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东港市大法弟子刘延俊遭绑架


【明慧网2004年5月19日】2004年5月13日中午11点30分左右,辽宁省东港市被迫害得保外就医的大法弟子刘延俊(女),被沈阳市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伙同东港市公安局下属新兴区派出所,以体检为借口,强行从家中绑架。

具体过程如下:

5月13日上午8点左右,沈阳市女子监狱派了6名男警和2名女警到东港刘延俊的家中抓人。起初,东港市新兴区派出所的6名警察和新兴区委的5个人并未直接到刘延俊家中,他们把车开到刘家楼下,指使沈阳女子监狱的恶警上楼抓人。这8个人到刘延俊家门口使劲砸门,刘询问他们是谁,他们谎称是“收水费的”。当时家中只有刘延俊和她80多岁的老母亲。老太太一见那么多人,很害怕,就不让刘开门,刘延俊就没有开。那些恶警一个劲的踢门、砸门,并扬言再不开门就动手撬。刘延俊没办法就开了门。那些恶警一股脑冲了進去,其中一个男恶警冲到厕所,拉开厕所门,看是否有人躲在厕所里。其他人拽起刘延俊就往外拖。老太太看见是来抓女儿的,很害怕,拼命抱住女儿,不让它们带走。几个恶警用力扒开老太太,老太太心脏不好,晕倒在了地上。恶警以为她是装的,不想理她,后来一看老太太不行了,才开始有点害怕,几个人穿着鞋踩在床上,把老太太往被子上拽,想把老太太抬到医院去;另几个人到处翻东西。一顿折腾,老太太苏醒过来,死也不肯去医院,要和女儿在一起。她哭着哀求那些恶警:“我女儿身体不好,她还有一个女儿上高中,马上就高考了。我和我孙子都住在这,你们把她抓走了,我们老小可怎么办哪!”

那些恶警根本听不進去,两个女恶警在旁挖苦刘延俊说:“你活该!谁让你炼法轮功了,你要是不炼法轮功,你妈也不用跟着你遭这个罪!”老太太听了气不打一处来:“我们过得好好的,我女儿做好人有什么错!是你们这些人大老远跑来搅和,不让我们过清闲日子。谁没有兄弟姐妹,谁没有儿女,你们俩将来也会有孩子,等那时候你们就知道父母的心情了!你们把她拉走,我可不能活了,你们积点德吧!”一番话说得两个女恶警哑口无言。

由于老太太的抵制,恶警折腾了两个小时也没把人带走。无奈之下,他们打电话找来了刘延俊的弟弟,骗他说只是拉回监狱去体检,刘的弟弟就答应了他们。他们就开始又拖又拽,把刘延俊往屋外拉。刘延俊想给姐姐打个电话,让姐姐来照顾母亲。刚拿起手机,一个恶警上来一把抢了过去,不让她打。商量了很长时间,才把手机给她。这时刘延俊的侄子放学回到家,被恶警们推到另一个屋里,又把老太太也推進去,把门锁上了。派了几个人守在门口不让老人和小孩出去。老太太哭着想和女儿说几句话,他们也没让。恶警拿监狱的囚服给刘延俊强行套上,把刘延俊从床上往下拖。这时在楼下等候的新兴区派出所的七、八个人和新兴区区委的书记等人也上楼帮忙,这20几个人合伙把刘延俊从楼上拖了下去。刘延俊不配合邪恶,嘴里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就打她。最后强行把她拖到车上,刘延俊连鞋都没穿就被抓走了。过了几分钟,刘延俊的女儿回到家,看到家里乱七八糟,象刚被抢劫一样,床上、地上全是泥印子。

现在刘延俊的家中只剩她的母亲、女儿和侄子(均上学),无人照顾。

这是邪恶之徒对保外就医大法弟子的又一轮迫害,它们所采用的手段是低劣下流的。它们谎称是“收水费的”,足见其心虚至极,知道自己所干的事见不得光。这种以行骗为手段的“执行公务”不仅有悖于作为一名警察的基本职业道德,而且根本不遵守法律程序。当然邪恶的法律只是做样子,它们对大法弟子从未讲过法律。后来,它们又谎称刘延俊给政协写信,拿了一封伪造的信说是刘延俊写的,刘延俊拒不承认这种强加的罪名。如果说来绑架人是为了回去体检,那么又拿这封信来干什么用呢!可见它们所说的与所做的根本不一致,它们并不是想带刘延俊回去体检,而是找借口把刘延俊抓回去迫害。

望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否定辽宁沈阳女子监狱对所有保外就医大法弟子的迫害。铲除黑手烂鬼,决不让邪恶的阴谋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