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津市法轮功学员遭政府不法人员折磨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2000年12月,湖南省津市市非法抓了一百多个法轮功学员,有一家几口被绑架的。610与公安策划成立了一个所谓的“防暴队”,公然在拘留所和看守所搞了“渣滓洞”,白天随时提人出去随便打;接下来是惨无人道的酷刑。后来610改在每天晚上来“提审”,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1、章俊武,60岁的老太,其母亲88岁高龄摔伤,大小便失禁,需要她照顾。这天她在家里做晚饭,居委会来2个人叫她去一趟办事处,非去不可,可是哪想到被骗進了拘留所。第二天,她的同母异父的妹妹向阳也被抓進了拘留所。

妹妹向阳先前是一个只有2克血的危重病人,炼了法轮功以后,才得新生。她们高龄的母亲在姐妹被抓遭受迫害的双重打击下,没几天就离开了人世。

家人强烈要求放姐妹俩回家与母亲遗体告个别,可是没有人性的恶警断然拒绝并封锁消息不让姐妹俩知道,导致死者硬是不闭双目。

章俊武、向阳姐妹俩在拘留所恐怖的气焰下煎熬,度日如年。这次章俊武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家人被勒索了四千元钱才放出;向阳被非法关押了近4个月。后来章俊武又被非法关押,也是骗进去的。

2、刘四英,54岁,2000年12月18号,正在家做晚饭,突然,被派出所的人叫去,同去的还有王耀玉。派出所的刘道元骂骂咧咧:“搞死她们!”刘四英被白建送到了拘留所。

12月30号晚上11点多钟,刘四英被人叫醒,带出去,進了看守所,被一帮恶警逼迫脱得只剩内衣,强迫跪下。同时進来2个拿绳索的男人,将麻绳在她脖子上绕了一圈又一圈,再绕到背后,将胳膊反捆结实,开始了一阵猛烈的毒打;有人还用她脱下的皮鞋死劲的抽打她的背心。严刑逼供达不到他们的目地,又是一阵狠毒的拳打脚踢……。

恶警一边打一边骂,一边逼问,不知过了多久,也许邪恶打累了,也许看到刘四英快不行了,才松了绳索。在场的有610不法官员王冠校,还有其它人。过一会儿,恶徒们又冲進来進行了第二轮的毒打,比先前更加疯狂。

任凭非人的折磨,许久许久,刘四英咬紧牙关,再也不吱声。最后恶徒们气急败坏的叫骂着离开。

过了二十天,也就是2001年元月18号,10点多钟,刘四英又被带到看守所,610的王田逼她跪下后,将她的手放到桌子上,用竹板肆意抽打,并逼问她资料哪里来的。刘四英说“什么资料,我不知道!”

恶徒们又找来一根电源线,双起来抽打她,没头没脸地抽。刘四英喝斥它们,这些暴徒才罢手。

第二天晚上,刘四英再次被带到看守所审讯室,满屋都是气势汹汹的男人,它们分四方站著,把刘四英围在中央,不分青红皂白,就象击打吊着的沙包一样击打她的头部。左边一拳打过去,右边一拳打过来,前面一拳打过来,后面紧接一拳又打过去……。

一个戴眼镜的姓罗的,就数它打得最凶;一群恶警折磨她一直到凌晨三点。刘四英的头、脸、眼睛、嘴唇肿得非常厉害,多处出血,几乎晕死。

3、龚德秀,52岁,因炼法轮功,于1999年11月17号被常德武陵分局抓走,非法关押15天后,由常德师院和派出所的人押送回津市。龚德秀当时被聘请为班主任,这次被开除。龚德秀回家后,左思右想,认为修炼决不会错,同时觉得新闻媒体不负责任的报导,完全颠倒了黑白,实际已经触犯了法律,犯下了恶意的攻击和诽谤人身的故意伤害罪,于2000年2月23日带着自己写好的申诉上了北京,到最高法院投诉,可是没成功,就被便衣抓進了前门派出所。后由津市公安人员劫持回,关入看守所。

龚德秀和几个同修炼功,第一次被手铐反铐了3个小时,第二次被反铐48小时,几天几晚没吃没睡,3、4天后,又转拘留所。一个叫向军的骂大法和师父,龚德秀讲真象、维护大法,事后被所长张如龙戴脚镣,打耳光。

由于无限期的关押,龚德秀找副所长任申武讲道理,任申武说:“你们属于监视居住,要6个月”。可6个月后看守所还不放人,法轮功学员抗议非法继续关押。来了两个公安人员,每人发一张“扰乱社会治安”的15天拘留证,又继续非法关押。人被强行关在牢里,还“扰乱”了“社会治安”?真是欲加之罪!

然而15天后,看守所还不放人。公安不法人员把人关押不放,还在社会上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不要家庭,不要儿女。龚德秀利用放风的机会,站在院子里,不進监牢。所长张如龙使劲推她拽她,她就是不進去。龚德秀说:“我没犯法,是你们在犯法,進去的应该是你们!”

