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大法小弟子:呼吁营救我母亲孙小梅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叫陈腾,今年16岁,家住潍坊市潍城区十笏园小区。在我3岁时爸爸就与妈妈离婚了,我跟随妈妈,与姥姥生活在一起。虽然妈妈与姥姥都是教师,但妈妈婚姻的不幸与姥姥身遭疾病的折磨,使她们的心情很不好。我的童年大部份时间是在郁郁寡欢中度过的。

1995年,就在我7岁时,这一切发生了转变,我们全家先后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妈妈的心情舒畅了,姥姥的严重疾病也好了,我们的家庭有了欢声笑语,我这才真正体验到了幸福快乐的滋味。可谁知这种好日子仅仅过了几年,到了99年7月份后就发生了变化。法轮功莫名其妙的遭镇压后,就因为我们全家坚持修炼这个给我们带来幸福、快乐的功法,竟然被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得家破人亡:姥姥周春梅(省特级教师)和小姨孙小柏(芙蓉小学教师)在迫害中被双双夺去了生命,母亲孙小梅(原潍坊市潍城区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多次被抓(如今又被非法关押),我有学不能上,12岁起被迫流离在外……

回想这场邪恶的镇压以前我们全家在大法修炼中幸福快乐的生活,再看看如今我们家凄惨的遭遇……我的心几近破碎。

99年7月20日凌晨,我母亲被潍坊公安绑架,一个月后被释放。在这期间,姥姥和小姨在迫害中去世了。一开始,我还天真的以为姥姥回东北老家了(大人们怕我承受不了,瞒着我)。后来当我得知姥姥和小姨已经去世了,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难以接受。姥姥是我最亲的亲人,我从小跟着姥姥生活,对姥姥的感情甚至超过母亲。那段时间我的精神一直很沉重,在放学后我经常幻想一进门能看到姥姥坐在原来学法的地方学法,可每一次都是失望。姥姥被迫害致死后,我和母亲相依为命,艰难的生活。

99年9月,由于母亲单位的干涉,我们被迫住进了母亲单位的一间屋子里,那是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屋子。冬天里面没有暖气,冻的人浑身冰凉。夏天屋里爬满了虫子,蚊子也非常多。上厕所都在屋里的一个桶里。在那种环境下我住了半年,致使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1999年10月下旬的一个下午,恶人又一次把我母亲非法关押到了厂里的一间宿舍。母亲被非法关押后,我无依无靠。后来恶人把我也送到了关押母亲的地方,屋里有两张床,一张是看守睡的,另一张我和母亲睡。在关押期间,每天晚上屋里都开着大灯,根本无法正常休息。就这样我们被关了三个月,看我们的一个人曾对我们说:“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关三个月,要是我早就疯了。”

2000年夏,母亲因上北京为大法上访,被恶人非法抓捕,我又被迫住在别人家里,母亲被关押17天后释放。

2000年10月1日我和母亲进京上访,回来后,学校老师多次找到我问话。警察也多次找到学校(奎文区试验小学)进行骚扰,据班主任说:警察曾找到学校要求学校开除我。

2000年11月,我母亲又被他们抓走了。在抓捕母亲的时候,恶人堵在门口两天两夜,致使我无法上学。母亲被抓后,我住到了同修家。失去母亲的痛苦使我常常一个人放学后在街上漫无目地的走,直到很晚了才回住的地方。记得有一天正赶上过元旦,当我进入同修阿姨家的时候,她们全家十多个人正聚在一起吃饭呢。当时我感到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最后还是进去了。虽然同修阿姨全家对我非常好,但我心里还是感到挺不是滋味的,可我又能对谁说呢?

一个月后母亲被释放,母亲被释放后,恶人企图再度迫害母亲,母亲被迫流离失所。在母亲流离失所期间,警察对我进行非法跟踪。有一次我在网吧上网,一名便衣警察就直接坐在我的对面玩游戏,腰上挂的对讲机还不时的“哇哇”乱叫。同学告诉我那有个警察,但他们哪里想到这警察就是跟踪我的。

2001年1月,由于种种原因,我也被迫辍学流离失所(那时我12岁)。在流离失所过程中,恶人曾找到我姨,说要送我进少年管教所。我姨对此非常害怕,托人传话告诉了我。

2002年4月在流离失所期间我母亲又被抓了,母亲被抓捕后,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据和我一起流离失所的同修说:我在睡觉的时候说梦话,就像没睡一样。以前我从来没有说过梦话,可想而知当时对我的精神打击有多大了。那次母亲被非法关押于奎文区610洗脑班,他们两次送母亲去劳教所,企图劳教母亲,均因体检不合格被送回。由于母亲绝食15天至生命垂危,他们怕担责任,才将母亲释放,后母亲继续流离失所。

