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依法上访遭沂水镇不法之徒毒打折磨


【明慧网2004年5月26日】我是97年有幸得大法。通过学法,我越来越明白了法理,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只为自己活着是绝路,一切为别人着想得永生。因此我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也得到了亲朋好友、邻里、同事、领导的好评。

江泽民妒嫉法轮大法,于1999年7月20日利用手中权力,用欺世的谎言,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镇压。为了证实大法,我去北京上访,被便衣警察“请”進了巡逻车。然而一关车门,一个便衣凶相毕露,立即拳打脚踢,口中还说:“打死你,看你还来不来上访。”我忍着巨痛。他打累了,另一个便衣接着打,直到车开到天安门警察分局才停手。一开车门,恶警很客气的把我们交给那里的警察,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接着就驱车回去抓其他大法弟子去了。

在天安门警察分局里,他们拷打我们,查找我们的地址,最后被沂水镇派出所接回沂水。说是路费由我们付,这样每人被非法索要近两千元人民币,把我们暂时看守在沂水县冯家庄洗脑班。那里已经有几个同修。在那里洗脑班的头目,名义上对我们進行教育转化,实际上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其中沂水县综治办主任李洪伟,人送外号“小头目”,对大法弟子最凶,它自己经常炫耀自己说:“没有一个见了我不心惊肉跳的。”接着進来一个麻袋似的大胖子,一脸横肉,二话没说,直奔我过来,抓住我的头发,就是一顿毒打。我咬紧牙,只觉得脸被打得剧痛,头也好像要炸开。恶徒打够了又奔其他大法弟子。用同样的方式折磨他们。并气急败坏地说:“看你还炼不炼法轮功。”直到打累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吩咐下属,用桶提来冷水,扯起我们的衣领,从头灌到脚,每人一桶水灌在身上,嘴里说着,你们不长病,看我冻你们,我就不信你们不感冒。一时间地面上已有积水,然后逼我们趴在地面上,并踏上一只脚。折腾完了,丢下一句话:“好好看着他们。”就扬长而去。而我们整整两天身上都湿湿的。屋外下起了小雪,连看着我们的人都说:“你们可千万别犯在它们的手上呀!”

然而善恶终有报。我想告诉世人,我们修炼真善忍大法没有错。请相信真善忍是永恒,只有真善忍才能使人类道德回升,社会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