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埃及和毛里求斯给师父的特别问候

大法传遍全世界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

师父好!大家好!

元月份的时候我有机会去旅游。我是想为自己建立一个小公司购买一些产品,并顺便走访一下在那里的朋友。但是我的内心里却是要把大法介绍到一些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见过如此美好的功法的地方。师父在2003年在亚特兰大法会上讲过,“你们应该把讲真象作为救度世人的首位。”

这次旅游是我自发想要做的。一旦决定了以后,要旅游的目地地一个接一个的跟着来了。师父已经安排了一切。巴黎是我的第一站,在那里我可以帮助他们的中国新年庆祝活动。埃及,坦桑尼亚,桑给巴尔,这些地方都成为我旅游的一部分。然后是南美洲法会,最后是秘鲁。我独自一人旅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这次旅行经历,和我在旅行途中碰到的一些特殊的人们。首先我为我将要去的国家的领导们都准备了一些材料(除了巴黎,阿根廷和秘鲁)。我同时还给他们发了电子邮件。然后在一位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准备了许多真象材料,有法语,阿拉伯语,英语和汉语。我还会在南美得到一些西班牙语的材料。我装满我的一个背包,然后于1月20开始我的,未知的旅行。

巴黎

当我到达巴黎的时候,天气还很寒冷。我的外国语仅仅局限于简单的“您好”、“水”和“洗手间”。我遇到一位餐馆老板和酒吧男招待,他们给了我很多帮助。当他们了解了法轮功之后,那位酒吧男招待陪着我到我要去的地方参加活动,还帮着发真象材料。他学习了功法,并接受了一本《转法轮》

在游行的时候,大街上的人排了有五英尺宽,他们很高兴的伸手索取真象资料。随后人们又围着我们想要進一步了解法轮功。晚上,学员们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下点起蜡烛,摆出真善忍三个中文字。包括一些中国人在内的许多游客都索取了材料。

最后一天在去Versi的火车上一些身穿西装的中国男人看到我的背包上的法轮图章,便严厉地问我是否也练。我告诉他们当然了。并告诉他们法轮功很好。我还给他们真象材料,但是他们没有要,然后就走开了。我只是微笑着说“你们不知道你们失去了什么。”当我到达Versi的时候,原来计划要来接我同修没有来。这时候又下起了大风雪。我在城堡四周随处走了走,又看到了那些中国男人在刺骨的寒风中发抖。我有一个雨伞有遮挡。他们看到我对我点了点头并对我微笑。我向他们示意到我的伞下,他们摇了摇头表示不用了,仍然对我微笑着。我向他们招手告别,他们边跑开去找挡风雪的地方边向我挥手。尽管是在刺骨的大雪天,那也是我在那里的最美丽的一天。

埃及

当我到达埃及机场时,一位政府部门的旅游工作人员向我走来,问我是否一个人旅行。他给了我一些旅游手册。在之后的几天里,我有一个私人司机和导游。我给旅游代理人所有的阿拉伯文的真象材料,他们问,“在埃及什么地方可以找到炼功点?”我说,“如果你们想学,在互联网上就可以学。”他们都说这很好。许多人想买书和录像。

第二天,那位司机了解了所有有关法轮功的事情,然后主动帮我散发了上百张真象资料。他还帮着用阿拉伯语介绍给那些想要知道的人。他是一位个体导游,给几家分布在埃及的不同的旅行社工作。一天,他接了我之后说他给了所在的每一个旅游公司和他所有的导游朋友真象资料,有中文,法语和英语。他特别告诉每个地方和导游一定要告诉那些来埃及的中国的游客们法轮大法好,并给他们资料。仅仅他一个人就散发了上百张真象材料。在沙漠的时候,我们遇见一些骆驼牧人。我们给他们真象资料,他们的领头人说,“我们每天晚上都聚集50到60位骆驼牧人。今晚我们会告诉每一个人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功法。我们知道他很好!”

