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制止、清除邪恶宣传


【明慧网2004年5月2日】5日下午,一位边远山区同修急匆匆赶来告诉我:在他家附近的集镇上,当天上午邪恶之徒在学校大门外公路旁的宣传栏和墙上贴出了许多诽谤、诬蔑大法的字画用来毒害学生、居民和过往行人,有不少人围观,内中确有相当比例的人认为这么大的事[编者注:指镇压法轮功]国家不会造假,还说了些对大法不敬的话。同修听后急不过就顺手扯了一张,当时有位好心人说:“不能鲁莽行事,你刚从牢里出来,我们这里就一人炼法轮功。邪气是要杀住,但要讲方式”。他当时感到是师父点化,自己考虑事情不周,就立即赶来与我商量抵制邪恶的办法。

我听后感到事关重大,立即与附近弟子切磋,通过学师父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后大家一致认为这是旧势力对大法和世人一轮新的迫害,同修那里的事就是所有大法弟子的事,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件事揭露邪恶、讲真象、救度世人,决定当晚一起行动。十点左右我们三位弟子和那位同修一起去正那里的空间场,其余弟子在家发正念配合。

可到了那里一看,公路上还人来人往的,各商店、食品所、卫生所、修理加工店还点着灯、敞着门、屋内说话声音很大,心里生出了怕心,我们就在光线暗处撕了几张宣传画、喷了几幅大法标语就离开了。回来的路上我们都感到今晚的状态不对劲,有师在有法在,我们在做救度众生这样大的事还怕什么呢?都悔恨自己修炼到今天还这么看重自我,并决定明晚十一点再来,一定要把邪恶的空间场正过来。为了摸清情况,第二天上午,我就到现场观看,发现当街墙上还有八大张邪恶的宣传未动,扯了的还有整块的字未撕干净,头天写的标语也是歪歪斜斜、模模糊糊,我惭愧的低下了头。

到了下午,天气由晴转阴、由阴转雨,晚上越下越大,还夹杂雷电和大风,大地一片漆黑。天公不作美,我丝毫未动心,可未修炼的丈夫(教师)这天晚上一反常态地“关心”我,平时我们分床睡,而且每天晚上总有人喊他去打麻将,这天他哪儿也不去,即使平时他不外出时九点就睡,这晚十一点他也不睡,一会看书,一会儿看电视,还时不时地到我房门处瞅瞅,好象怕我随时消失了一样。我挺着急,知道同修在等着我,就问他:“你怎么还不睡。”他说:“你怎么还不睡。”我只好熄灯和衣装着睡了,听动静他也睡了,半小时后我轻手轻脚装着有事起床,他也起来了。我说:“你怎么又起来了,”他说:“你不也起来了”我知道今晚的事瞒不过他。我之所以不告诉他,是因为我坚修大法曾三次被非法抓捕坐牢,最后一次被判了一年劳教,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最后还被罚款几千元,使得三个孩子的家庭经济状况雪上加霜。不仅如此,邪恶之徒还经常到丈夫的学校以开除他的工作来威胁他,还不定时地到家里来搜查、骚扰,使本来胆小怕事的他,怕再出什么事。可是今天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也就坦然放下思想顾虑,心平气和跟他说:“我今天晚上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出去一趟,邪恶除了迫害我们大法弟子之外,又搞了一些栽赃法轮功的宣传画贴在某学校大门外,不仅欺骗了当地人民,还要毒害我们的下一代――学生。所以今晚我们非去把那东西撕掉不可,我们做最正最善的事,希望你能支持”。他马上说出了令我始料不及的话:“那你快去快回。我在家里也学着你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如释重负的我哪顾得上风雨中的泥泞小道,和两位同修借着闪电一阵急行就到了目地地,虽是深夜一点,街上都关了门,但还是有很多户未熄灯,屋里还有说话声。不同的是,今天晚上,我们的心中都带了强大的正念,没有一丝怕心,昨天有好几条狗叫,今晚也不叫了。他俩在前面撕宣传画,我在后面用红油漆喷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社会需要真善忍”等,用黑漆喷上“全球公审江泽民”等真象标语。最后,我们还给每个机关企业、家家户户都发了真象资料。

至此,我们对师父的“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正念制止行恶》这段法有了新的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