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劫持进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遭受药物摧残


【明慧网2004年5月19日】我是1998年底得法的法轮功弟子,得法短短数月,以前因无钱医治的各种疾病全部消失,我深感大法的无比神奇。1999年法轮功在中国遭受了旷世奇冤,我作为大法弟子于1999年底进京上访,向政府讲明真相。我只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一个权利,仅仅为了说一句真话,我所在单位便于2000年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没有给我补偿的情况下解除了我的劳动合同,从此我失业了。

2001年我生下了女儿王辰,现在孩子三岁了,她同我一起修炼法轮大法,身体非常健康,很少生病。

为了让人们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相,2003年以来,我不断的到处讲真相,甚至在公共汽车上也向乘客宣讲,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无辜的。因此,被公安列为重点监管、打击、严惩的对象。

在散发真相材料时,我多次被公安劫持、关押,每次都是和孩子一起被关在审讯室的铁笼子里,关押过我的派出所共有十几个,如王官庄、南辛庄、长清平安镇、公交四所、经七路、经二路、趵突泉派出所等。他们看到我无任何怕心,在槐荫区“610”,南辛庄派出所邓伟副所长和我现住房的所在部队--国防工程维护大队(我丈夫前单位)策划下,将我劫持到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病医院)进一步迫害,并由我丈夫前单位出钱(交款收据部队收走)。

精神病医院为了创收,根本不管你有病没病,只要有钱送来一律收治,也不做任何检查诊断。我被关在全是铁门铁窗的病房里,遭受了非人的精神折磨。只要我在病房里看大法书,医生就说你的病情加重了,不由分说强迫打一种麻醉针,打后全身发酥动不了,不能吃饭,他们就说你是装的,接着七八个人按着我,用最粗的管子灌药、灌食折磨。我被折磨得三天三夜不能吃饭,不能睡觉,痛苦难忍。

我在精神病院遭受折磨二个多月,部队的5000多元钱也花完了,这时家人为了救我出来,勉强东借西凑又交了600多元才把我接出来。病房里有个齐鲁石化叫杨玉荣的高级工程师,因为不肯吃药打针,医院就把他绑在床上“治”得昏迷了三天,医生护士还说死了就说是病死的。还有个姓尹的是临沂地区的,也是因为炼法轮功而遭受迫害。该院医生还威胁说:“如果不放弃修炼,会再次被囚禁到精神病院,而且是长期的、无期的,就是死了到时候都不知是咋死的……”

孩子的父亲也因为我受到牵连,在两会期间或者是所谓的敏感日,甚至去年恶徒罗干来济南时,都被停止工作,让他回家看住我,不让我出来,还被告知,如果我不放弃修炼,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将停止他所热爱的工作。丈夫不得已于十几天前跟我离了婚,我和女儿每月只靠200元的生活费生活。我们母女仍然住在原来部队的房子里,由于不是我们的房子,随时将会被赶出居所,流落街头……

作为法轮功学员,我永远信仰“真善忍”,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没有错。在此,我必须严肃的指出,对我的一切迫害都是不符合法律的,我将随时上诉。我相信正义的力量,也请每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中国人,爱好和平的世界人民,国际人权组织,为了维护人的基本权利,共同制止这场迫害,结束这场浩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