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昌邑市不法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

潍坊昌邑市看守所恶警恶行

恶警孙海波,女,大约36-38岁,家住昌邑市看守所宿舍楼,丈夫在昌邑市纺织机械厂工作。孙海波几年来一直充当江泽民的邪恶打手,因在当地迫害法轮功特别卖力,现成为昌邑市看守所的三把手,她让犯人给女大法弟子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和手镣紧连在一起的大镣。因手和脚几乎紧紧连在一起,不能直起腰,伸开腿,走路时臀部撅得老高,头往下,身子、腰和腿成30度弯转,一会腰便疼得受不了,吃饭睡觉大便都得别人伺候,一切不能自理,因铁镣太沉太重,不到一天的时间手和脚就肿了起来。因长时间戴大镣,有的女大法弟子手和脚都磨破了皮,孙海波竟海让大法弟子向她认错,不承认错就不给卸下来。

孙海波还用三角带做的鞭子狠命的抽打女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当场打得脚底肿得老高、青紫、鞋子都穿不上。孙海波还让犯人把女大法弟子铐起来,让犯人按着,让另一个犯人从口中硬插下一根粗胶管(不是医院用的那种,更谈不上消毒),用象漏斗式的东西插在胶管子上灌食。有个50多岁的女大法弟子被犯人插管子插的都大口大口的吐血,孙海波还继续让犯人插管,老少都不放过。并且扬言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别给我惹事,在这好好表现,我可以给减轻不判或少判,如果表现不好看守所一句话就能定罪和加重刑期。”因为这个看守所是全国“模范”看守所,所里的每一句话都起作用。孙海波还扬言说:“曾经有个炼法轮功的本来没什么大事,就是因为在看守所绝食,结果把情况反映上去,结果被判了三年劳教。”

孙海波还贪污大法弟子的钱和衣服,搜身搜出的钱就装進自己的腰包。并且还邪恶的对大法弟子说:“谁让你们不自己主动的交呢。”有个大法弟子的孩子花200给母亲买了一件羽绒服,快过年时,因为讲真象被抓進了看守所。搜身时孙让大法弟子把羽绒服脱下来,说是太新了,不给登记,等家里人来拿回去。结果这件羽绒服竟穿在了孙海波自己的身上,真是无耻至极。

孙海波还让大法弟子一件衣服一件衣服的脱,直脱的一丝不挂站在她面前,并且还用手摸前胸。而且有的大法弟子来例假,她也让脱下裤头,并且把裤头全部反过来看,连例假的卫生纸也让伸开看,孙海波这种人真是无耻变态。

朴姓恶警,男,大约三十岁左右,副大队长。99年之前曾在都昌派出所干所警,从99年7.20以后就开始毒打大法弟子,后被调到看守所。他打大法弟子的时候,男女老少都不放过,打大法弟子的耳光,脚踢,不让睡觉,罚站,三角带做的鞭子抽手心,脚心。用铐子斜背铐,用铐子铐在门上倒起来。

苳姓恶警,男,大约50岁左右,卜庄镇人。他的妹妹炼法轮功他都用砖头打,在看守所专门用三角带做的鞭子狠命的抽打大法弟子,有个女大法弟子被抽的手青紫,破了皮,肿的大约2寸高。

金所长,男,大约40岁左右,现任看守所一把手,他的老家是围子镇金家口人。2002年初大约曾是南逢派出所的所长,他令手下对他认为“不听话”的大法弟子任意处置,他叫打手随意扣留大法弟子的钱和衣服还有物品,走时不还。社会上的刑事犯進看守所时交300元生活费,大法弟子進看守所必须交600元,不足600元的,就是交500元他也不给洗刷用品,算白交。他叫犯人给大法弟子戴上几十斤重的大铁镣(手和脚近乎紧紧连在一起,不能直腰的那种)有个女大法弟子因不肯看守所的监规,金便叫犯人给戴上几十斤重的大镣。就是背过去了,他也不让给卸下来,非得戴足少则三天,多则半个月。那天下雨,这位女大法弟子的婆婆(近80岁的人了),坐车70多里路从家赶到看守所见儿媳。因这位大法弟子戴着几十斤重的大镣直不起腰,只好蹲着要求金让她见婆婆一面,邪恶的金就是不让见,他还恶狠狠的说:“谁教你炼法轮功的,你不炼就不用在这遭罪了。我们这个看守所就是专门治你们这些犟眼子的。“说完扬长而去。

