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修炼 否定洗脑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我1999年5月喜得大法,修炼仅两个月,法轮功就遭迫害。当时我思绪很乱,经过与同修切磋和反复思考,认定法轮功绝对是个好功法,所以一直坚持修炼。

为了证实大法,我们乡七位同修一同走上天安门,不料半路就被绑架了。恶警给我们当地警察打电话,由当地警察把我们接回去。路上,恶警将我们戴上手铐塞在车座底下,窝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警车走了一夜,车里的人都困得东倒西歪,我也睡着了。半夜我突然惊醒,抬头一看,汽车方向盘不转了,再看司机迷迷糊糊象是睡着了,汽车本应该在右侧行驶,可是现在却偏向了左边。这时,一辆小轿车正迎面飞快的驶来,我一看不好,马上喊起来:“司机是不是困了?有没有人换一换?”这时车里的人都醒了,才避免了一场车祸。汽车又向前开了一段,突然灭火了怎么也修不好,只好又叫辆车。这时恶警才把我们七个人的手铐松了松。我悟到:这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呢。

回当地后,我们被送進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4个月,吃尽了苦。丈夫在家领13岁的女儿过得很艰难。孩子刚上中学,丈夫每天得早早起来给女儿做饭,冬天路滑还得送女儿上学,家里家外的活全落在他一人身上。我在看守所遭受强制洗脑等迫害,当时由于学法不深被邪恶之徒洗脑放回家,功也不炼了,结果原本因炼功都好了的病又犯了,这时我才悟到:“转化”是错误的。于是我给政法委写了封信,又从新开始修炼。结果政法委指使我们当地派出所派来三个警察叫我写保证书,当时我正在外面晒衣服,它们叫我進屋写。我说:“保证书我不写。我说一件事给你们听。”一个警察说:“你快写,我们不听。”我说:“你们要是不让我说完这件事,你们就走人,保证书我是不会写的。”另一个警察说:“好、好、好,你先说吧。”我告诉他们:“你们不要插言。我得从头到尾说完。”一个二十多岁的警察坐那好象挺不服气,我心想:等我把大法的威力讲出来你们就明白了。

抱着这纯净的一念,我开始跟他们讲:“我这房子是新买的,以前曾经住过好几家都住不了。你们可能不相信有什么鬼神,可是在我家房子里就出现了。我在看守所被放回来后才搬進这房子的。住進去后,晚上我似睡非睡的时候,就听厨房象有人穿拖鞋‘嚓啦,嚓啦’的走,整晚都是这样。大白天门窗说开就开,那门开得很奇怪,就象有人用力推的一样,‘咔’就开了,然后再弹回来。那得人用很大力气才能开到这种程度。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绝不是凭空瞎说。”

说到这我停顿了一下,看他们三个都在听,谁也没说话,我又继续讲:“这些我的家人都听到、看到过。我小女儿去厕所回来告诉我,她看见一个一尺多高的东西在向前走,问我是什么,我说你看花眼了,什么也不是,我怕吓着孩子。一天晚上我睡觉做了个恶梦,梦见我死去的亲属来找我,在背后紧紧的抓着我的两臂,我一下吓醒了,骨头都吓软了。这时我想起了我师父,我走到外面对着天空喊着:‘师父,帮帮我吧!’喊第一声时,我看见我师父打着大莲花手印出现在天空,还有大法轮,还有一个铁笼子。我喊第二声时,看见师父立在空中,大法轮光焰无际。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师父把所有邪恶烂鬼都收進了大铁笼子里带走了。第二天早晨吃饭时,我宣布:从今天开始咱们家什么声音都不会有了,任何怪事都不会再有了,全叫我师父收進铁笼里带走了。从此以后这房子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奇怪的声音和奇怪的事。”

我讲完了故事,那三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最后,一个警察站起来说:“咱们走啊。”从此再也没来骚扰我。2001年8月份,我们给政法委写信,声明在看守所被迫害时的转化作废。当地派出所第二次来找我叫我参加“洗脑班”,我正在上班,他们去厂子找到我,说16号早晨在家等,他们来车接。我说:“我不参加,上次转化就是错的,我们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你们想把我转成坏人吗?”恶警说:“不去?那不行!你要不去就用手铐铐你去!”我噌的一下站起来:“这回可不是上回,你们铐我试试!”恶警沉默了一会说:“这是上面下达的任务,你配合一下嘛,去应付一下就行了。”我说:“真正修大法的都不会去,哪怕去敷衍一下也不够大法弟子的标准。”他们拿我没办法,最后临走时告诉我16号早晨在家等着。

我回家后,和几位同修切磋,一致认为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决不配合邪恶。16号那天我照常上班,警察果然去了我家,问我女儿:“你妈哪去了?”女儿说:“上班去了。”他们就走了。我厂离派出所很近,他们也没去找我,此事不了了之。

通过这几件事我悟到:只要多学法,坚定正念,邪恶就猖狂不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