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昌邑市龙池镇不法官员对陈丕贵的残害


【明慧网2004年4月6日】山东省昌邑市龙池镇郭疃村陈丕贵,1997年得法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上的多种疾病全好了,坏脾气也改掉了,成了村里人人都夸的好人,特别是他曾经顶着烈日,为村里修好了一段难走的泥泞路,使老百姓对他炼功后的变样更是刮目相看。

可是,1999年江泽民因妒嫉而公开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邪恶的疯狂迫害使郭疃村的父老乡亲开始为陈丕贵的安全担忧。果不其然,邪恶之徒上行下效,镇派出所非法劫持陈丕贵,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

2000年4月份,有两名大法弟子进京上访,被铐在路边的电线杆上,遭到邪恶之徒的虐待。一位17岁的女孩子被两手高高铐起来,脚不沾地,当时还正来例假,也不让上厕所换纸。

当时天正下雨,陈丕贵看到同修遭受迫害,就回家拿雨衣给同修,副所长李尊恒说他是煽动分子,把他抓到派出所,给他戴上纸帽子,强迫他站在大街上。所长郭保城看到他的腿有点弯曲,就连踢了他几脚。非法关押他三天三夜,勒索家人5000元钱,才把他放回家。

2000年冬天,陈丕贵在潍坊车站被恶警抓捕,当场就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后被当地派出所铐在电线杆上。副所长李尊恒把他的家属也劫持到派出所。到了晚上,把他的头蒙上,没头没脸的打了一顿;又用大花盆罩起来用电棍电击;还扒光了他的衣服,逼迫他坐在水泥地上。陈丕贵被折磨得不知昏死过去多少次。然后被劫持到昌邑市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陈丕贵绝食18天,抗议非法迫害,人快不行了,昌邑市610头子陈晓东勒索家人交上3300元钱,才将他放回。

2001年2月份,郭疃村委书记李其归、妇女主任任秀霞、镇委书记董风章、镇委干部姜再波、副所长李尊恒等十几人,在晚上8点闯入陈丕贵家,将他强行拖到司法所。陈丕贵绝食抗议11天,邪恶叫来医生给他灌食,医生检查他血压低,有生命危险,才将他放回家。

回家不到一个月,身体还没有康复,村委书记李其贵带领镇委干部和派出所等邪恶之徒,再次将陈丕贵拖上车,连鞋都没穿。他的家人上前讲理,派出所的恶警当场就把她打倒在地。

2001年7月份,昌邑市610头子陈晓东打电话,把大法弟子陈丕贵骗到邮电局。陈晓东开着没有牌照的黑色轿车,车上有五、六个便衣歹徒。陈丕贵刚到邮电局门口,陈晓东就指使这几个歹徒向恶狼一样猛扑过去,把陈丕贵打倒在地,用手卡住他的脖子,一阵拳打脚踢,当场就被打得昏死过去。周围很多群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

陈丕贵的家人和他的嫂子看到他被打成这个样子,哭着上前质问它们为什么平白无故打好人。恶警把他家人和他嫂子一块打昏在地,从邮电局拖到派出所,长达几百米远,衣服都磨破了,身上磨出了血。当时街上很多晒粮的和做生意的看不过眼,都上前劝告。陈晓东这伙歹徒恼羞成怒,连劝告的群众也大打出手。然后陈晓东带领恶警又闯到陈丕贵的家,翻了个底朝天;把打得遍体鳞伤的家属非法关押了两天两夜,留下一个小孩子一个人在家里哭。

陈丕贵被打昏死过去后,被劫持到派出所遭受了残酷折磨,然后被送往昌邑市看守所。陈丕贵绝食抗议十几天,邪恶就给他灌盐水,最后连盐水也灌不进去了,人都被折磨得快不行了,才通知家属拿上一千元现金,拉回被折磨得快要死的陈丕贵。

从此,陈丕贵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每到节假日,邪恶之徒还经常去他家骚扰。

2002年腊月二十三晚上,当地派出所所长严江东及昌邑市公安局闯到陈丕贵的家,把门关打断,门板闯破,把家里的农用工具扔了满院子都是,全部砸坏。家属和孩子受到严重的惊吓。

2003年农历8月15晚上,陈丕贵的家属--母女两个正在睡觉,听到院子里传来很大的声音,就打电话叫她的哥哥过来看看。原来是恶警爬墙闯入了家中,把屋子翻了个遍,把母女吓得抱头大哭。

这就是昌邑市龙池镇的不法官员们对当地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这些丧尽天良、迫害善良的邪恶之徒必将是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