潍坊昌邑市“610头目陈晓东”等恶人恶行

陈晓东,男,40多岁,在昌邑市公安局610任大队长,家住昌邑市法院院内宿舍楼,妻子在法院工作,陈晓东的父亲(陈百杰)住在检察院家属院内。

陈晓东几年来一直充当江泽民的邪恶打手,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在当地大力抓捕大法弟子,上至80多岁的老人,下至16、17岁的学生无不放过。是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它不但亲自用拳脚打大法弟子,并且唆使它的手下给大法弟子上背铐长时间吊起来,脚不沾地,还几天几夜把大法弟子铐在铁椅子上不让大法弟子睡觉,用在刑警大队时,审问社会上的刑事犯时都叫不出的手段,残酷毒打折磨大法弟子,有的被他们折磨的惨叫声凄惨不断。在看守所整个走廊和各个审讯室及看守所的院子很远的地方等都听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男女老少都不放过。

几年来他还利用职权榨取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家属的钱财和物品,多的超过万元以上,最少的也在三千元以上。谁不给他送礼就判刑送监狱、劳教所,最少的3至五年刑期,送红包几千元或他认为太少的就判一至二年刑期,或者送昌邑和潍坊“洗脑班”转化,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有的被逼得在看守所就放弃修炼了,他也不放过,还给判了刑。如果还继续学炼法轮功,他就再判刑,被送劳教或者送监狱,有的被罚款在万元左右不等,不拿钱的就没收房产证抵押。有的大法弟子的家属给送了红包,他也不放过,继续送進监狱或劳教所。有个大法弟子长期关押在看守所不能学法炼功,原有的旧病复发了,家人拿了一万元交上想保出来,陈晓东也不放过,最后还是被他判刑送進监狱。

几年来昌邑市大法弟子被陈晓东签字直接送進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的多达百人,有个16、17岁的孩子因炼法轮功,竟被陈晓东送進潍坊“洗脑班”進行转化,逼迫他放弃修炼。几年来被它非法任意抓捕、非法送進看守所、拘留所的大法弟子更是不计其数。这些年一直是不经过大法弟子的同意,甚至当事人不在场的情况下,不出示任何搜查证,不办理任何手续,私自撬开,开户大法弟子的家门,非法闯入,翻箱倒柜,一片狼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贼在行窃,看见有用的东西就拿,电视机、三轮车、影碟机、录音机、皮包、旅行包、布包、尼龙绸包、钢笔、圆珠笔、现金、存折、房产证,甚至孩子过年的压岁钱一元一张的新纸币,邪恶都装進了自己的腰包,几年来从大法弟子身上榨取钱财和物品及收受的贿赂多的已经都无法统计了。

曹文江,男,大约40多岁,住市公安局家属院,对大法弟子,不论年女老少一见面就拳打脚踢,专门用在刑警大队是审问社会上刑事犯人的手段残酷折磨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它折磨得在看守所走廊和院子外面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曹文江是迫害大法弟子最狠的凶手之一。

曹寿文,男,大约40多岁,7.20开始在柳疃派出所任所长就开始迫害大法弟子,后又调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是当地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之一。

李××,男,大约50岁出头,家住李家卜乡,对抓来的大法弟子,不论男女老少就是拳打脚踢,也是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之一。

610头目陈晓东,家庭电话:0536(区号)—7212226—5281
陈晓东之妻冯晓红,手机:13011652896,传呼:192—5791369

潍坊昌邑市公安局、派出所恶警恶行

张树增,男,大约50多岁,城区分局局长,从99年开始一直迫害大法弟子,他虽然不亲手抓捕大法弟子,但它在背后指挥手下的人非法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進行罚款。是真正的幕后操纵者,以前曾在围子镇任派出所所长。

张言超,男,30多岁,妻子在交警大队工作。7.20以后张言超一直迫害大法弟子,2002年调入110办,在这之前是都昌派出所所长,它纵容手下的人任意对大法弟子毒打折磨,上背铐,打昏后再用水浇醒,不让见家人,非法抄家,罚款,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之一。他的丈人叫王复亮,曾任政协主席。

徐伟超,男,30多岁,曾是奎聚派出所所长。2002年调离,父亲也称在派出所干过(已退休),从99年7.20开始,徐伟超一直积极迫害大法弟子,抓人、判劳教,连60多岁的老年妇女都被它送去判三年劳教,对大法弟子罚款、收受钱物、礼品,最少被罚款5000元左右,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之一。

原610主任赵赞江,手机:13516389888
副主任赵锡鹏,家庭电话:0536—7229628,手机:19927769838
昌邑市丈岭镇原政法委书记陈加新:0536—7705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