,劳教队恶警安排6个人夹控我,如果两脚交叉坐在床边就算炼功,限制人身自由就到了这一步。我背老师经文时,两个夹控一边一个拉着我的手在房间里跑,可我还是一字一句地背,他们跑累了,又换两个人……,到晚上12点才准睡觉。我四点又起来背法,他们气急败坏,把我按在床上,用衣服封嘴巴,真想掐死我,我的手上,嘴上都是血。

一年的劳教期快到了,2002年9月11日教导员毛伟说我不服管教加期2个月,又说我晚点名不答“到”,将我关禁闭。

一到禁闭室,只要不死人,用什么样手段折磨大法弟子都可以。在那里冬天天气很冷,不准穿衣服,只穿一条内裤。隔墙就是猪栏,蚊子很多。在禁闭室里,他们给我穿约束衣一个星期。约束衣是一种折磨大法学员的新酷刑,衣服是用帆布做的,衣上有很多带子,衣服从前往后穿,背后开口,二手臂胸前交叉,二手掌分别放在二肩头上,用带子绑紧。衣服上的带子绕过二大腿根处往上把全身绑紧。由于带子勒得很紧,身体长时间被紧紧地束缚着,全身胀痛难忍,人躺下去就起不来,吃饭要人喂。而且管教一直排四个夹控监视我,那些夹控不准我睡觉。晚上12点了,两个值夜班的夹控把我拉到墙边站着,我不配合就坐在地上。因为天气冷,我又只穿一条内裤。后来被禁闭室值班人员(不是负责夹控我的人)发现,他把情况反映上去,来了一个人,最后才让我睡在床上,三人同睡一床,夹控我的二个人一人睡一头,每隔2分钟一个用脚后跟打我的肚子,另一个(和我睡一头的)用书卷成一圈,打我的头、嘴。第二天我的嘴唇被打的肿得很高,血糊糊的。9月30日教导员毛伟找我谈话,以我進办公室不喊“报告”为借口,又加教两个月,仍将我关禁闭。我抗议无理的非法关押和酷刑折磨,再一次绝食。3天后又将我送劳教所医院灌食。最后分队长叫夹控犯人将我从医院抬到办公室说:“以后不要你喊‘报告’了”。这样我才结束36天的禁闭室折磨。

我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14个月,其中被加教4个月,被关禁闭36天,因绝食抗议在隔离室关押了3个多月。在这14个月中都是被劳教所安排的4个或6个犯人夹控(监控)我,一举一动,说话等都记录在夹控本上,夹控犯人可以任意凶狠地打我,折磨我。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阴险、毒辣、隐蔽,虽然恶警自己不动手打人,但是他们指使犯人作夹控,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由犯人用暴力监控大法弟子,不准与同修之间说话,不准背法、炼功。而发生在这里的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真象都被封锁得十分严密。我亲眼看见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写了一份材料放在“天河区检察院信箱”,他刚走就被值班的叫人把这份材料拿出来了。

我把我修炼法轮功及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写出来,就是要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真诚、善良、忍让的好人,而修炼法轮功的好人却无辜地被残酷迫害。而这一切真象却被谎言掩盖。希望善良的世人从我修炼法轮功及遭受残酷迫害的亲身经历中,能够认清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迫害的事实,同时又用欺世谎言极力掩盖事实真象的阴险残暴的嘴脸,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编造的欺世谎言中解脱出来,真正认识法轮功,以便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迫害大法弟子恶人榜
彭增民湖南省衡阳县岣嵝乡派出所所长
现已调往衡阳县岘山乡派出所任所长电话:0734-6741100(单位)
伍建军湖南省衡阳县公安局国安大队教导员手机:13973416082
毛伟: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
邮政编码:421200(衡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