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李学先在湖南省赤山监狱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8日】湖南省赤山监狱六监区又名赤山监狱“宝石大队”(含两个中队)是该狱最艰苦的地方,在这生活首先得面对每月100元基本生活费被变相剥削部分后所带来的极低的生活水平及极低的饮食卫生标准。《监狱法》所讲的维护健康的权利根本无从谈起。在这生活8个多月了,每天早餐极大多数时间吃的是又臭又酸的酸菜,酸菜因洗得不干净而且经常能闻到臭味且油少,偶尔还伴有几粒砂子,让人难以下咽。中餐、晚餐吃的是萝卜、白菜等菜不是油少就是量少,每周二、五各吃一次肉有时还看不到油,有时拿红薯当菜且不削掉坏皮等等,简直让人难以相信。

李学先所在组有一次吃肉还发生了一起哄抢事件,起因是有个犯人菜少见到好菜便哄抢起来了。哄抢菜事件之后,有个别犯人跟李学先讲:幸好你没去抢,要不法轮功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又为法轮功争了光。李学先对他笑了笑,平静的告诉他:“你放心,任何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去抢的。”同时感到在一件小事上大法弟子的一点基本礼节,生活规范就把别人对大法弟子的看法改变了。

刚到六监区时环境非常不好,组里个别犯人和值晚班的事务犯对李学先很不友好,李学先只是跟他们讲真象,值班的事务犯对李学先挺凶的,有一天早晨李学先炼功时,他進来打了李学先两拳,李学先善意的告诉他打人是不对的,他还想动手,后被吵醒的同室友拉开了,李学先找干部反映情况,干部不搭理,那事务犯的气焰更嚣张了。又一天早晨他把李学先叫到电视机房问李学先该怎么办,然后朝李学先脑上打了几拳,李学先制止他后想不能任干部纵容他行恶了,早上李学先吃饭出工后便坐在车间休息,打算干部如不严肃处理这件事,李学先便绝食、罢工抗议。中队长庆赤峰找到李学先问明情况后想用主管改造的任飞教导员不在来推脱、搪塞这件事。李学先坚持要找任教,他只好作罢。工休时李学先到管教办找到了任教,说明情况后他答应处理这件事,后来给这个犯人记了个警告,这个犯人也便收敛了许多。其实这不是李学先真正的目地,所以平常见了面李学先还是主动跟他打招呼,有时他做劳务拉单边(灯泡)李学先便在一旁帮差做点,边跟他讲真象,结合政府对“非典”的掩盖及对“非典”虚假的报道谈江氏政府蒙蔽世人的虚假宣传。他有时也不清醒,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值班的犯人中又来了一个打人更凶的,李学先听了也不当回事。只是平静的告诉他,我将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他似乎被制住了,也没多说什么,后来他用“五不难”(指极好的朋友)来称呼李学先,李学先想他清醒的那一面应该明白了大法的好。

六监区夏、秋两季早六点多天刚亮就出工了,到晚上7点半左右第一批人员才回监房,在车间最少也得呆12个多小时,除去工休吃饭一个小时,要做11个小时的工。2003年8月刚来时,李学先心态及身体状态都非常差,常常一回到监房就睡着了。

李学先当时的任务是同另一名犯人一起加工500粒宝石,他自己感觉还能行也没想到要全盘否定这种安排,但后来却变了。他们没过多久就给李学先加到800粒每天的任务,要干到晚上10点多甚至12点才能干完。

2003年10月22日李学先找到任教,说对这种安排不能理解,任教要李学先蹲下说话,说蹲下就让你做500粒。李学先坚决不蹲下,监区长贺泽军、任教及楼上中队长邱辉等几人便来按倒李学先强行要李学先蹲下,邱辉对李学先的脑打了一掌,李学先抵制他们的这种行为,在抵制中李学先的鞋被踩掉了,褂子也扯烂了,身上沾满了灰尘。李学先告诉他们我没有罪,李学先坚决不下蹲。

晚上9点左右,庞队长见问李学先任务完成情况,李学先说500粒任务完成了,庞说没完成800粒并要李学先蹲下回话。李学先不下蹲,他便伙同邱辉、姚奇、程卫东踩李学先的脚步,打李学先的头等处。李学先抵制他们的这种不法行为。他们把李学先的上衣全脱光,程卫东跑到管教办拿了电棒过来,电李学先小腿、小腹、两腋、两手,在强烈的电击中李学先发正念并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程卫东便拿电棒塞入李学先口中,不断电击,李学先忘记了电击的痛不断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李学先因为能正念对待,七分钟左右,程卫东停下来并自言自语道:“这家伙居然不怕”。当时车间里四、五十名犯人目睹了这一切,李学先的嘴唇被电得红肿干裂。过了一会,他们怕犯人看到了不好(邪恶就是怕别人知道他干的丑事)就把李学先喊到大门外,用电棒电李学先的全身,邱辉则到车间里拿了一把长凳子把李学先按在地下后用长凳压在李学先小腿处,让李学先跪在那,李学先用正念告诉他们:“你们这是触犯《刑法》、《监狱法》的……”

