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抚顺教养院遭恶警和犹大疯狂折磨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每当我想起在抚顺教养院里的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真是令人发指!

那是2001年1月我到抚顺教养院的第一天,她们(教导员曾秋燕指使管教周一琳和一些犹大)就迫不及待的,象疯子一样围攻我,逼迫我写“悔过书”,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写什么“悔过书”?她们没达到目地,就体罚(飞、蹲、打),第二天就把我送到严管班说要好好收拾我一顿,看还写不写。

一進严管班,就如同進了西游记里白骨精的洞穴里一样,犹大都扑上来,我不写悔过,不骂师父,她们就使用残酷手段,管教田亨指使犹大张丽娟、刘守静等人什么歹毒手段都能使出来,开始强迫“飞着”,并且一群人往头上乱打,打晕了,如果倒在地上,就一哄而上,乱打乱揪,啥招都用,好象群妖撕抢人肉。把我打晕几次,撕得遍体是伤,整个前身揪得肉皮都没有了,都是血,衣服粘在身上,喘气都疼,她们抓着我的手,声嘶力竭的骂着师父,并强迫我骂,我不理她们,她们就把我的手往桌上摔,手肿得拿不了东西,腿肿得上不了床。这些犹大完全被魔鬼所操纵。

那个犹大张丽娟点着师父的名,让我骂,它说,写在你身上,你不骂也是你骂的,它们就在我的胳膊上、脸上、脑门上、头皮上、后背上都写上骂师父的话,就这样一直折磨到天亮,还不罢休,强迫我擦厕所。

一天下午,她们强迫我们看“焦点谎谈”,一个朝鲜族的小姑娘叫李春玲,她不看,管教姚欣大打出手,揪着小姑娘的长发往会议室里拖,劈头盖脸的打,李春玲白嫩的脸上都是手印。李春玲坚信大法如磐石,一天教导员曾秋燕见她如此弱小却非常坚定,气急败坏,拿一串钥匙朝李春玲脸上乱抽乱打,脸顿时就肿起来了,然后又拳打脚踢,破口大骂。李春玲绝食抗议期间,管教孟研指使恶人张丽娟折磨李春玲,毒打、体罚、不许睡觉,她绝食很多天了,还让她“飞着”,她站不住,就把她胳膊吊起来。

记得一次,管教石青云给大法学员季亚宣强迫灌食,她已经绝食多天,走路艰难,石青云一路大骂,不接受灌食就打,手上戒指把季的右眼眉划了一个口子,鲜血流出,石青云怕人看见,不断的擦。季亚宣和殷艳娟全身斑疹奇痒无比,恶毒的大队长吴伟为了使她们更加痛苦难忍,让她们在夏日中午太阳下曝晒,流汗,吴伟狠毒的说给她们消毒。

付瑶是刚分配参加工作的小姑娘,因修大法被判二年劳教。刚关進来就强迫她写悔过,骂师父,付瑶说,我修真、善、忍没错,悔什么。犹大张丽娟、刘守静就开始迫害,折磨得她整日胸痛咳嗽。

这样的事情,时时都在这个人间地狱发生着。邪恶的残暴、叛徒的无耻,在坚不可摧的大法弟子面前是如此渺小,如此可怜。法轮大法的宇宙之光荡涤着一切魑魅魍魉,唤醒沉睡的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