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大法的路上突破自我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

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于宁,芝加哥学员。借今天的机会交流一下自己近一年来的去领馆发正念及向法律界和学校教授讲真象的情况。

去领馆发正念

芝加哥是有使领馆的地区,而且又是审江案的焦点,芝加哥学员有着不容推卸的特殊使命,自己也知道去领馆发正念非常重要。发正念清除邪恶可以减轻对其他学员的干扰和迫害。2002年夏天我曾在下班后坐公共交通去领馆发正念,炼功。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就是3到4个小时,所以用5,6个小时去领馆发正念影响其他大法工作的正常進行,甚至连常人的工作时间都无法保证。所以去了几次,还是以此为借口没有坚持下去。進入冬季,时间改为4点钟发正念后就几乎没有起来发过正念。还给自己找理由发不发都一样,头脑不清醒发正念起不到作用,等于是换个姿势睡觉而已。师父告诉我们的三件事,发正念这件事就做的非常不好。也因为此,自己的空间场没有清理好,天天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学法和讲真象也做不好。知道了还做不到,还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吗?我想我真的不能这样下去了。

有个同修和我交流,她每天起来先看三讲书,再干事情。精力充沛,干事时间好像也缩短了,干事效率也高。我想早上起来学好法再工作是挺好,可是芝加哥是有使领馆的地区,如何分配好时间呢?我是搞科学研究工作的,而且又承担媒体和其他的大法工作,时间也是非常紧。不过当时决心做这件事的心很强。心到位了,师父就会帮忙。我发现在上班高峰时间,车辆多,路上的时间仅需要一个半小时。如果我每天早晨去领馆发正念,可以在路上学法,还可以发传单讲真象。炼功和学法就都得到了保证。于是,去年纽约法会回来于4月底就开始了早上上班前坐公共交通去领馆发正念,炼功的事。因为每周二要去炼功点教功,每周可去6次。夏令时,全球发正念芝加哥是早上5点。我于是早上5点发正念后就乘车去领馆,坐车期间发完传单后的时间至少可以学一讲法,这样在做完三件事后再上班感觉非常好,那个昏昏欲睡的状态一下就过去了。

事情并不那么简单,紧接着,邪恶对我的迫害就开始了。那是第二周的一个星期二晚上从炼功点回来,就觉得有一个非常重的东西一下就趴在肩膀上了。在骑自行车回实验室的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内,那种东西就已经充满全身了,每换一个姿势,就全身疼痛,疼痛使我不能干任何事。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最厉害的身体不适。我心里非常明白这是在干扰我去领馆。这正说明邪恶害怕。越是这样,我就越要坚持。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于是,我加强学法。情况还在接着恶化,到星期三早上去领馆就连坐公共汽车的那种晃动就能使我疼痛难忍,从领馆回来我已经不能上班了,只好回家,我只能保持一个姿势,不能动,那天我就坐在计算机前学法,学了7讲法后,我就无法再坚持了。用了非常大的努力才躺到床上,剧痛使我出了一身冷汗,我只能保持一个姿势,不能动。第二天早上,我还是咬着牙去了领馆。炼完功后,我感觉师父一把就把那个东西拿掉了。这样我才知道是脖子以下的颈椎疼。那种疼已经是微不足道了。我是99年7.20以后得法的,个人修炼与正法是融为一体的。但我知道只要自己坚定,正念强,师尊什么都能为我们做。感谢师尊。

第二次过关就没有马上意识到是迫害。一天从领馆回来,我的一个大牙掉了一半,形成了一个锋利的切面,说话,吃饭,只要口腔一活动,就割一下嘴,不一会口腔就被割烂了。我当时动了常人的念头,想把牙拔了。由于出了常人的这一念,邪恶就抓住了把柄,即使后来想明白了,修炼人不能动常人的念没有那样去做,还是使这一关持续了一个星期。我進一步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我们的一思一念都不能用常人的方式。其实想用常人的办法时,就和常人在一个水平了,就受常人的规律制约了。

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过去宇宙的理就是这种绝对的一反一正同时体现的,人类社会也是这样的,体现在一切中,常人想干什么都出现一正一反、一好一坏。”阻止我去领馆的迫害一直没有断。去年十月去休斯顿开法会集体炼功时被火蚁咬了,回芝加哥后,被火蚁咬过的地方开始发作,小腿和脚面肿的象馒头一样,其痒无比,痒的无法干事,每天洗两次澡,每次把小腿和脚面的包全部搓烂,包开始流水才能缓解,才能正常上班,水穿过两层裤子浸到外裤,还得不断地挪动袜子和裤子的位置,否则袜子和裤子会粘在肉上拔不下来。就这样结了疤搓烂,搓烂了又结疤。一个星期后才慢慢有所好转。每次过关我都是用大量学法走过来的。我進一步悟到邪恶是多么的害怕我去领馆,这更加坚定了我坚持下去的决心。

進入冬季后,天气慢慢变冷,有时会到摄氏零下20多度。在领馆前打坐,寒风吹过来象刀子割一样,感觉脸冻的僵硬了。接下来,我发现风吹过来在接近脸面的时候就变成暖的了。一下就没有僵硬的感觉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在帮助我。

最近的一次邪恶变换了招数,叫我不能发正念。一到准点发正念就睡过去了,到准点10分准醒。那时我每天准时去领馆睡觉,身体感觉疲惫不堪,心中十分苦闷。怎么学法,向内找都没有突破。3月份,师父的《正念除黑手》经文出来后,在发正念中正念除黑手,马上就走出了这个状态。原来这是黑手干的。

