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付淑玲被迫害致精神恍惚的痛苦经历


【明慧网2004年5月23日】付淑玲没修炼前患二十几种疾病,每年打针吃药几千元,自修炼以后,几个月时间疾病不翼而飞,亲朋好友看到她的变化都说法轮大法好。

谁知刚得法几个月,江氏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为了说句公道话,付淑玲和三位同修在2000年6月進京上访。他们在天安门金水桥打横幅,被抓回佳木斯前進分局,由王连民带头提审。恶人用大法书掩门,付淑玲用衣服包好大法书,托朋友运走。王连民恼羞成怒,强行搜身并逼迫付淑玲,付淑玲义正辞严,坚决抵制邪恶,并告诉恶警,不能助纣为虐。恶警让她签保证书,否则就送看守所,后来王连民把她送進看守所迫害。她绝食抗议,警察逼她弟弟替写保证才放人。

一天,付淑玲在市场买菜、讲真象、送光碟,被610恶警看到,把她送到了永安看守所。所长李平提审并搜身。有个小胖子恶警40岁左右,逼迫付淑玲骂师父,被付淑玲严厉喝斥:“身为人民警察,怎么能随便骂人呢?,骂人是不道德的行为!”警察无话可说。付说:“江泽民出卖国土,断绝子孙后代的路,用人民血汗钱盖大剧院,工人下岗、老百姓没钱治病,炼法轮功既强身健体又能提高人的道德修养,国际上六十多个国家都在炼法轮功,只有中国电视造假;今天自焚明天杀人。打砸抢、小偷你们不管,专管这些善良的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千万别再做江氏的替罪羊了!”警察们个个无话可说。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他们把付淑玲送進了看守所并非法抄了家,给她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和压力。

2002年4月8日,佳木斯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大搜捕非法绑架,有的同修在被窝里被抓走,鞋都不让穿。马翠红是穿着内裤被抓走的。付淑玲去张春杰家串门,正赶上市公安局抄张春杰的家,不容分说,警察就让他们骂师父,不骂就连踢带打往墙上撞,把张春杰80多岁的老母亲吓得直哆嗦。当天被绑架的还有张春杰、靳艳杰、刘英第等。

恶警把她们强行带到市公安局严刑逼供,警察一把抢去她的法轮章,逼她说出同修,不说就打,她被警察逼得撞在了暖气管子上昏死过去。从早上5点一直到下半夜,警察把昏迷的付淑玲铐在了铁椅子上,醒来后,警察骗她说要送她回家,她扶着墙慢慢的下楼,刚到门外,警察一拥而上,把她抬上车送進了看守所,那时已经下半夜了,他们把付淑玲扔在看守所的地上躺着,冻了很长时间。狱医给她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把她兜里的钱翻走,然后叫犯人把付淑玲背到了号里。

靳艳杰因为不报姓名被市局警察打得脸都变了形。有的犯人哭着说:“打人声里面全听到了”。因为大批大法弟子被绑架,看守所里面挤得满满的,睡觉打立肩颠倒睡,抱着对方大腿。如果去厕所,回来就没地方了。后来就开始把大法弟子往劳教所里送,医生检查身体,付淑玲被迫害出来心脏病,心率特别快,劳教所拒收。医生请示610,陈万友下令强行劳教。在这期间,市公安局非法抄了她的家,把录音机拿走。

在劳教所里,恶警强迫大法弟子看诬陷大法的录像、写谤法作业、坐小板凳、不让睡觉,强迫邪悟者给大法弟子洗脑。警察转化一名大法弟子得奖金1000元。他们用各种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强迫大法弟子干活。2002年中秋节,劳教所恶警大队长何强,为了赚钱,不顾大法弟子的安危,让学员用劣质胶糊月饼盒,把学员呛得直吐、恶心、不能睁眼。车间条件极差,阴暗潮湿,根本不符合卫生法,有的学员满身长疥,手上都是。这些月饼销售外市县。他们还强迫学员挑卫生筷子,为了抢速度,每人每天要挑几麻袋,有的筷子都长绿毛了,为了挣黑钱,他们拼命逼着学员加班加点干活。

学员吃的伙食极差,蒸干粮的下面的刷锅水加点盐,放几根罗卜条就是菜,发糕半生不熟,里面经常有老鼠屎。有病也得干活,学员身体都很弱,由于每天干活严重超强度,付淑玲晕倒两次,她两个多月没睡觉,身体和精神承受都到了极限,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家人提出了如不转化就离婚的要求,由于她学法不深,怕死在劳教所里,在情的带动下,她违心写了悔过书,劳教所才让她看病。医生说她心脏不好,脑供血不全,心率快,血压高。她家人一看病成这样,买了几百块钱的药,并强烈要求给她看病。何强大队长不放人,把看病手续给撕了,百般阻挠,家人怕付淑玲死在劳教所,往劳教所主管领导那里花了很多钱,才把她送進医院,人已经折磨得快不行了,才花钱办出去。在这之前,她爱人弟弟给前進分局王连民5000元。警察不管大法弟子死活,丧尽天良。

回家后她精神恍惚,时常在梦中惊醒,胸闷、气短,等家人都上班,她放声大哭,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没脸见同修。因为在劳教所中违心的写了悔过书,走了一段弯路,她在痛苦中度过了大半年。如果不是心中有大法,早被逼疯了。后来在同修的鼓励下,通过学法,付淑玲又振作起来了,她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们郑重警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善恶有报是天理,赶快悬崖勒马,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的家人,弥补你的罪过吧!这是你能拥有未来的唯一选择!

[编者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分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