好象是整个埃及……如果你告诉一个人,他将会去告诉10个,20个他认识的人……“我会告诉我所有认识的人!”他们会这样讲,然后,他们就会转告他们的朋友!许多商店的老板把真象资料贴在窗户上。一天晚上,在Luxor的一个教堂里一个向导在祈祷的时间祈祷,那正好是发正念的时间。我向他简单介绍了一下发正念,于是我们两人肩并肩做着我们各自的特殊练习。有些游客为我们拍照。当我们结束后,他说,“我为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人祈祷。”

在我离开的前一天,我们去了一家商店,象往常一样发真象资料。店主看了看我,问我有关中国的事情。我就告诉了他江泽民和其所干的事情。他感到很吃惊也很生气。他说,“这个恶棍明天要来埃及!”我简直不敢相信他所说的,问道,“你确定吗?”他大声说,“肯定!”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证实了江魔要来的消息,因为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了他那丑陋的面孔。他们想要知道他们能做些什么。我说,“请让其他人知道这个恶棍。”他们说他们将在清真寺告诉所有的人这个杀人犯要来了,他们不希望他这个杀害妇女和老人的恶棍到他们的国家来。其中一个导游说他将做一个“法轮大法好”的牌子,并且举得高高的!

随后我们去了开罗,在市场上很快散发了上百张真象材料。当我正要离开时,我看见一个导游,他看上去和他人很不同,高高的个子,肌肉很强健,有着偏红色的皮肤。他的眼睫毛很长,眼睛又宽又大。他看上去就象“象形文字”。他说,“我是一个渐渐消失的种族。我是Feronian,最后的真正的埃及后裔。请向你的师父代我问好,非常感谢他来埃及。”

坦桑尼亚

我家里的一个朋友在坦桑尼亚的Arusha有一个旅游公司。她多年来一直都想让我们到他们的地方看一看。很高兴有人如此勇敢做这样的旅游。她给我预约了两家旅游公司。她对法轮功很感兴趣。但是不得不到美国去,因为她的父母有一个生病了。我告诉她我会给她寄去书和录像。在开向Serengeti国家公园的路上,司机兼向导看着我读《转法轮》,并观看我炼功。他问我是否可以在他开车的时候给他读一读《转法轮》,于是,我就读了起来。他不时的微笑,点头,重复我读的每个段落。“对,真对,真是太对了!”我们和一对荷兰渡蜜月的夫妇一起旅游。他们曾听了有关法轮功的负面报道,所以问了我许多问题。在旅游要结束时,他们索取了大法资料,尽管他们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最后同意法轮功很好。一天我们在一个叫Maasai的村子停留,村民们第一次看到法轮大法的功法表演。许多游客晚上来到宿营地看我们炼功并索取资料。

回到Arusha,在一个公共公园里,许多人在我们炼完功后围过来索取资料。我们散发了一百张真象材料。我们很有幸有一个人会讲斯瓦西里语为观众做翻译。每个人都想要更多的材料,有几个人还学了功法动作。因为我们没有斯瓦西里语的真象材料,所以有些不便。我向导游讲了我的关注。第二天当我回到旅游公司的时候,那位导游向我吃惊的展示英文真象材料,还有附加的斯瓦西里语翻译!我们都很高兴!

我带着一种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在这个有如此广阔和古老的文化的地方做的感觉离开了非洲。有了这个新真象资料,也许会更容易让更多的人了解真象。

桑给巴尔岛国是位于坦桑尼亚海岸的一个香料岛屿。在历史上它曾是贩运奴隶的要道,有着悲惨的历史。那里大多数人是非洲人,讲斯瓦希里语。许多是穆斯林信徒。在我住的旅馆,我见到一位侍者主动提出帮我散发资料,他认为桑给巴尔人正是需要大法。我们在石头镇的街道上行走散发资料直到天黑。

对一个女孩在晚上出来,桑给巴尔并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由于这位侍者是男孩,大法得以传播给那些夜晚出来参与海滨烹饪大会的人。在一个旅游海滨上,人们有机会索取真象材料,观看功法表演。尽管是个短暂的停留,但是我们仍然在这个小镇上散发了上百张真象资料。许多人很高兴能知道这么好的功法。

毛里求斯

毛里求斯是位于马达加斯加岛海岸的一个小岛,它有着一个悲惨的奴隶历史。这个国家的民族包括印度人,中国人,非洲人,英国人,和法国后裔。人们主要说法语Creole。在我到那里之前有同修告诉我说有人给我们联系想要学功,和购买《转法轮》。我告诉那人说我很快就要去那里。

到达毛里求斯时天色已晚。我没有找到住的地方。一位出租汽车司机建议到岛的另外一面,那里是所有游客最喜欢的地方。我很累了,便说,“听起来不错。”第二天,我开始散发真象材料,同时也对周围的环境做一了解。第一批拿真象资料的人中有一个是在游客的小服装店工作。他看了资料后便邀请我到他家吃饭并见见他的家人。他的父亲看过资料和VCD后很震惊,请我坐下。他告诉我说,“我一辈子都在想学佛家的法门,有一个真正的师父,这样一来没人敢乱法,有功法可以炼功……谁能相信竟然有这样的机会送上门来?这真是奇迹!”

