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传台湾校园之四:桃园教师的修炼心得之一


【明慧网2004年5月22日】

一、四年前宿疾缠身

我任教小学,四年前因为一边教书一边念研究所,一两年下来,搞得身心俱疲,再加上还有老公、小孩要照顾,使我的健康雪上加霜。常常闹头痛,还有宿疾---坐骨神经痛、脊颈椎旧伤,每当要下雨时,就让我浑身不舒服,颈酸、头痛接踵而至。家里的柜子里常要摆上好几包药,以备不时之需。那时每餐饭后必吃中药,所以满屋子的中药味道。而为了治脊颈椎,中医师给的药方里最可怕的就是一条长长粗粗的蜈蚣,听说这病就是要用这种毒的东西才能治好。可是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并没有完全根治,发病时还是照痛不误。

修炼前的我,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无奈的生活着。虽然工作顺利、家庭和乐,但无法真正开心起来,我想知道为何没有一个医生能根治我的病呢?都是叫我吃药、吃药。有一天,女儿生病了,我和老公带女儿去看医生。这时下起了小雨,我便踱步到诊所外透透气,忽然间看到了一辆厢型车,上面有一排标语:「不求名,不求利,义务教功」,下面一行字写着:「法轮功」。看到这3个字,不知为何,我的心被大大的震撼了!以前从没听说过法轮功,但我就是当下马上萌生要学的念头。回家之后立即上网查询,找到离家最近的公园,隔天早上4点多就到炼功点开始学功了。

二、修炼后身心健康

修炼后的我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作为教师,我自己也尽量要求自己做到「真、善、忍」,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这并不容易。以前我一直都是以严格的方式来教学生,被我教过的学生曾帮我取过「秦始皇」、「武则天」之类的绰号。可想而知我的形象是如何了。但修炼之后,心性不断的提升,重新审视教师所扮演的角色,当学生有错时我也能够再给他们多一些机会改正,语气也更温和了。现在已经没人再叫我「秦始皇」或者是「武则天」了。有时憋不住要生气时,学生也会指着教室墙壁上那三个斗大的字提醒我:「老师,要『真、善、忍』喔。」

三、带学生修炼

修炼之后,不但身体摆脱宿疾,而且在研究所里是全班第一个拿到毕业证书的,以一个在职生而言,是很难办到的。所以决定在午休时间开始教小朋友炼功,之后,规划每周3个早自修时间让同修来带读《转法轮》。学生们的身心也跟着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有一个学生,他以前数学拿50几分,修炼之后,得到90分以上的成绩。还有一个学生,车祸大腿骨折,在医院里还是持续学法,结果康复的速度远远超出医生的预期,很快就回到班上来上课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修炼人的场是纯正慈悲的,尤其身为一个教师兼修炼人,如能将大法带入课堂中,学生们的受益又岂只是身心的健康而已呢?!真是孩子的莫大福气呢!以上为个人一点心得,与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