不久他们停止这种虐待行为改用戴铐19天来迫害李学先。在这19天里为让更多犯人、干部知道他们的恶行,讲真象,在出工点名,收工点名报数时李学先拒绝蹲下。并且绝食、绝水三天,在这三天李学先米粒未吃并戴铐立正站在车间大铁门边,但李学先在这三天除了背法就是发正念,时常感觉到自己在能量场中,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李学先知道这是师尊威德的体现。在宿舍区大门李先学因不配合报数、下蹲而遭到毒打。在被迫害的第19天晚上,贺泽军找李学先谈话,说真善忍是好的,那天他们搞你是有不对的地方,但你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见了任教不下蹲。李学先告诉他不蹲没有对他不尊重的地方,而且我没有罪不能象犯人。

三监区、五监区的大法弟子多次拒绝出工,结果遭到残酷的折磨几乎成半个废人,还要逼他们出工。狱警们公开扬言:“把你们一个月、二个月、三个月……一年、二年的吊铐着,不信你不服!”

由于程卫东等人对李学先连续的电击一个小时造成李学先右腿、右手一边经常麻木疼痛。当时程卫东、庞赤峰逼他右腿后退一步呈半跪式下蹲,他不从,于是程卫东他们就电击李学先右半身。李学先晚上炼功后好转不少。第二天他又被逼出工,从早上一直做到晚上八点多钟才完成任务随头班车犯人收工。在被扣的日子,李学先有时白天干活慢了一点,晚上八面玲珑点还干不完活,就只好和晚上11点多的末班车犯人收工回去。一个月才休息一天,庞赤峰有时还说他不及别的犯人,威胁他要给他再加任务。这样一来,在繁重的劳务压力和恐吓性的精神迫害下李学先的右半边身子疼痛麻木逐渐加剧。有几次他向庞赤峰请假要休息一天。庞说:“必须有医院证明你有病,才能休息一天;如果你要强行休息,上次的电棒,吊铐你应该还记得。”李学先说:“我没有病,我是被你们迫害成这个样的,我要求停止对我的迫害。”庞说:“谁迫害你了,我是按监狱规定办事!你的任务不及别的犯人,已经是对你的关心了,你看别的犯人都是每天干15至16个小时,你也是犯人,你凭什么少干。”

李学先还想继续讲真象,庞赤峰又说:“我不管你那么多,而且你的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要给你开绿灯,贺监区长、任教他们会说我护着你们法轮功,就算他俩同意了,资炜监狱长又会给他们施加压力,除非你不学法轮功了,可以按政策照顾你一下”。李学先这时才意识到,这个邪恶的网络是纵横交织在一起,要突破与抵制它,不是一次、二次的放下生死抵制得了的。这时他才深深体会到其它监区的大法弟子走过的路是多么艰难。

李学先他一方面向省检察院写信控告,一方面下决心罢工抵制。罢工在赤山监狱会遭到残酷的折磨迫害,但他认为自己别无选择。按《监狱法》第71条,坐牢人员按《劳动法》规定的工作时间是八小时并有节假日及双休日的权利。监狱里也张贴的湖南省监狱管理局的犯人作息时间表(夏季7个半小时,其它三季每天8小时),但在赤山监狱根本就没有执行,监狱的干部说;“《劳动法》和《监狱法》是做给上面看的。”在这里的大法弟子因为没有犯罪,不是犯人,因此一直提出不应该干劳务,由此各监区大法弟子多次绝食、罢工抵制迫害。但是资炜等人用残酷的手段、酷刑来迫害大法弟子。长期的电刑与无限度的吊铐、压制;三监区、五监区的大法弟子为此被折磨了近一年,身体极度虚弱,几乎做不了什么事了,但恶人们还强迫他们出工劳务。顺便说一下电刑,按《监狱法》第45条,第46条、第58条规定,狱警对罢工的大法弟子使用电棍、吊铐是完全违法的。

李学先只是湖南省赤山监狱劳务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缩影,吁请全世界正义人士制止对他及其他大法弟子的野蛮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