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感怀——写给天下的父亲、母亲


【明慧网2004年5月25日】“六一“儿童节就要到了。这是孩子们的节日,也是父母亲们的节日。做父母的,总是心爱自己的孩子,也都想把最美好的留给孩子。

那么,什么才是对孩子最好的呢?

对孩子来讲,父母供其吃穿、生活都是应该的。但更重要的可能在于培养他在社会上独立生存的能力。因为父母总有撒手离去的一天,剩下的路只能是他自己走了。

小时候,妈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曾经有个江洋大盗,作恶太多,要被处死了。在临死之前,他说有一个愿望——要吃一口亲生母亲的奶。他的愿望得到了满足。在这个江洋大盗将要吃奶之时,他狠狠的咬了他母亲一口。痛苦中的母亲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汉子流着悔恨的泪说,“在我幼时第一次占别人便宜时,你夸我聪明,没有责备我;当我第一次偷拿人家东西带回家时,你没有责骂我,还说我孝顺。我现在落到了这个下场,你怎么不说了呢?要是您从小就规劝我,不去纵容我,我怎么会有今天这种后果!”

对孩子真正的好可能不是表现在物质上,而是要对其负责。三字经中说“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一个孩子就象一张白纸,我们的一言一行就影响着他,引导着他。做得好,是我们尽到职责。做得不好,等明白过来时,也很难挽回了。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个人的成长是个长期的过程;然而在成年之前的基础教育往往起着很关键的作用。从文革时期的“造反有理”、到近年来青少年崇尚暴力等形形色色问题的日趋严重,我们不难看到问题的危机和紧迫。

从另一方面来说,就孩子而言,他们这些不良的、变异的思想无疑与生活中接触到的环境息息相关。出于爱心,父母也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远离暴力、谎言,不为其所玷污。然而,出路在哪里呢?

“一个人接受着人类千百年来善良的传统思想,信仰正统的人的行为与规范,装進去的都是好东西,那么这个人的行为是什么样呢?无论此人表不表现出来都是一个真正的好人。”[1]

从现在的许多孩子身上,很少能看到真诚和善良,这也许正是容易被我们所忽视的。一个孩子如果能够明辨是非,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知道什么是谎言。他就能够清醒的看问题。如果文革中的孩子们能够知道做人应有的准则、知道对与错,他们就不会狂热的去做坏事,历史也就不会有那么多遗憾。如果今天的孩子们知道什么是真诚,知道宽容和忍让,我们也就不用担心现在或日后他会走入歧途—因为在知道了善恶以后,孩子自己就明白了去怎么做,也不会在别人带动下被动的做坏事。

然而这一切,需要我们做家长的去告诉孩子什么是对与错、真与假。这也就需要我们自己先去搞明白,告诉孩子。否则,或许就象那个江洋大盗一样,孩子自己会后悔,也会抱怨做父母的失职。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有些难了。古有“孟母三迁”,为了孟子的成长,他的母亲几次换地方住。而当今社会纷繁复杂、为了孩子的成长则更要小心。

比如“法轮功”,很多人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看到电视、报纸上批判也就认为不好,而且也告诉自己的孩子。更有一些教育机构通过学校来组织学生批判。孩子们当然相信自己的父母和老师,所以踊跃参与。然而我们当家长的是否该静下心来想一想,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我们是否应该谨慎一些、把事情弄清楚,以免再出现类似文革那样的惨剧?

法轮功从92年传出,到99年遭打压,七年中因增進身心健康而闻名全国,从中央到地方都肯定。然而,从打压开始,华夏大地,处处是批判与攻击,没有了一点正面声音。这反差之大,正常吗?

从事情的起源来看,天津法轮功学员99年遭诬陷去反映情况却被抓,他们被告知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而当学员们去北京反映情况时,被指责为围攻,从而掀起了全国范围内的抓捕、抄家与迫害。更有甚者,竭尽全力诽谤、造谣,并编造天安门自焚、京城血案来栽赃陷害。如果不去弄明白,也跟着批判。在将来事情水落石出的一天,孩子问到我们时,我们将如何去面对?

从另外一方面讲,法轮功提倡的“真、善、忍”,细想起来恰恰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好的一面。当真诚、善良、忍让都被无情的打击时,也许人类的道德底线已经面临着挑战。这样下去,我们的孩子将来会处在怎样的一个环境?他又将以何种心态去走他未来的人生之路?

别有用心者可能会出于妒嫉或政治目地而颠倒黑白,而作为我们,可要真正的为孩子负责。

当孩子将来回首现在时,他会感激我们把最美好的留给了他。而我们也不再有遗憾。

写于2004年儿童节前夕

(原载正见网)

参考资料:
1.《法轮佛法(精進要旨)》:http://www.falundafa.org/book/chigb/jjyz.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