在这一年中,我遇到了许许多多有缘人和有正义感的人。这里仅举几个例子。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坐在厚厚的冰雪上在领馆前发正念,对面一个摄影师用手比画示意要给我照像,我表示同意。没想到我发完正念他正静静的等着我。我给他讲了真象。他表示要把我们的网站放在他的个人网页上,叫更多的人知道这场迫害。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在红线地铁上发完报纸后就在学法,20分钟后,我下了地铁,一个人追上来问:你会讲英文吗?他说:“中国政府真愚蠢,来迫害这麽和平的一个群体。我也想加入到这个群体中,共同来做叫他们停止这场迫害的事情。你有联系电话号码吗?”当时我真的被一个生命的正义感和善念所感动,久久不能平静。于是我把准备好的带有炼功点的传单递给了他。我真的为他高兴。还有一个星期天的早晨,红线地铁中没有多少人,其中一个人看完报纸后开始提问,于是我就给他解答,结果其他的人也都在静静的听,临下车时,他们都说谢谢我。是啊,有多少人等着听真象呢。有时会有人对我学法感兴趣。问:你在看圣经吗?我就告诉他大法的事。随着天象的变化,我碰到的有缘人也越来越多。前几天,从公共汽车下来,有个妇女看完报纸后追上了我说:“今天遇上你是我的缘分,我看明白了,就是身体不干净才使人得病的,把身体清理干净了,人就没有病了。我得了乳腺癌,我想炼这个功我就会好了。” 她拿着带有炼功点的传单高兴的走了。上个星期有人来我们炼功点学功。他说,你在车上给我的资料我全部看完了,这个功不一般,我就来学了。学完后,他感觉非常好,立刻就买了《转法轮》

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才能从一次次的磨难中走过来。有师在,有法在,真的没有过不去的关。经过这一年,我深深的体会到,也许我曾经与师父有约,有这样的使命,去领馆发正念是我修炼的一部分。

向法律界和学校教授讲真象

大家集体做事需要整体配合,放下自我,纯净心态,形成一个整体,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情。法理明白,可做到还是不容易。过程中还有许多执著心要去。去年美中法会师父就提出给法律界讲真象,可是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方法,没有展开来。经过交流大家达到共识,法律界的大型会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平时很难有机会能和律师面对面讲真象。我也参加了一个年会,我体会最深的一点是整体的配合。每个学员都用适合自己的方式讲真象,会场外面学员炼功,发传单起到了很好的铺垫作用,给会场中的学员讲真象提供了条件。由于整体配合很好,最后使会场上的律师法官都听到了真象。在其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开始时,不敢单独去讲,在两个人一起讲的时候才能不紧张,似乎怕自己讲不好产生不好的效果,知道是在救度对方,但心里执著自我。我们就是因为有了私,才从美好的境界中掉下来的,因此,去掉自我是最难的。过程中当自己真正放下自我,真的是为了对方好的时候,情况马上就不一样了。说话不紧张,讲真象也起到了好的效果。其实我们就是在做事的时候去自己的执着心,从而得到修炼提高的。有个学员真是做到了随时随地讲真象,她可以在与别人同乘电梯的时间内用非常简练的语言把真象讲给他们。对方马上就表示感兴趣,接传单。正象师父所说的“正念可救世中人”(《洪 吟(二)》)。

这次芝加哥法会前,芝加哥学员对大学教授進行了全面讲真象的活动。整体配合就特别重要。开始我一直执著能自己面对面的讲真象。越是这样,就越没有这样的机会,几乎每次都很少能有机会和教授面谈,变成了给他们信箱中放真象材料。别的学员面对面讲真象做的好,自己就更着急。这时师父的话在耳边响起:“工作谁做都是弘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 (《精進要旨》)是啊,只要能救人,做什么还不一样,为什么那么强调自我呢?在修炼前,我对名是非常执著的,总想当第一,名对我是比较难去的一个执著,所以,师父一直给机会修去它。虽然在常人中的名去掉了,可自己在大法中求名的心还时不时的冒出来。找到了执著所在,纯净心态后,机会就来了。有学员去某大学的一个系和教授讲真象,但人去少了,到下班的时间还有许多教授没有谈。几天后我和另一个学员又去了一次,和更多的教授讲了真象,这次效果非常好。当时我的心态纯净,只有救人的心,没有执着非得自己讲。那个学员英文很好,就由她来主讲,我做补充,发正念。听的人在我们纯净的场中也表示出很强的正念。

为开这次芝加哥法会,我专门休一星期假做法会前讲真象的事。可是当听到现在最需要的是去把所有的传单放到各个学校的学生和教授信箱时,就觉得自己休假来当邮递员真不值得。但马上我就意识到自己的自我又冒出来了。大法需要什么,我就该去作什么。我怎么还是那么强调自我呢?摆正心态后发现情况并不是向我想象的那样。例如有天下午,我和另一个学员给律师学会送新的资料和反酷刑展的传单,我们给律师协会的律师助手讲真象并非常顺利的请他们把传单转给律师。有个律师协会的助手说她会把我们反酷刑展的事发电子邮件给她们部门的500多个律师。在去律师协会的途中碰到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缘人,都在等着听真象。我進一步体会到当心态纯净的时候,说的话就能打动对方。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洪吟(二)》)。

请师父放心,弟子会抓紧最后的时间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

(2004年美中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