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乡大法弟子被迫害纪事(Ⅱ)


【明慧网2004年5月22日】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虽然历经百年沧桑,却没有抹去古老修炼的色彩。1995年,法轮大法传到了这古老的修炼之地。大法洪传,几年之间入道得法者数以千计,给这里带来了更加无限的美好,修者精神焕发,返老还童,人心向善,一派祥和景象。

然而到1999年7月,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大法的妖风四起,江××利用手中的权力,反过来肆无忌惮的镇压善良的人民;利用所有宣传工具制造谎言,欺骗民众;利用军警、特务抓人、打人、毁书、判刑,不断升级,使上亿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蒙受千古奇冤。

5、55岁的荀凤香遭三次拘留勒索、两次劳教

酒局杖子村民荀凤香,女,55岁,因坚修大法,从1999年到现被江××集团迫害,三次拘留,两次被劳动教养,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经济蒙受极大损失。

从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佛爷洞乡派出所所长杜井龙天天派人监视她,一天两次,不断骚扰。为维护公民合法权益,荀凤香7月22日去北京上访,回来到凌源火车站,被所长杜井龙和陶国义绑架到派出所。恶警们又到她家抄走大法书、录音带、炼功带、录音机,然后把她绑架到凌源第二看守所,拘留15天,勒索保证金1000多元,伙食费100元。

1999年12月16日,荀凤香因向凌源市政府写上访信,半夜里11点多,被杜井龙等人绑架到派出所一天,晚上又绑架到凌源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个月后,判劳动教养一年,院外执行,勒索保证金4000元,伙食费300元。

2000年8月,荀凤香因传经文,被派出所杜极明、陶国义和凌源公安局政保科科长付延龄等人抄家后,绑架到派出所,向亲属索要人民币700元才免于被拘留。

2000年12月,荀凤香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请愿、说明真象,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到石景山拘留所迫害,因不说地址姓名被恶警刑讯逼供,打嘴巴,因此而绝食6天。又被绑架到朝阳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给她戴手铐铐在椅子上。荀凤香身上140多元钱被马局长翻去。

十天后,由佛爷洞派出所陶国义等二人把荀凤香劫持到凌源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7个多月,又被凌源公安局判劳动教养三年,保外就医,向亲属索要人民币1万多元。回家后派出所不断骚扰,整日不得安宁。

6、杨春福被非法劳教,老伴王翠兰绑架勒索

杨春福和老伴王翠兰都是95年修炼法轮功的,没炼功前,杨春福曾患多种疾病,头痛、眼花、耳鸣、耳沉、胸膜炎、心脏不好、胃病、肝大、肝炎、胆囊炎、腰腿疼、大肠感染、神经衰弱、亏气亏血、失眠等,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干不了活;王翠兰曾患多年妇女血脉病,气管炎,一只胳膊疼,经常背气,昏过去等病。通过修炼,他们百病不翼而飞,一身轻。从此家庭和睦,生活美好,再次获得人生。

自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杨春福和老伴王翠兰经历了被抓、打、罚、劳教、拘留等迫害。1999年9月,杨春福被派出所所长杜井龙骗到派出所,并绑架到凌源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6天,他们集体绝食抗议后,无条件释放。

同年10月杨春福去北京天安门国旗下炼功证实大法,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20多天后判劳动教养二年,在朝阳教养院受到了非人的虐待,严管,强劳,什么脏累重活都叫他们去干,有时吃不上饭饿着肚子干活,完不成任务就拿棒子打。2000年夏的一天中午,温度高达40度,狱警让他们站在水泥地上曝晒,接着又干活,每天强劳15个小时以上,天不亮出工,半夜收工。

2000年,王翠兰被4个恶警两人拽一只胳膊抓上了警车,绑架到凌源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被勒索保证金与伙食费才放回。2001年3月,所长杜极明等三人又去抄家,抄走大法书2本,炼功带2本,录音机2台,并把王翠兰抓到派出所,女儿借500元钱才把她赎回来。二女儿多次被派出所惊吓精神恍惚。

7、田翠荣被劳教迫害后流离失所

田翠荣,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1995年喜得法轮大法,按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身体得到健康,心灵给以净化,在大法中受益无穷。1999年7月22日,她和几个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在那里被抓,被佛爷洞派出所绑架到凌源看守所,因坚持修炼,被劳动教养一年半,在朝阳教养院经受了电击等酷刑迫害。后又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遭到了严重的摧残,强劳每天18.9小时,伙食极差,公民应有的合法权益一律被剥夺。解教后回家坚持修炼,被佛爷洞派出所一次次抄家,大法书、录音带全部抄走。田翠荣被迫流离在外,住在地里的窝棚里,或东一家西一家借宿,饱尝了寒冷风霜。

8、米艳丽仍在马三家遭受迫害

佛爷洞乡小河西村大法弟子米艳丽,99年7.20以来,为证实大法,多次被凌源市公安局610头子付延龄等恶人和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送马三家教养院残酷迫害。

2002年10月15日米艳丽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二年多的残酷迫害后,再次被佛爷洞乡恶警绑架,送往马三家教养院。

2003年9月29日,米艳丽丈夫到马三家看她时,恶警百般刁难,不让接见,在丈夫强烈要求下,米艳丽才被两人搀扶着,在相隔很远的屋子走过,丈夫看到米艳丽脸的上半部两眼处青紫,而且身体极度虚弱,说话困难。当时米艳丽在三大队,大队长叫周迁(女),现在在二大队三分队。


几年来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家庭破散,连亲朋好友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经济上蒙受重大损失,而江氏的追随者却诬蔑说是炼法轮功炼的。是谁在扰乱社会秩序?是谁在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谎言与欺骗掩盖不了真正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宗教信仰、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等自由的权利,还有对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检举、批评建议等权利。可是江氏集团倒行逆施,对社会上贪腐、卖淫嫖娼视而不见、甚至杀人放火无人管,专门抓信仰“真善忍”大法的好人。

扰乱社会秩序、制造社会不稳定、制造恐怖的正是江氏集团。多行不义必自毙!江××及其主要帮凶已经在世界上多国被起诉犯有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


绑架米艳丽的恶警是佛爷洞乡派出所长陶国义,手机:13942166189
张奎,手机:13842161559、宅电:0421-6492028
李国辉,手机:13942177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