张如龙给公安局打电话。一会儿来了公安局、派出所的一大群。恶警马美林喝令:“進去!”“坚决不進!”马美林上前强行拉她,她的头撞在水泥墙上,倒在地上,恶警马美林还在骂人。半个多小时后,她被抬進监室。龚德秀疼痛得日夜不能入睡,没吃没喝整整5天后才被释放。

2000年10月中旬,龚德秀去长沙二姐家,当天半夜3点就被喊声惊醒,原来是派出所和办事处的人逼着她丈夫找来了,并骗她丈夫说:“只接她回来,不会关她。”谁知一回津市就关進了拘留所;15天后,又不放人;她丈夫对着两个年轻的公安跪了下去,请求放人。可是,没有法律、没有道义、没有德性人性的恶警又如何动心?龚德秀绝食抗议6天后,才被释放。

2000年11月23号,龚德秀和同修刘四英在菜市场开发一家“回家餐馆”。派出所的人经常来干扰,刘道元(一派的)一方面要刘四英的丈夫限制刘四英不做生意,一方面赶龚德秀走:“二派的搞生意还搞到一派来了!” 龚德秀被迫去了广东给亲戚带小孩。

几月后,也就是2001年4月26日龚德秀又被抓。在天河看守所关押10天后,被送回关到津市看守所。

面对公安违法乱纪的行为,龚德秀采取了各种形式抗议,写信被扣压,绝食抗议又被强行打针。后来被非法关押10个月时,她乘提人出去之机,便走出去将门反扣,对着目瞪口呆的管教说“现在该你们坐牢了。”便大踏步走出了看守所,经过武警中队横路时又被抓回,被送劳教两年。

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拉开了“以法治国,以德治国”的帷幕以之后,没有法律保护,没有人身安全,人权被践踏,信仰遭扼杀。并时刻面临公安、办事处、居委会等执行部门的欺骗、压制和暴行。

4、胡圣银,50岁,2000年3月上访,被关進拘留所,法轮功学员集体被无期关押,大家共同绝食抗议。胡圣银在绝食中身体反应很厉害。拘留所怕死在牢里,这才放了她。地方上将她家中搜搬一空,她回家只得将大门下了做床睡。

胡圣银第二次上访,又被非法关押。在被劫持回津之前,被毒打得很厉害,当时不能行走,是被两个恶棍拖下楼的。回津市后,又遭地方恶棍的毒打。在提审后回监时,恶警张如龙猛地一掌将她打倒在地,随后抓住她的双脚,倒拖進监房。一个什么书记跑進去,扯住她的头发往墙上猛撞,吓得做饭的丫头蒙上了眼睛。暴徒还猛打胡圣银的耳光,边打边骂。管教任申武也骂。

5、曾三英,57岁,在北京上访被抓,恶警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我叫曾三英。”恶警就“叭、叭、叭”狠抽她几个耳光,问“到底叫什么?”“我真的叫曾三英。”恶警又抽几个耳光。再问时,曾三英不回答了,她知道恶警不喜欢“真、善、忍”,他们听成了“真善忍”。他们完全采取假、恶、斗,这才是江××帷幕里包藏的真正实质。

2000年6月底,曾三英被不法人员连骗带绑的关入在劳改农场办的所谓“学习班”洗脑。恶警马美林强迫法轮功学员做体操,打太极。学员不做,马美林就骂大法;有学员正念制止,只见马美林一双手左右开弓打自己的嘴巴,抽打了约二十下,农场的王书记看见他狼狈样笑得直不起腰。一个月的洗脑班结束后,又转拘留所关押,拘留所的管教有骂大法的,学员就劝善,讲了马美林的例子。马美林矢口否认,并追查是谁讲的。曾三英和陈怡兰说当时还有王书记在场呢,几十人都看见了。恶警马美林恼羞成怒,责成张如龙惩罚她们,张如龙给她俩戴了18天脚镣,姓章的管教还左右开弓打了她们近二十耳光,她俩18天不能洗澡和换衣服。

曾三英的孙子在读小学二年级,每次放学回家,总是跑得满头大汗,问他为啥这样,他说:“他们都围着要打我,说我奶奶是‘法轮功’。”

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诬蔑陷害及仇恨宣传,欺骗毒害了中国无数中小学学生……。江罗集团罪恶滔天,弄得国不宁、民不安,还强迫、威胁民众,包括这些无辜的小学生一同犯罪。

========
参与迫害相关人员:
610:李克斌(原李建刚、王冠校、李××)
恶警:马建华、周仁定、马美林、王田、彭道荣、白建、罗眼镜(因名不清)、陈义汉、周海林、李建刚、王治红、龚耀湘、彭道元
610凶手(共10):马建华、周仁定、罗眼镜、王田、王治红、周海林、黄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