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秀芹在天津市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8日】我于1998年阴历10月14日有幸得法,亲身受益很大,以前我有头晕、腿痛、心脏病,总难受。腰痛坐半小时都不行,第一天去炼功点儿学习,就坐了两个小时。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不知不觉病都没有了,正如论语中所说:“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

为了证实大法的神奇,让更多的人受益,我于2000年12月30日去北京证实法,刚進天安门广场,几个警察就过来问我:“你干什么来了?你是哪人?”我说:“咱们都是一家人,都是中国人。”他们就不问我了,又不让我走,把我和几个同修推上了警车,连推带骂,恶狠狠的喊着这座不是给你们坐的,站起来。就动手拉我们都让蹲着,送到北京朝阳区拘留所罚完站、蹲;挨个儿提审后,衣服脱光,把我兜里的500多元钱和东西都翻走。当天我绝食抗议,警察罚我们站、蹲,有时面朝墙。恶警急眼了,罚我们站、蹲时让犯人打骂、讽刺、讥笑我们,同修们蹲成一排,一个个被拉出去受刑,差一个就到我了,突然晕病复发了,后边的同修都让坐回去了。我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区拘留所22天后,被天津驻北京办事处接走。天津办事处又让当地派出所接回,派出所审问我时连吓带骗,我没有说出任何大法弟子的名字。派出所把我送到杨村拘留所。几天后就是春节了,春节我们九号房间集体绝食,抗议迫害。张副所长手拿电棍搜身,让我们排好罚站,又挨着个儿的骂我们,到我跟前儿啐了我半天才说:“你这么大岁数来这儿,还觉得光荣那。”我被非法拘留3个多月。

在拘留期间我们要求见家人,恶警就是不让见,家人来见也不让见。恶警还让我丈夫与我离婚,我丈夫到派出所去问为什么拘留这么长时间,警察说:“给她办劳教。”我上北京证实大法,让更多的人身体健康做好人,我说的都是实话、真话;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判劳教?劳教票上写的是:窜入北京骚扰国家秩序判劳教2年。

2001年4月17日我被送到天津市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五大队。检查身体就要320元,到了劳教所身体和精神受到残酷折磨。每天早5点40分起床,饭后开始劳动,晚上劳动到10点左右,每人都有定量,谁完不成别睡觉。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恶警便用劳动来迫害大法弟子,有时任务紧干到夜里12点到1点也是常事。折纸盒任务来了,每天不管你死活,来多少得完成多少,紧张的都喘不过气来。恶徒这样折磨和迫害大法弟子,家人接见时队长告诉学员,别和家人说如何累,接见时一顿饭260元,队长说别说饭不好吃,你们是用钱买时间。有一次我家人都来了,恶徒说什么也不让见,让他们把我孙子和外孙女抱着让我看看都不行。我儿子跟他们讲理,恶警还要打110报警,就这样一家人回去了。恶警迫害我2年到期后不让我回家,又给我加期半年。因长期劳动迫害,腿脚麻的晚上不知放哪儿才好,还得完成任务。腿脚麻走路一拐一拐的走不快。

2003年4月份,队长张金华还有两个犹大挽着我的胳膊强行拉我到洗脑班,進那屋的学员全长疙瘩,進去就不让出来。恶警剥夺人的睡眠,夜里2点让我睡觉,4点就把我叫起来罚站、坐马扎;吃饭不让洗手、早上不让刷牙洗漱、不让我大小便,邪恶之徒把师父的像打上红叉放在我头顶上,我用手一次次拿下来,他们就把我的手给绑在后面,把师父的像卷成长尖帽戴在我的头上,罚站不让动,不让合眼。她们嘴里还不停的散布谎言。犹大讽刺讥笑我,她们轮班休息。其中有一个犹大是武清区人,叫陆广光,为了减刑早回家,二、三宿她不睡觉在我耳边胡说八道。百分之九十的队长都到我的跟前讽刺讥笑我,队长寇娜说:“你是个农民回家种地去,卖鸡蛋的还能造出原子弹来?”强迫我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光盘。她们问我:“你看了吗?”我说:“看了,真的假不了,真的越看越真;假的越看越假。”她们放了一次就不再放了,邪恶之徒强迫我看诬蔑大法的书,败坏的犹大动手打我时,我就大声喊:“打人了。”她们最怕曝光就不敢打了。她们迫害得我两手和两只胳膊抽筋。

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我承受不住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当时难受的大声哭起来。江泽民这个邪恶之徒就这样毒害好人,把好人变成坏人。九天后回班了,自从写完“悔过、四书”那天起就精神不起来,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天亮醒来自己暗叫自己的名字:“张秀芹呀张秀芹,你还活着那。”经历的这种精神控制比得一场大病还难受。回班时同修们见面泪流不止,恶警不把我们当人看,一个个仇恨我们大法学员。2003年6月3号同修赵德文被迫害死后,没过几天五大队就解体了。6月7号我和大部分同修被转到板桥一大队。2003年6月29号我就到期了,回家前恶警让我给家写信皮,我拿起笔来就写了严正声明:“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没忘记慈悲伟大的师父。”她们又把我送進洗脑班迫害,这里的队长知道我腿麻,每天5点多就让我起来坐马扎直到晚上12点或1点2点钟才让睡觉。吃饭不让洗手,犹大天天乱叨叨它们那一套可耻的谎言。郭队长用脚踢我的脚让我两脚并拢、手摸膝盖。迫害中我长时间坐的腿脚麻。

到家后一说我受的这些迫害,家里人就把板桥女子劳教所给家来的信拿给我看。信里写的是: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就象老师教育学生、家长教育孩子、医生照护病人一样的关心。这就是江氏集团编造出来骗人的弥天大谎,骗人的鬼话。邪恶迫害我两年又加半年,乡里派出所还三番五次到我家骚扰迫害。我家在村里是公认的好人,他们破坏我家庭的名誉,我就是在这样的“关心”下在劳教所里被迫害两年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