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三次将我折磨得昏迷不醒


【明慧网2004年5月23日】我有幸学了法轮功以后,我老婆由于长期有病达23年之久(为了治疗已耗尽家资),于1998年也开始修炼法轮功,请来一本《转法轮》,看了4遍多以后,我觉得这本书讲到了如何做好人,按照“真善忍”来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出现矛盾向内找,最终修炼成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超常人,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在这六年多的时间里,我没有过任何不良的行为,我老婆在修炼后身体完全健康了,法轮功有益于家庭有益于社会,这不是我一个人认为的,而是任何一个修炼过的、了解过的人普遍认为的。

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镇压后,我作为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人,为了不让老百姓受到蒙蔽,去向群众讲清真象。2001年上半年我搭我女婿的车去向群众讲述法轮功真象,该年9月9日傍晚来了三个公安人员,以我是法轮功学员为借口强制搜查,拿走了炼功音乐带,同时把我绑架到偕乐桥刑侦队,二话没说一顿毒打,审了两个多小时,不给饭吃关押了一夜。第二天把我铐在门上关在那里,13个警察(灰汤、枫木桥、老粮仓、白田等派出所的)闯入我家无经任何法律程序又强行搜查,翻箱倒柜一无所获。

9月10日下午5点左右,他们把我绑架到宁乡拘留所。9月13日他们骗我说要放我出去,只要我签字,然而,后来被关進看守所。这些所谓的“人民的公安、人民的警察”竟先后5次对我進行折磨,其中3次造成我昏迷不醒。尤其是9月21日下午三点,谢平辉等6名恶警,一个望风,其余5个对我这个六十多岁只为说句真话做好人的老百姓大打出手,用手铐反铐[苏秦背剑],皮鞋踩大小腿,烟头烫,杯子砸头,打耳光,揪耳朵,电棍电,长达4个多小时,下身两侧打得象锅底一样,我的右耳已完全丧失听力。这些还不算,最卑鄙的是,他们用已写好了的伪证骗我那不识字的舅子嫂按手印,后来又去迫害我女婿,把他关在看守所35天,勒索了3000元才放人,期间女婿被监狱里的犯人多次侮辱毒打,警察还扣了他的摩托车,后来敲诈了1000元才退回。女婿回来后半年才恢复身体。女婿是无辜的,然而宁乡枫木桥派出所的恶警却用上了所有卑劣的手段。

警察先后三次非法闯入我家,每次都一无所获,在审讯毒打时,他们弄来600张假传单,上面写上我的名字,强行说是我家搜出来的,他们还强制要我承认家中装有电脑和打印机,就这样造假从而非法判我一年劳教。他们还先后多次来我家骚扰,尤其是该镇政法委的宋光兵来势汹汹,致使我家受到很大的经济损失,数目对于我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我真心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警察们能够悬崖勒马,为了你自己,为了你家人,也是为了所有的国人。文化大革命不应该再重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