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医院的残暴 【明慧网】

万家劳教所医院的残暴

【明慧网2004年5月23日】我于2000年12月15日進京上访被抓,21日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2001年1月3号我被送進了万家医院。万家医院当时只有一个女房间,上下两层床12张分两侧摆放,地中间摆37张单层床,全是大法弟子,最里边有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住的是王方、宁淑贤、曹迎春。当时王方和曹迎春身上全是脓包疥,每时每刻都在出脓血,手上、全身都没有好地方,她们不停地挠啊,用卫生纸擦脓血。另一位大法弟子两支胳臂及手上流着脓血、结着硬痂,肿得很粗,两个胳臂几个月都不能弯曲。

整个房间的棚顶,唯有她们三人床上方的棚顶有一个大窟窿,沙灰掉落后露着板条,一有震动就往下掉锯末和杂物。她们三人在一个小桌上吃饭,饭碗几天都不能洗刷一次,就那样流着脓血的手还得自己洗衣服,不但没有热水,就连凉水也不是总有,带着脓血的衣服一泡就是几天。她们痛痒得整天不能入睡,白天还好说,晚上寂静,一出声音,坐班(狱头)和睡觉轻的刑事犯就指责和谩骂。每天早晨有人送来一桶热水,刑事犯们灌暖瓶和瓶子,剩下点就给她们,刑事犯灌多了,就没有她们的了。在万家医院每天早晨吃黑面馒头,用热馒头的水煮冻白菜,没有一点油,做饭的刑事犯说:放油也就是放一点生豆油。就在这样条件的万家医院里,王方、曹迎春受尽了刑事犯和管教的打骂和虐待,不让学法,不让炼功,也没经过任何医治。到了3、4月份左右,她们的疥疮开始神奇般地在好转,5月份,曹迎春身上的脓包疥全都没有了,皮肤也渐渐地变得细嫩了。

2001年震惊中外的“6.20惨案”出现后,万家医院上下严密封锁消息,把幸存者都隔离看管,第二天就收监。把我们所有的晾衣服的绳都割断拿走了,当时谁都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当天夜里12点左右只听到怪叫声,听说被隔离大法弟子的嘴都被用胶带封着。

到六月份,长疥疮被送到万家医院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万家医院确确实实以医治为名借机残害大法弟子,副院长宋绍会没有人性,对患有脓包疥的大法弟子的治疗方法,就是强行刮脓,当脓包白脓鼓大时说是熟了,就要脓包刮挖出去,露出鲜肉为止,不去就让男刑事犯拽胳膊拽腿,抬到另一个房间去,扒光衣服强行刮疥,刮挖完后,用凉水冲洗,可想而知,大法弟子是如何忍受的。它们还根据大法弟子的姓氏取笑,叫什么“铁疥”、“疥王”等。

我还看到副院长宋绍会专门打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的眼睛。我在医院期间就看到有四名大法弟子的眼睛被打得充血、红肿,打得最严重的一个是老三班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非法超期关押,整个脸被打得都肿胀起来了,一个眼肿得黑黑的,那真是黑一块紫一块呀,真是太残忍了!

大概在7月份左右,大法弟子谭广慧被管教们污蔑为精神不正常、要跳楼自杀,被送進万家医院,刚進医院时,管教们不让我们接近她,每天都给她打针,让她睡觉,醒后她就喊“法轮大法好”,排队上厕所时她也喊。后来,恶人强行给她坐铁椅子,放在了走廊里,吃饭时或找机会我就接近她。她告诉我,万家医院给她打了一种“迷魂药”,她被恶警强暴了。经过接触,我发现她神志是清醒的。后来,管教让刑事犯把她捆在了床上,不让她起来。万家医院还请来电视台记者给她录象,不知做出了什么样的文章,几天后就让她家人接走了。

我亲眼看见,在12大队的院里,正北那座三层楼,我到过二楼,整个一层楼,除了在靠楼梯处有几个办公室之外,在少说也得100多米长的大房间里,整齐地摆放着好几行上下床铺,整洁的被褥、雪白的床单摆放整齐,房间内还有拉花,跟电视上出现过的镜头一样,确实象个宾馆,那是为迎接检查准备的,是为了制造假象用的,不会真的让任何在押人员去住。我看到刑事犯每天早上背着行李包上工地,晚间很晚才背行李包回来,在另外一所楼里住。(因为2001年6月份以后万家医院翻建,他们临时住在此楼对面,每天的行动我看得非常清楚)。所以,不管国内、国外的人来检查,都会被蒙蔽住,都会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