同一天,他告诉我他的患有7年的皮肤病已经开始消除。随后我们和那位想买书的人取得联系,我们还约好时间和地点一起炼功。那天下着雨。我们在那家小商店里炼功。许多人索取了材料,许多人观看我们炼功。在那里的几天里我们散发了上百的材料。我们讲到大法的许多方面,还讲了炼功和学法的重要性。毛里求斯有了第一个小炼功点。后来在一个繁忙的星期天早上,我们在海滨炼功。他们还照了像,他们感到非常骄傲。

后来,唯一的一家电视台来做了短暂的采访有关在中国警察对法轮功的酷刑,这些在当地电视播出了。我们也和当地的两家报纸联系,Le Mauritian和Le Express.(在我离开那里的一个星期后,Le Mauritian发表了他们的采访文章。)

当我们离开时,那位父亲看着我说,“请转告师父,我们很高兴他来救度我们……你见到他请告诉他这些。”

阿根廷

Buenos Aires是第一次在南美召开法会的地方。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参加了这次法会。法会期间在公园里有许多活动和游行。我们散发了上千的真象材料,并做了功法表演。我们在中国大使馆前聚会。我和另外一位来自德国的学员还進去讲真象。我们要求约见了领事。我们告诉她我们的朋友李祥春在中国被关押,并告诉她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告诉她我们也修炼法轮功和法轮功的美好。她认真地听,看上去很关心。她甚至还给了我们外交部的电话让我们去打电话。最后,她接受了我们给的所有材料,和我们握了手并祝我们好运。

那次法会非常特别。南美学员的心敞开了互相交流对大法和正法的很好体悟。我们许多来自其他国家的学员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都十分感动。我很高兴自己能成为这一载入史册的大事件的小小一部分。

许多同修去了其他周围的城市,如科多巴。我起程向秘鲁行進。

秘鲁

秘鲁是我的最后一站。我坐飞机来到Cusco,一个坐落在安第斯山脉中心的小城市。我的一个朋友总到这个地方来做精神的探询,并告诉我这个地方有多么好。我却想着这是一个洪法的好地方!Cusco有着很深的来自西班牙人的天主教的影响。它还有着很深的来自Inca文化的影响。以我现在的层次来看,这个地方亟待大法的到来。许多游客来到这里寻求巫师以崇拜东西和获取能量。每天我都散发出成百的真象资料,在城市周围的一个小购物中心的小广场炼功。那里没有什么带有草坪的公园,所以是很有挑战性的。通过向警察讲真象,我被允许可以在那里唯一的有草的地方炼功。当我在炼功的时候,一位村妇热情的帮着连续三天散发真象资料,用西班牙语向来往的人解释法轮功。她说,“我越看这个功法,我越觉得它很不一般。我会尽可能帮你的。”

我爬上了Machu Piccu,遇到了许多对大法感兴趣的人们。在我打坐的时候,许多人拿了真象材料。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

许多人想要知道什么时候Cusco会有一个炼功点,会买到大法的书。看到这成百上千的真象材料,人们从内心里接受了大法。当我静静的坐下来,我可以看到群山四周巨大的彩虹Inca神在幸福地微笑,因为一个正法终于来到了Cusco。

在整个旅行其间也有一些干扰。找到一个工作的复印机或复印真象资料并不总是很容易。许多地方都很贫穷,没有计算机,没有VCR或放VCR的机器。因为电源设置不同,我不得不在没有音乐的情况下炼功。我还要时刻注意提醒自己不要变成一个普通的游客。保持一个开放的观念,随着感觉走,不要过分评价什么,这对我来说很重要。相信师父给我们开拓了最好的路。

在飞机上,旅馆里,出租车上,餐馆里,无论我到哪里我都散发真象材料。如Dubai,奈洛比和约汉内斯堡等即使是我只停留了几个小时或一天的地方。师父曾经讲过任何一个地方或国家如果没有大法学员和大法,将来就会有麻烦。然而这些地方也很重要。

整个旅行用了将近两个月。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我带着真象材料到了那里给那些正在等待建立威德人们。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到我的面前,抓住了这次重要的机会,索取了材料之后,继续前進,给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国家将会带来美好的未来。

最后我想谢谢我的同修给我的帮助才能使我的旅行得以成行,似乎是他们的帮助使我意识到我的责任并鼓励我作出决定。以上是我的修炼体会,如有不对之处,请予以指正。

谢谢!

(2004年美中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