经过4年的漂泊生活,家,在我的印象中早已变的模糊不清了。大约在2001年时我曾偷偷的回过一次家,当我打开门后看见屋里一片狼藉,地下什么都有,蜘蛛网早已结了许多,根本不像一个家,倒象是一个很久没有人住的破庙……。而如今,我家的钥匙我都不知上哪里去了。看到与我同龄的少年在校园里享受着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在父母的关怀下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我多想也象他们一样拥有这一切啊,哪怕能有一个温暖的安定的屋子也行,可是,在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下,就是这种最起码的要求,现在对我来说也只能是一种梦想了。尽管如此,可我无怨无悔,因为我知道我是在走人世间最正的路,是在为真正的真理而付出,这是我的荣耀,是我的自豪,也是我生命的真正意义。

母亲修炼后的善良与坚韧,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为能有这样一位能为维护“真、善、忍”而舍尽自己一切利益的伟大母亲感到骄傲。可是我没想到,经历了5次被非法抓捕的母亲,于2004年4月24日夜,又一次被恶人抓走了……

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原已受到重创的心灵,又狠狠的被击了一拳,我的精神几乎崩溃。我仰望苍天,欲哭无泪:为什么?!为什么在中国这个拥有五千年文化、并被称为礼仪之邦的土地上:如今竟连做好人、信仰真、善、忍的权利都没有?!我和母亲与中国大陆广大法轮功修炼者一样,所要求的并不高,我们只是想有一个自由的炼功环境,有我们自己的信仰,有做好人的权利。这有什么错?!为什么要遭受如此残酷的打压,我们究竟错在哪里?!

目前,母亲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她一直态度坚定的抵制非法迫害。听说她被查出患有严重“心脏病”,并且目前正在绝食抗议中,情况非常不好,但恶人们就是不放她。

在此,我恳请国际社会对此给予关注与帮助,呼吁所有的正义之士,营救我母亲孙小梅,营救4月24日被非法抓捕的的艺术家大法弟子肖义霞阿姨(现在也被非法关押在工业干校洗脑班)和杨广茂伯伯(现被非法关押在青岛铁路公安分局女姑口看守所)、李建刚叔叔(现被非法关押在奎文区看守所)、张亮叔叔(被关押地址现在不详)、唐修美阿姨(现被非法关押在坊子区看守所)及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谴责潍坊恶人的无耻行径。同时,也正告潍坊的不法之徒,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否则天理不容!不知悔改、作恶多端的恶人必将受到历史正义的审判。

附:潍坊“610洗脑班”及其他有关人员的电话(区号:0536):
“610办公室”、“610洗脑班”负责人电话(区号:0536)

姓名 职务 办公室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 备注
徐玉军 市委副秘书长、市610办主任 8789699 8238638 13306363336 此人直接负责洗脑班
张广效 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办副主任 8789623 8366866 13906368318 原潍城区委政法委书记
朱玉林 市公安局副局长、市610办副主任 8783005 8783858 13605360068  
寇建辉 市610办副主任 8789623 8789027 8269995 13905368118 此人直接负责洗脑班
李同奎 市610办副主任 8789631 8731187 13173159888 军转干部
傅进宾 洗脑班主任     13853646838 此人极其邪恶
宋继武 潍坊市信访局局长,原市610办公室主任     13806368299  
潍坊市“610”分管负责人:王治华(市委副书记)、李守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爱军(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张广效(市委政法委分管副书记)电话(区号0536):
姓名 职务 办公室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 备注
王治华 市委副书记 8789005   13356701616 13606361616 分管政法,2002年前曾任潍坊市政法委书记,从7.20至今一直主管迫害法轮功。潍坊市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地区之一,王某负有直接责任。
李守玉 政法委书记 8789696 8219669 1335672939913906368666 原任潍坊副市长
张爱军 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8789127 8222797    
张广效 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办副主任 8789623 8366866 13906368318 原潍城区委政法委书记
潍坊市坊子区委负责人电话(区号:0536)
姓名 职务 办公室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 备注
杜国忠 坊子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8789198 8223707 13853670936  
王义正 坊子区人民政府区长 7606553 2302938 13905368500  
潍坊市奎文区负责人电话(区号:0536)
姓名 职务 办公室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 备注
侯方恒 奎文区人民政府区长 8266927 8892386    
潍坊市市委主要负责人电话(区号:0536)
姓名 职务 办公室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 备注
张传林 潍坊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8789003      
赵新起 潍坊市委副书记、市长 8789990      
刘伟 潍坊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财政局局长 8789003      
王振华 潍坊市公安局局长 8783001 8783888 13806368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